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2015”“2016”VR元年诞生了三次了!

  从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好事者就在宣称元年,VR时代诞生了!

  然后呢?“元年”诞生了三次——VR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物种,显然非常难产。

  首先是VR硬件技术的不成熟,不稳定,不断的呕吐,十分配合这3年来的难产。

  更不要说是资本的寒冬,几个坏消息都让VR的从业者赶上了,还偏巧,VR从业者大多都是世界上最有艺术气息的“追梦人”“造梦人”,但是“叫好不叫座”不断倒闭的VR公司,让这些追梦人感觉自己是不是做了太多的“Daydream”(Google投资的VR硬件公司)。

  3年后,当所有宣称元年的人都不好意思再说“狼来了”的时候,一家来自东方的VR运营商的出现,构成了2017年最大黑马!

  运营商?这个词汇的出现让所有那些预言VR是下一代终端的人心头一震,昂首挺胸的同时,热血再次澎湃起来!

  因为我们都知道,从固定电话开始到手机,移动运营商的出现,才意味着一个真正的市场形成,一个真正的时代,这次真的来了吗?还是又一次的商业噱头?

  根据国际官方测算,这家在2017年CES上进入VR产业的黑马,从中国发起的运营商的确占有全球5分之1的VR市场。

  根据艾媒咨询估测,2016年VR的中国市场占据全球市场约30%,全年市场可达到56.6亿元,单月市场4.71亿,按这个数字来算,根据调查,这家机构的中国公司,以2016年12月为例,单月成交就已经达1.6亿,单月发售出价值3.2亿的WeAIVR充值卡,占中国VR市场的三分之二(67.9%),世界VR市场的五分之一(20.3%)。

  据我们在WeAIVR这家机构在遍布中国十几个城市、至少每月一次的销售“充值卡”的现场看,刷卡买WeAIVR的VR体验充值卡的场面的确十分火爆。

  2016年12月25日,西方的圣诞节,而在中国中部并不发达的一个城市郑州一个36人的会场,一次体验式的销售,单纯体验卡一次的成交率竟然高达104%,最让人惊讶的是,现场就有人要以80万价格,代销价值为200万的体验包,这就意味着这位来自另一个城市的这位顾客,也相信自己也可以在自己的城市里,可以用同样的体验式销售的方式来销售掉170万的VR体验卡。而就在这个会场举办销售VR体验充值卡的同时,在中国其他的五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潍坊、西安,这样的事情也在发生。

【郑州的体验现场,大家踊跃购买】[郑州的体验现场,大家踊跃购买]

  所以,当这家运营商的2017年一开始推出所代理的一个新产品的时候——仅仅看到公开的数据,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宝的商店和中国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新浪的商店中,开启世界WeAIVR充值卡的2017年新消费的总和,仅仅3天就超过了上千万人民币(200多万USD),也就不足为奇了。

【淘宝手机版2017年1月5日截图】[淘宝手机版2017年1月5日截图]
【新浪众筹2017年1月5日手机截图】[新浪众筹2017年1月5日手机截图]

  据了解,在12月4号中午,北京的一次该机构的中国区年会上,该机构的操作更是破了单场中国销售之最,这是一场公开的视频直播的活动,有十多万的网友见证了这个经典的时刻,现场的5折优惠策略一出来,数十人都立刻排队刷卡,12:30,随着现场一声“现在开始!”,40分钟内VR体验充值卡,竟然预售出去了3940万!这就意味着这些来自中国各地的购买者,有近8000万VR体验的销售如此有信心。在随后的7天内,该机构预售出去了一亿3千万人民币(近2000万USD)的充值卡!

【2016年12月4号中国区年会现场售卡火爆!】[2016年12月4号中国区年会现场售卡火爆!]

  这家运营商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

  独家签约认知时代科技公司,重新定义VR?

