2016中国陆子冈杯金奖《在水之湄》作者:刘源远

  我们都知道,法国巴黎对全世界的艺术的意义,也明白中国南阳对于世界玉雕业的影响力,但两地对艺术的发展观念上有着诸多不同。通过比较学习,或许会给我们些许有益启迪。

  一、我们先从行业策划运营上学习

  据相关资料,巴黎把艺术当成城市名片来对待,巴黎国际艺术城从1965年至今已经入住了近2万名视觉和音乐艺术家。它由法国外交部、文化部、巴黎市政府给予管理,由布鲁诺基金会统筹工作。艺术城有工作室300多个,采取认购方式,各国政府、艺术组织、知名人士都可通过缴纳认购费供本国或他国艺术家使用。艺术城依托良好的城市文化环境,大力吸引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积极融入当地文化生态;来自全球的文化艺术碰撞带来了深远的城市文化影响力,文化的多元化性与机构的非营利性促进了的城市名牌的形成。这样的管理模式助力巴黎成为世界一流的艺术中心。由它泛生出来的整体社会经济效益对一个世界级的大都会,非常可观。

  南阳玉雕行业运营上更讲求事实求是,更侧重一些具有影响力的周期性的活动,注重整体的社会经济效益,照顾行业的民生基础。政府在宏观层面也拟有很好的玉文化产业规划方案,能及时配套发力的活动和场所比较多,比如已有的南阳玉雕节、南阳拓宝、南阳玉雕大世界、三顾园、卧龙玉城、石佛寺国际玉城、石佛寺四大市场、镇平玉雕大世界等等诸多硬件设施,都是很好的行业运营热点。南阳玉雕产业规划发展可喜,极富特色,与巴黎这样的艺术中心在规划运营上毫不逊色,各具千秋,甚至展示出更为强大的后劲。

  二、我们从以人才为核心的态度上找差距

  巴黎艺术产业是以服务艺术机构或者艺术人才为中心来构建的,优良的服务设施,人性化的管理体系,为的是吸引全球一流优秀艺术机构和人才入住。有一流的艺术家才能带来一流的艺术,有一流的艺术才有一流的艺术行业,有一流的艺术行业才有一流的城市品味。

  我们的南阳玉雕产业基础很具特色,在培育人才上也是在逐步追求完美,过去许多培养好的尖子人才跑出去发展,以致于后期不太好请回来。但现在的情况大有变化,出去发展很好的这批人,都非常渴望回来,甚至带动其他地域的人才回来发展。这体现出南阳的行业影响力正在逐步扩大,这是件好事,不仅促进了南阳与其他地方的行业交流,扩大了影响力。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在早期发展的阶段,留不住人才的问题已经成为历史。

  中国南方同行业早期发展过程中,似乎更重视玉雕人才的传承发展,当地人民生活俭朴,但对人生和艺术态度比较严谨,内心对文化艺术尊崇膜拜,这也决定了他们比较认可艺术人才的传承和创造。在南方玉雕行业中走一走,特别是高端玉雕创作室的发展让人心灵受到极大的震动。

  所以,我经常想,许多时候去引凤凰不是我们没有梧桐树,我们可能忽略了另外一项条件,凤凰是要饮甘泉的。怕的是没有甘泉,这里讲的这个甘泉,是当地社会对行业艺术的尊崇态度。这种态度决定了人才的留驻。战国时期,四大公子广纳贤才,因为都明白人才是核心竞争力。我们今天行业内,可能会有另一个固定了的认识倾向,认为行业的发展潜力核心是销路,是优秀的商业平台,是快产快销的产能。这些认识建立在成功的市场运营经验上,本身没有错误。然而,当下的经济低迷消库存给我们另一种提醒---在普遍大家生意都不好做的时候,许多优秀大师平台仍然不受影响,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上又说明了一项问题----我们先前认为的那些生产力,也不完全就是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或许只有配置了各类相关专业优秀人才的行业平台,才会拥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所以,各级市场运营平台的核心竞争能力的远景应侧重在对各类相关人才的培养扶植上。一流人才是营造一流行业的保障。这些方面,我们向巴黎的艺术产业横向取经,广聚人才,造就人才,提升人才,绝对大有裨益。

  2016中国陆子冈杯最佳创意奖,《雨梦江南》

  三、巴黎的艺术模式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它不仅本身是生养艺术家的土壤,还是一个引进艺术家的门户,更是一个代全世界孵化艺术家的孵化器。

  我们学习巴黎的艺术模式,不可能照本宣科,而是要批评中吸收,做到兼收并蓄,捡好的地方学。学它一是自生人才,学它二是引进人才,学它三是代全世界孵化培育人才。这或许是巴黎一种国际范儿策划,巴黎统筹下的行业人员整体素养,决定了巴黎的艺术影响力能走多远。但它种管理模式,需要注意的是需要强大的国际关系管理部门支持介入。但我们也有一个优势,是巴黎所不具备的,因为中国和欧洲差不多大,南阳如果立足中国做好,离世界级的玉雕艺术中心也就只留下一步之遥了,我们有这个分阶段走的优势。

  在国内的上海,在苏州,一个大师可以撑起一片天。其中许多大师都是南阳人。然而,留在南阳的大师仍是多数,大家共同努力,转变观念,改良土壤,深化合作模式,南阳的行业土壤更是大有可为。未来,会有更多的优秀艺术机构在合适的时候入驻南阳,共谋发展。在正确的政策规划、积极的行业协调、一线商业平台的运作配合下,是完全可以对现有的行业模式起到促进改良作用。这需要我们在学习巴黎运作经验的基础上,给予更多的分析和自我完善。有些时候,也许就因为一些重要观念的转变,会完成整个行业量变到质变的快速跨越。

  南阳玉雕产业理应与世界级的艺术策划理念接规,走高标准的发展路线。未来的南阳会成为世界玉雕艺术的中心吗?我觉得,如果这个地球上有一个地方具备了这种可能性的话,我觉得它应该是中国南阳。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河南南阳在国内玉雕行业内一直是被这样标称的---中国玉都、中国玉雕之乡、中国宝玉石协会的发源地、中国玉文化专家的聚集地、中国玉雕大师之乡、华夏玉文化大讲堂的诞生地…。。这些软硬资源都意味着什么,大家比我了解。这两年业界也一直有个提法说:“中国玉雕看河南,河南玉雕看南阳”,这个提法客观而中肯,未来的南阳肯定会成为全世界的玉雕中心,但它决不是巴黎,它就是南阳。衷心希望南阳将来可以代表全世界的玉雕艺术的最高水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这些做过绵簿贡献的玉雕人也可足慰平生。

  以上看法片面、挂一漏万,欢迎批评交流,让我们衷心祝愿南阳玉雕在不断的群策群力中,一帆风顺,更上新台阶。借此也向为南阳玉雕产业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前辈们送上衷心的祝福和感谢。

刘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