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1月1日,由义川机器人集团冠名,学习型中国促进会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正和岛与阿里研究院作为战略合作单位,前沿商学院、行动教育、东家汇、圣商(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轩辕国际产业集团、北京巨思特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杰出(中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中网时代网络科技教育集团、河南壹玖实业有限公司、世华智业集团、智慧之光集团联合主办,北京人间远景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与北京幻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承办,在京共同举办了以“未来已来Ⅲ·生机”为主题的第十七届“学习型中国——世纪成功论坛”。

  据悉,本届论坛围绕“生机之门——寻找中国经济2017发力点”、“生机之路——资本大博弈:‘拥抱’与‘规避’”、“生机之力——‘网红、新媒体’之夜”、“生机之势——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生机之场——制造业新生态:转型升级·人工智能·工匠精神”、及“生机之道——变革时代的组织管理与企业家精神”六大板块,分别就供给侧改革、“一带一路”战略、美国大选后的经济前景、“产融结合”新机遇、分享经济、人工智能等热点话题,展开有实践指导意义的讨论,对中小企业的发展现状、未来趋势进行深度扫描与探究。

  论坛现场,几十位创新领袖、专家学者、知名企业家分别结合各自领域的发展现状与趋势动态,做了对话分享,即使论坛结束后,这些精彩观点依旧在九华山庄内余音绕梁。以下,我们选取了现场部分嘉宾的核心发言,以发言先后时间为序,以飨读者。

  经济下行时,要为企业寻找生机

  ——刘景斓(学习型中国创始人、总策划,北京人间远景文化交流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为找到企业生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要找到身上最为强大的地方,并把它无限的放大,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在未来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这是中国的品牌之路——强者被不断的强化,弱者被淘汰,每一个产业、每一个行业里最优秀的品牌可以生存、发展。对于企业而言,把我们的产品做少一点精一点,把产品做到极致,竞争力做到极致,我觉得我们一定可以赢在明天,赢在未来。

  “调结构、保增长”是一个利好消息

  ——姚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这是和过去说得不太一样的地方,原来主要是强调结构调整,今年政府给出的信号比较明确,既要调结构也要保增长。那么调结构调什么呢?两大任务,一个是去库存,另外一个是国有企业的整改。另外,2017年的货币政策会是中性的,但财政政策是积极的,这意味着政府还会大量投资,对于民营企业家来说,这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大力推动机器人科技研发和产业化进程

  ——张世平(义川机器人集团董事长)

  中国已将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纳入国家科技创新的重点领域,要大力推动机器人科技研发和产业化进程。据了解,十三五战略规划第二十九条就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手术机器人和军用机器人,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在各领域商用。

  目前国内的机器人产业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以义川机器人为例,产品一度远销到俄罗斯和欧美市场,在全国有近两百家的合作伙伴,2017年销售目标是1.8个亿,2018年的销售目标在3亿以上,这个行业未来也将是万亿级的市场。

  未来五年是民营企业发展的最好时期

  ——魏建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

  未来五年是民营企业发展的最好时期,为什么?我们可以用“一二三四五”来解读一下:

  第一,总基调,稳中求进,这不仅是中国经济工作的总基调,也是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

  第二,二个要求,一是改革要加快,二是改革要引领,速度要转轨,动能要转换。

  第三,三个坚持,坚持结构转型,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坚持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不同;坚持推进供给侧改革。

  第四,四项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补短板,要着力振兴实体经济,发挥工匠精神,推进品牌建设,培育更多的百年老店,增加产品竞争力。

  第五,深化五项改革,其一,深化国企和国资改革,加快形成有效公司治理法人的治理机构,创造条件吸引民间资本;其二,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加强对各种所有制、单位组织的自然产权保护;其三,稳妥推进中央改革,包括财税和金融体制改革,实施积极的产业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降税减负,合理增长,优化实体经济;其四,推进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增大农村养老基本覆盖面;其五,推进生态文明的改革,推进“一带一路”战略。

  2017中国经济展望:稳中求进

  ——李稻葵(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经济奖学教授)

  2017年可能是国际国内形势非常艰巨、非常复杂的一年,因此中央工作经济会议才说“稳字当头,稳中求进”。

  从国内经济来看,2017年可能比2016年更艰难一点,因为2016年支撑经济增长重要因素是房地产,但这个因素在2017年不可能再出现了,预计还需要两年时间,房地产才能够逐步的回暖。同时,民间投资增速乏力,营改增表面上解决了减税,大方向也许正确,但需要一些辅助政策,让地方政府能够帮助地方企业。此外,汇率贬值,导致很多投资者认为人民币持续贬值,后果就是很多资金出国投资。这三个因素在2017年将会困扰我们。