  这家机构的源头,原来是专注于认知科技7年研发的一家科研机构,认知科技,是包含了6个学科脑神经科学、人工智能、心理学等在内的最前沿科技,在这家机构研究院院长张鸿勋的眼里,VR根本不是一个计算机时代的PC手机之后的第三个终端。而是认知科技时代的第一个终端。

  “信息时代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事情。16年前,50位诺贝尔奖级的科学家已经宣言,本世纪,从农业、工业、到后来的互联网信息技术,下一个技术时代已经来临,就是认知科技时代。为什么我们能做到全世界的五分之一,因为我们和VR的从业者对VR的认知不同,这就像是当初诺基亚做智能手机,是手机中嵌入网络电脑,而乔布斯的苹果,则是网络电脑中嵌入手机。对一个新事物的不同的认知,决定了苹果和诺基亚不同的企业命运。VR是计算技术的终端,而更本质的则是认知技术的终端。因为VR改变的是人类对现实的认知,而在认知科学这个领域我们积攒了多年的经验和最前沿的成果。”

  经常提到“认知科学”的张鸿勋,作为一位认知科学家,也同时是这家开启世界VR运营平台的创始人。中国国家863计划人工智能的负责人、亚太地区最大的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讯飞的轮值总裁曾经在公开媒体宣称,“张鸿勋老师是中国最具深刻理解和实践的认知脑科学家。”

  事实上,根据美国国家科学院资助的2000年,《千年科学宣言》宣称,在互联网后,的确是有着认知科学为先导的聚合技术时代,这一技术时代是百万年一遇的,有可能改变人类进化的科学巨大进步。认知科技时代的确是围绕开启人类心智奥秘为核心,服务提升人工智能和提升人脑智能两个方向的“一体两翼”的新技术时代,其中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智能的“奇点”学说就属于提升人工智能方向,而我们知道的“人类认知组计划(国际有些机构命名为“人类脑计划”)属于提升人脑智能方向。

  2013年,欧盟启动10亿欧元“人脑计划”;

  2013年,美国宣布启动45亿美元“脑计划”;

  2014年,日本也启动了大脑研究计划;

  2016年3日,美国IBM宣言:进入“认知商业时代”;

  2016年3月15日,人工智能阿尔法GO战胜了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

  2016年8月,中国将“脑科学与类脑研究”列入“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重大项目。

  那么,为何VR不是计算技术的PC手机后的第三块屏幕,而是属于认知科学时代的第一终端呢?

  “认知科学的一个理论的核心就是“认知即现实”,那么虚拟现实就是虚拟认知,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可以用VR创造一个新世界,而不是像现在很多VR从业者那样“模仿现实”。在张鸿勋院长看来,2016年以前的所有VR内容,“一定不是VR在下一个5年的主要内容!”“无论是成人电影、还是手机游戏,其实都是已有的世界中的内容,VR的从业者不过是搬运工,模仿现实而已,我们的孵化器和运营平台不做这样的模仿,我们的口号是:“他们模仿现实吧,我们去创造世界。他们还在制造AI(人工智能),我们已经用AI升级人类心智了。”

  张鸿勋院长提到的WeAIVR孵化器,可以看做是VR时代的YC (Y combinator):硅谷著名的孵化器。张鸿勋并没有说大话,由于WeAIVR孵化器拥有认知技术、AI和VR技术的源头专利库、国际顶级投融资资源、和加速系统、校董会系统,截止2016年底,WeAIVR孵化器已经打造出多个月收入超2000万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和开启世界WeAIVR合作,不是可有可无的关系,而是我们团队的转折点,他们帮助我们实现了梦想。刚开始我们花费了两年花了很多市场方面的精力,但是做的不温不火,只有少量用户,而他们是一家集运营平台和孵化器一体的机构,借助他们的孵化,我们获得了商业融资,还升级了商业模式,并有了良好的现金流。”Terasa Ye(音译)女士,是深脑科技DeepBrain公司的合伙人之一,深脑科技是专业脑科学应用机构,有很好的技术和VR内容,但是,受限于纯技术团队的先天基因,对于公司股权设计、专利保护、运营和管理等各方面都是弱项,而张鸿勋WeAIVR孵化器在一开始独家代理了DeepBrain的产品,后来进一步发现这家公司的未来前景,于是投资并孵化,从各方面支持这个团队,直到现在,在全世界AI的大部分应用都是研发阶段的背景下,这个AI应用团队已经获得了8000万人民币(1000万+USD)的年收入,目前有多家投资机构对他们给出了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和投资意向。

  “我们只是成就两端,于是就成就了我们自己。”张鸿勋这样说自己的商业模式。“一端成就广大的用户,用优惠打折的充值卡,使他们获得超值的VR体验,另一端成就VR内容开发者和AI开发者,帮助他们专注内容的生产,覆盖世界的事情,可以交给我们来做。”

  说这话的时候,张鸿勋脸上充满了热忱,这是对自己做的事情有着十足确定的人才有的一种热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