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是安茶集团极白品牌的创立元年,也是品牌发展的起步年。在这一年当中,从品牌的创建,到并购县内多家老牌茶企,到全国各地召开经销商大会、品牌旗舰店逐一开业,再到分销门店覆盖超过1200家,极白品牌的发展速度飞快。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各个层面的人对极白品牌的支持与付出。回首这些与极白事业休戚相关的人,回顾极白一年来的成就与影响,他们对极白的未来发展,表现出了殷切的希望。

原始股东+老牌茶企:原始股东+老牌茶企:

  原峰禾园创始人,如今安茶集团的生产副总马荣达感慨万千,由于极白新的生产厂房即将在原峰禾制茶厂厂址处动工,马总已将自己亲手建起来的老厂拆除。跟随了他整整16年的老厂房转眼间化为了断壁残垣,马总坦言,“惆怅和眷恋是必然的,但我仍然觉得开心和欣慰,说明我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极白整合安吉白茶产业的用心是切实可见的。极白即将迎来崭新的面貌,安吉白茶也即将迎来新的希望。”

  问起极白品牌发展一年来令他们感触最深的,原千道湾联合创始人、现安茶集团技术总监陈锁说:“安茶集团与传统的茶企相比,最大的优势在于传统的茶企以“万能老板”为最大的竞争力,因此,企业离不开他。而安茶集团的最大竞争力在于团队合作的力量和组织化的管理,即使离开了某个人,企业还是能够继续运行。而这,也是极白品牌得以长久发展的保障。”

  经过这一年的并购,在谈到并购前后的区别时,原千道湾联合创始人严铁尔说道:“应该说承受的压力更小了,更顺心了。以前是什么事都要管,现在只需要管好自己的那一部分。研发、生产、销售、品牌推广,都有专业的人分工合作,各司其职,这种感觉很好。”

  从老牌茶企老板到安茶集团的股东和高管,他们的工作内容变了,但是对于安吉白茶产业的追求和信念不变,反之更甚。

安吉白茶茶企代表安吉白茶茶企代表

  贡茗安吉白茶——宋昌明:极白品牌的出现,对于安吉白茶的发展应该说是利大于弊,极白的品牌宣传,对于提高安吉白茶在整个茶产业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有巨大的推动作用的。有些人可能觉得,极白的出现给传统茶企带来了冲击。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们本身的客户群体不一样,极白的出现会让安吉白茶在全国各大市场的影响力更大,只会让我们推广自己的茶叶更加省力。”

  如意源安吉白茶——章修文:极白品牌创立了一年,对于安吉白茶这个农副产品,有如此的产品支撑,有这样的宣传力度,是好事。要我说,最好像极白这样大的品牌能有3-5家,这样,安吉白茶便会铺遍全国的各个角落,到那个时候,还愁别人不认识安吉白茶,还愁没有市场吗。

  大山坞安吉白茶——盛勇成:安吉白茶本身是一个品类,安茶集团极白品牌整合县内优质的茶资源,这对提高安吉白茶知名度有好处。其实我觉得,这其中受益最大的还是本地的茶企和茶农。茶农们是直接受益,茶企是隐形受益。今年众多拥有优质原料的茶农们都感谢极白,茶叶卖出了好价格。而对我们茶企来说,不管极白如何宣传、打广告,说到底还是在为安吉白茶做宣传,也是为我们大家做宣传。

  恒盛安吉白茶——肖荣:今年我一直在全国各地走访,不可否认的是,因为极白的出现,市场上对于安吉白茶的认识和认可度有了很大的提升。同时,因为极白统一包装茶的销售,对稳定安吉白茶价格体系,并引导价格整体上升都有积极的作用。这将使得整个安吉白茶产业往科学、可持续的方向发展,从而引领安吉白茶整个产业链的发展。这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极白品牌共赢商极白品牌共赢商

  八马茶业总经理——吴清标:很高兴能够与极白品牌安吉白茶进行深度合作,这对我们八马来说,打开了安吉白茶整个品类的大门。原来八马销售安吉白茶只是作为产品体系中的三类品销售,与极白合作后会把安吉白茶作为一类品去推。选择极白,是因为我们相信,通过区域产品的龙头品牌和知名渠道品牌两大品牌的双背书,一定能够提升两个品牌更长远的发展。

  极白苏锡嘉地区战略合作伙伴——王良根:王良根是地地道道的安吉人,13年前,他带着安吉白茶走进了江苏苏州,开始了安吉白茶的推广之旅。如今,他是苏州茶业商会的副会长,也是极白苏锡嘉地区的战略合作伙伴,说起与极白的合作,王良根感言:“因为是安吉人,所以我更看中的是极白是否会跟宣传的那样,真正为茶农、为安吉白茶产业谋取最大的福利。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看到了一个办实事、精专业的大企业,并且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以点盖面地迅速占领市场,这样的行动力和组织能力,我没有理由不与极白合作。

  极白扬州分销商——杨洋:杨洋是个爱茶、懂茶、精致生活的女茶人。在代理极白安吉白茶的第一个月,她就创下了销售额超过3万的业绩,成为了佳话。对于极白品牌,她有自己的见解,她说:“我的学历很低,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是品牌。但是,在我接触了极白之后,我才慢慢地了解了品牌的含义。品牌的品字,代表了三张嘴,也就是说,大家说你好,你才好。而品牌就像桥上的护栏,虽然过桥不一定要扶护栏,但是护栏给了你安全感,给了你踏实、信赖的感觉。而极白给我带来的就是这样的安全感。”

极白订单茶农极白订单茶农

  溪龙乡徐村湾村——鲁放:在安吉,有两种茶农,一种是自己种茶、有茶厂、有销售渠道。另一种是像我这样的,只有一块茶山,每年茶季,带着青叶穿梭在青叶市场。但是今年,因为极白的出现,给我们这样拥有茶山却没有销路的茶农带来了福音。成为了极白的订单农户,我觉得非常荣幸,它解决了我们茶农的后顾之忧,让我们可以安心地培育好自己的茶,为极白提供更好的原料,当然,也增加了收入!”

  安城村——章自强、章纲强兄弟:章自强和章纲强兄弟都是极白的订单农户,大伙儿都叫称呼他们为“大强”和“小强”。小强去年家中买了简单的制茶机器,但是,今年,机器一直空着没有运行。“自从与极白合作,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以前白天要采茶、晚上回家还要炒制,一不小心炒坏了还得担心卖不出去。现在好了,采完了茶叶直接交给极白,只要品质好,价格还比市场价高,我就可以睡大觉了。

  说到今年的茶园游学,大强也是感触颇多。“我们茶农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微薄的,今年,我们参加了多场极白的茶园游学活动,从中也学到了很多茶园管理的知识。我们很感谢陈锁老师,他很清楚我们茶农需要什么,会实实在在地解决我们茶农的困惑。极白是在实实在在为我们茶农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