  国际方面,最最主要影响是来自于美国。第一件事,全美大规模减税,主要是减个人所得税,美国消费会上去;第二件事,美国要搞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相关企业减税,这会增加美国经济的活跃度,全球大宗产品的需求量上升;第三件事,特朗普政府摩拳擦掌准备搞贸易保护措施,对所有进入到美国境内的产业征5%-10%的税,这对其他国家而言,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所以,明年经济方面要打三场硬仗,第一场硬仗是牢牢关住自己资金外流的阀门,稳住汇率;第二场硬仗是想方设法稳住贸易,美国方面如果打贸易战,中国方面也不会示弱;第三场硬仗是想方设法稳住或者逆转民营投资增速下滑的态势。

  未来经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创新能力和科技实力

  ——邓伟(亿阳集团董事长)

  当前国际经济深度调整,世界经济复苏远不如预期,发达国家和新型经济体分化。从GDP看,传统三大支柱产业——城市建设、汽车、房地产的需求在明显滑坡,未来经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创新能力和科技实力。其中,比较有前景的产业,一是互联网技术,再一个就是知识的系统化,也就是智能学习和智能制造。比如,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生物健康、精准医疗等。新材料作为高新技术的先导,成为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领域。

  众筹远远不仅是关于钱

  ——尼克莱·彼得森(中欧城镇化领导力的首要欧盟专家、畅销书《道德经济》作者)

  传统对众筹的定义是,我们建立一个比较大的客户群体和一个特殊项目,进行财务上的积累。但是大家对众筹的模式可能有一定误解,其实来众筹远远不仅是为了创造相关的费用和钱,而是为了让消费者参与更多的事。

  除了融资之外,众筹要做四件非常重要的事。第一,构建客户基础;第二,扩大产品线,建立充实的粉丝群体;第三,不是在企业和公司内部自己做产品设计,而是把你产品的想法曝露给整个世界,让整个互联网用户看到,帮你一起来更新改进产品;第四,通过众筹,给VC风险投资家一个好的示范。

  在传统的工业经济模式下,企业总是高高在上地和消费者交流,总在说“我们的公司”、“我们的产品”,但是在做众筹的时候,要多使用“您”这种词,让消费者感到一种归属感。

  众筹远远不仅是关于钱,而是关于技术,帮你验证提升产品品质,帮你找到下一伟大资源,帮你寻求更多的风险投资。

  “新零售”有三个条件

  ——叶国富(名创优品全球联合创始人,赛曼基金创始人、199全球购董事长)

  我们讲“新零售”,有三个条件,第一要有极致的产品设计,第二是要有极高的性价比,第三要有极好的购物体验。

  今天在中国做实体零售,有三座大山,第一座大山是支付的方便性,第二座大山是物流,第三座是电商的服务越来越周全,越来越成熟。但电商也有三大缺陷——无产品无体验无保障。

  用数字科技改变传统产业,让更多消费者从中受益

  ——余晨(易宝支付的联合创始人、畅销书《看见未来》作者)

  所谓“数字化普惠金融”包含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所谓工具层面的数字化普惠金融,比如说网络银行把互联网当做工具和通道;第二个层面,数字化普惠金融是我们讲P2P网站、众筹网站,完成价值链的重构带来新的业态;第三个层面,就是数字货币,像比特币这样的应用。

  谈到数字化普惠金融未来发展的机遇,最明显的趋势是:市场上需要的不只是单点产品,而是需要一个统一的解决方案,一体化的解决方案。随着所谓的电子支付的发展,它背后最大的推动力是传统电子的产品化,产品的多元化,这必然带来对金融服务多元化的需求。数字化普惠金融,就是利用互联网这样新的数字科技去改变传统产业,让它的门槛变得更低,更多的消费者、商家能够从中受益。

  商业模式的最大价值在于解决行业痛点

  ——李书凯(酒仙网联合创始人)

  所有的商业模式存在的最大价值是什么?是有没有解决所在行业痛点。

  在营销时代,有流量红利,因为增长速度特别快,所以运作都是比较粗暴的,而流量红利结束以后,要求所有的电商行业都必须做精细化运作。为了实现这个精细化运作这个项目,我们提出了爆品时代,打造互联网的爆品的三原则——

