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剑先生是当今行草名家,其行草和草书应用广泛,以脱俗的笔法、墨法和章法,让人感到无穷的艺术魅力。其作品法古贤之深意,贵神韵之妙趣,得乎心,应于手,蔚然大家风采。

李海剑书:毛泽东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李海剑书:毛泽东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李海剑先生聪明好学,少小从军,做过记者,办过《美术家》、《文艺中国》期刊,身栖传媒书法两业,驾轻就熟,且游刃有余。近些年墨池临帖,晨昏研习,笔耕不辍,十年磨一剑,其行草和草书登上大雅之堂。中国美协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徐里在李海剑北大书展开幕式上指出:“海剑的书法作品与时代同呼吸,与文化共命运,与书法艺术风雨相伴。他的作品展现了线条之美,格调实现了书法艺术的魅力。他的作品取法高古、厚朴俊逸、风神逸宕、灵动感人,其功力与书卷气并见,雅俗所共赏。海剑书法不仅为当今书坛送来一股清新之风,也成为正品翰墨书法的一个文化符号。”

李海剑草书:陶渊明诗李海剑草书:陶渊明诗

  诚如百岁美术大家王琦所言,李海剑的书法成就得益于他的习书修为,他从二王入手,并受赵孟頫、米芾、张芝、怀素、王铎影响,最终集众家之长,自成风貌,一跃成为当今行草名家。北京教授、北大书画研究会会长翁图先生说:“海剑行草集天赋、学养、书韵、神采为一体,透露出一种古雅之韵、文人之气、学者之风。什么是书卷气,什么是文人字,什么是以学养领字,海剑的书法作出了诠释。”

  细读李海剑的书作,你会发现那草书神韵超然、洒脱飘逸、灵动流畅、浑然和谐、大家气象。犹如枫桥夜泊、霸柳送别、峡江猿啼、阴山号角……都在他的笔底抑扬顿挫中拨响了东方线条独有的优美乐章。海剑的书法成就得益于他自身的特质和极为虔诚的向学、向书、向善之心和严谨治学的态度。

李海剑草书:王维《山中》李海剑草书:王维《山中》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李海剑先生的书作呈现出清新秀美,文韵悠悠,领新标异的魅力,直击时下书法界丑书之乱象。李海剑先生北大“正品翰墨”书法展的成功举办在于不忘初心,正本清源,以其优秀作品践行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倡导和引领一种尊重传统勇于创新风清气正的好风气,故而受到学界同人和不少大家的认同和赞誉。

李海剑行草对联:青山原不动,浮云任去来。李海剑行草对联:青山原不动,浮云任去来。

  书法家的可贵固然是作品的上乘,然更可贵者是有一个诗意的灵魂。这个灵魂里包含着对古典文化的厚爱,对哲学思想的渗透,对人生世事的积极、豁达,对艺术生涯的挚诚……

  浏览海剑的作品,是他累年辛勤劳作的结晶,除了他对书法传统渊源的深刻领悟和实践外,重要的是与他长期的艺术生涯不无关系。他不经意地把对生活的热烈、活泼和艰辛,置换浓缩成书法创作中的豪放、大气、激情、意境、融会化合,使他在创作中一步步走向成功。

李海剑书:毛泽东词《清平乐•会昌》李海剑书:毛泽东词《清平乐•会昌》

  海剑的书法作品淳朴、雄浑、博大、灵动,势与天通,余音绕梁。他的作品不论是榜书巨制、楹联行书,还是草书小品,展现给观赏者的总是尽情尽兴之作,似灵珠荆玉,皓月凝辉,明照四海,独秀中皋。学者大家对海剑的书法作品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有“正大气象,儒雅风范”。 中国书协顾问、当代军旅书法大家李铎评价海剑书法:书风雅正,含英咀华,翰逸神飞;中国光大银行原董事长、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王明权说:海剑草书气韵生动,一气呵成,有张芝遗韵,王铎风神。海剑所书的古今诗词绝句或自作诗,上下呼应,左右平衡,时而浓墨重彩,时而淡雅清新,时而异峰突起,时而若隐若现,如高山流水奔转于幽林深壑之间,或引吭高歌飞落于万丈深渊……海剑的草书怎么看怎么舒服,给人以非常美的艺术享受。

  显然,他的胸怀洒落,旷朗无尘,博学文雅,淡泊神宁造就了他的文人气质、品格和追求,成就他浑朴博大的书艺风格。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故观于海者难为水,观于圣人之门者难于言。李海剑的人生经历和书法生涯,使他书艺卓著;从书法爱好者到著名的书法家,成就非同一般。“行文犹布阵,运笔自天成。”海剑总是乐在书中,神游物外。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荀子。劝学)。海剑先生虽声名显赫,但他谦虚谨慎,简于应酬,勤奋好学,把工作和茶余饭后的时间,几乎都用于读书和书法创作。因此,他能以静悟动,道法自然。艺无止境,我们期待他的书法艺术不断走向更加丰厚和完美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