  第一个原则,解决消费痛点,让用户尖叫,产生口碑,并主动分享;第二个原则,爆品一定是盲点高带来的利润丰厚;第三个原则,库存简单。

  任何时候,都要抢住窗口期

  ——李论(熊猫资本合伙人)

  广大传统企业家们不要去怕互联网,互联网也不要认为自己包治百病,互联网有太多不能解决的问题,需要用传统行业里面积累的资源人脉、资本去解决这些问题。任何时候,面对一个社交问题核心的需求,要把经济模型抢住,市场调研抢住,根本性抢住,窗口期抢住。

  好内容,能改变价值观

  ——申晨(熊猫自媒体联盟创始人)

  内容除了能改变人的价值观,还能改变产品价值观,基本上一个企业如果能把这几步做好,就可以做一个好的内容——

  首先,竖概念,简单来说就是为什么这个产品别人要用,要给别人一个明确的理由;其次,定用户或者立场景,要知道我的用户是谁、我的用户在哪儿、我该如何去跟他们互动,告诉用户到底怎么玩;第三,讲故事,互联网根本就不相信概念,但是好玩的故事其实是可以传播的;第四,强体验,我们把体验做到最好;第五,重传播。

  我们经常会说我们处在一个全新的时代,那么这个时代是什么?从最开始的计划经济到商品经济然、市场经济,然后互联网经济,现在,我们正在一个时代叫做“圈层经济”。我们现在很难打动所有人的心了,只能打动某一个圈层,所以你的圈层圈得越明确,效果会越好。

  所有自带流量的个人和企业都是媒体

  ——艾诚(艾问传媒创始人,赛富亚洲基金投资合伙人)

  今天,所有自带流量的个人和企业都是媒体,滴滴是媒体,今日头条平台也是媒体,当下最大的新媒体,就是自带灵魂、自带影响力的每一个人。

  在这个新媒体时代,太多的企业哄然倒下,蜂拥而至的生,蜂拥而至的死。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出生入死,这个时候愈发需要有底线和良心的投资人,而不是自我标榜、用资本去绑架创业者的人,也不是急功近利的套现和退出的人。

  圈层社会中,产生作用的是“气味相投”

  ——杨石头(智立方品牌营销传播集群董事长兼CEO)

  整个社会已经转向圈层了,圈层社会中,产生真正作用的不是因为信息相通,而是气味相投。

  圈层营销怎么操作,需要策略几点考虑:第一,企业品牌拿来干吗?受人尊敬。第二,产品品牌现在要去切角度,不再是卖点,而是怎么创造那个买点,它一定是有场景的、有需求的、而且是正中靶心那个需求。人物品牌要解决的是温度跟态度问题,温度往往是中国品牌中最有杀伤力的,特别是人情味,这是人物品牌要解决的。第三,传媒的自媒体化,网络用平民化的语言,才会有生命力。自媒体以后,再往下走就是用户开始圈层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始学习圈层营销的原因。

  新实体经济:以消费者为核心的产业链、价值链重构

  ——高红冰(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研究院院长)

  传统的、保守的、落后的零售商、制造商,他们认为制造业就是实体经济,制造业就是制造业,不要玩虚的,他们把制造、销售跟消费割裂开来,这是工业经济的最典型的场景,也就是所谓的生产经营。但是今天的互联网经济,已经不是建一个电商的网站去买卖商品,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大市场,形式了一个买方卖方服务商集合体的高级市场、平台市场,在这个大市场的背后,简单的叫买卖已经行不通,它形成了一个跨地域、跨领域融和的大系统。

  由此,整个营销告的模式也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看到四个主要的特点:第一,它是全数字化的场景,形成了一个线下线上一体化;第二,它的消费者是新消费者;第三,它是统一大市场,大市场的形成,需要比小市场有更高的效益、更高的信息匹配度、更低的交易成本;第四,我们看到在交易市场的背后,整个供应链体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货物的配送由单纯线上的配送、跟线下自己的仓储一体化、跟实体店铺的配送互动起来,形成了配送的全渠道,全体系。

  由消费者驱动制造业的升级和转型一定会形成新的实体经济,新的实体经济是由数据驱动、以消费者为中心、由个性化主张的消费者作为整个产业链、价值链重构的中心来完成的。

  一切内容皆IP

  ——吴声(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场景实验室创始人)

  数据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能源,而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基础设施。我们在谈论数据的时候,是云网端、是算法驱动;我们谈论生产的时候,是个性化;我们谈到消费,是随机性;我们谈论分享的核心,是强交互、重连接。也就是说,今天互联网正在从工具完成环境的一种架构的转化,这是问题的原点。

  碎片化的商业生态里,我们的注意力日益的匮乏,我们今天基于用户本身的争夺也日益成为用户时间的一种争夺,因为我们看到的物质越来越超载,信息越来越盈余。真正意义上我们今天谈论IP的核心,是一切商业皆内容,一切内容皆IP。

  今天,共享经济正在快速的进化为意愿经济,意愿经济又正在快速的迭代为意义经济。要么你输出你的价值观,输出价值观就是最大价值,当你没有真实的提供消费者价值的时候,消费者才会以价格敏感性形成他的挑剔。也就是说,价格敏感性的挑剔,是来源于我们基于价值敏感性的匮乏和缺失。如果我们的商品我们的产品没有温度感、没有参与感、没有差异化的魅力人格,我们怎么能够打动用户呢?

  文化是企业最重要的资本

——张良(泸州老窖集团董事长)——张良(泸州老窖集团董事长)

  我理解的“资本”:第一是人才资本,第二是品牌资本,第三是文化资本,第四是产业资本,第五是质量资本,第六是管理资本。在六大资本中,我认为归根到底,最关键的是文化,企业文化、诚信文化、绿色文化、包容文化。

  固定资产要轻,品牌的含金量要高。要通过产品品牌、企业品牌,来凝聚资源,找到杠杆的支点。实现杠杆效应,最重要的支撑就是你的企业品牌、产品品牌,企业的品牌最重要的,就是你自身的基础实力,企业文化。只有你的诚信和责任为社会所广泛接受的时候,你才能够形成高效的大集团小配套,才能实现对资源的整合,才可以有更多的杠杆的支点去实现杠杆效应。

  文化不是知识,文化是感悟

  ——李建华(万事利集团总裁)

  “文化”这两个字很特别,都是四笔,“文”一点一横,一点代表的是一天,一横代表一地,下面一个差是表阴阳,天地阴阳称之爻;“化”,一个人加一个七,表示人类变化的时间,这两个变化加在一起,文化就是天、地、人变化的规律,所以文化不是知识,文化是感悟,要想做文化企业,也一定要是悟到的文化。

  未来的世界是人类和人工智能共同创造的

  ——贾斯汀·卡塞尔(人工智能世界权威专家、世界经济论坛人工智能委员会主席)

  人工智能不是一件物品、一个产品,它是一个理论、一个研究方法,人工智能意味着我们要更好地了解人,然后建立更好的运算模式,让机器可以像人一样的思考和行为。

  未来,人工智能会从三个方面改变我们的人生——

  第一个方面是人工智能会促进社会的公平,为更多的人提供机会和商业机会。人工智能会给更多人的就业前景进行改善,而不仅仅是带走了一些人的工作。每个人都担心人工智能会不会让我失业,在短期来看,的确是这样的,有一些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会被人工智能机器人替代,但是长期来看,中小企业主有能力利用人工智能进行颠覆式创新,打败一些大公司,取得丰厚的利益。第二的方面是人工智能可以为每一个消费者、每一个顾客来定制服务和产品。第三个方面是情绪识别,建立紧密的用户关系。

  人工智能已经颠覆了我们的工作,而且未来仍将继续以颠覆性存在。那么,我们这些企业家怎么生存呢?要知道,人重视的还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大家可以用人工智能来了解人真正需要什么,这样通过人工智能在新的商业社会中获得存活、获得发展,大家不要担心人工智能,未来的世界必将是人类和人工智能共同创造的。

  数据正在从资源正变成创新的土壤

  ——廖昕(勤智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其实人工智能时代和大数据时代已经来临了,我们现在每天出行都会用导航软件,它里面就有很强的人工智能会帮你导路,判断路的拥塞。很多的大学、很多公司也都有这个能力来帮人们做到人工智能的算法,深度学习、大数据和汇集处理。数据的跨越互联,正在从资源正变成一种创新的土壤。

  场景化应用加速机器人产业扩张

  ——刘雪楠(北京康力优蓝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服务机器人开始从场景应用方面扩张,有四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场景应用推动的主体不再是机器人的本体企业,而是由一些行业巨头来推动;第二个特点,场景应用开始和商业模式创新相结合;第三个特点,硬件总体呈现低成本化,个别的商业模式下甚至出现了免费赠送机器人这样的状况;第四个特点,机器人的软件越来越凸现个性化和可定制化,不再是统一一个品种的机器人,而是针对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客户有自己的定制。

  未来的服务机器人会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它和过去人类所创造的所有物种都不同,基于这种关系,它在数量上会发生非常大的跳跃。

  人工智能将“穿透性”改变世界

  ——赵胜(硅谷创客资本CEO、全球创新网络控股公司CEO、畅销书《工业4.0正在发生的未来》作者)

  如果说让我们预测明年的经济趋势,是很难的事情,但是如果让我们预测未来三十年,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整个科技的趋势大概就是这样:第一个时代是互联网,叫人类相联;今天我们迎来第二个时代,叫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时代;下一个时代,叫人工智能时代,颠覆人类社会技术;第四个时代,是生命科学、基因革命、精准医疗时代;第五个时代,是太空科学,火星移民,目前美国硅谷定义为“哥伦布的第二次航海时代”。

  从广义上讲,人工智能由算法和载体组成和数据组成,从狭义上讲,人工智能是一个超级计算机中心,载体是机器人。我把人工智能定义为“穿透性技术”,穿透所有行业,就像电一样,就像互联网一样。

  我一直尝试希望用十个简单的中文单词,来描述我眼中所看到的这个世界,目前大概罗列了十个单词——第一个平行、第二个认知、第三个时间、第四个智能、第五个数据、第六个共享、第七个是连接、第八个是数据、第九个是算法,第十个是分布。

  好企业的共性和相似性

  ——黄代放(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泰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好的企业或者办好的企业相似性在哪里?第一肯是选对了方向,第二肯定是选对了人,第三肯定是分好了钱,第四肯定是自己很刻苦很努力,第五肯定是碰到了机遇,这基本上是共性。

  把一件事做到极致,你就能凸显出来

  ——杨文龙(全国政协委员、仁和集团董事局主席、叮当快药创始人)

  互联网企业只会做上半身,下半身解决不了,它不是一个整体,它不是一个产业链,我认为未来最大的问题,就是要提供极致的服务体验,要企业管理上扎细节,拿结果,要速度,这非常重要。只有做好自己、做好一件事,把这件事做到极致了,你就能凸显出来。

  新商业文明下的企业家精神

  ——王振滔(奥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过去的商业文明是一个信任的“信”字,奥康核心价值观八个字:诚信、创新、人文、和谐,从开始到现在从没改变过。今天商业文明是一个内心的“心”字,呼唤着哲商,从利己到利他。我们做生意的很清楚,你拿钱去买东西,要以钱到物,到以心换心,以生命换生命,去感染更多人,帮助更多人,成就更多的人。现在都在谈转型升级,转型升级的核心是什么?我认为要转心,经营企业的核心也要发生很大的变化。

  要构建百年企业,首先要构建三大蓄水池:第一是资金的蓄水池,要学会水库式经营;第二是人才的蓄水池,储备人才;第三是能量的蓄水池。如果我们把企业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资金就是我们的血液,人才就是我们的骨骼,能量就是我们的心脏。在我看来,能量的蓄水池不仅是心内的崛起,更是能量的提升,当它遇到企业家,就形成了企业家精神。

  那么,新商业文明下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就是以奋斗精神为本,以创新精神为源,以担当精神为基,实干兴企,实业报国,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这种精神,首先是一种复合体验特色的奋斗精神,第二是全心以赴的创业家状态,第三是全命以赴,与企业共命运。

  法治、信仰、道德的三足鼎立

  ——于晓非(中央党校教授、北京大学禅学社首任名誉社长)

  现在大家都在抱怨雾霾很大,都在抱怨我们的水源污染,都在抱怨地沟油、三聚氰氨,可以讲,我们这个民族过去三十年来,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是举世瞩目的,但是我们不容回避的一个问题是,整个的道德建设上出现了一定的滑坡。造成我们这个民族道德滑坡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宗教信仰这件事情在我们民众心中淡泊。

  治理人类最有效的手段一共有几个?我个人理解一共有三个,第一个是法治,大家坐在一起制定规则,一旦多数人通过规则,我们所有人必须按照规则去行事,特别是当这个规则制定起来以后,最重要的作用是对权力的约束。第二个有效的模式是宗教信仰。第三个模式是道德。信仰不是道德,信仰不是法治,信仰是道德、法治之外的第三样东西,三足鼎立才是稳定的,桌子两腿站不住,一条腿更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