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舟情定中国·尧治河 破解乡村文旅发展突围之道

  夕阳西下时分,驱车向尧治河缓缓靠近,在山路十八弯的感叹中,一座如诗如画的村落在眼前无限延伸,错落有致的山林别墅群,精致的花园学校楼宇,极富地域特色的民俗博物馆,以及令人肃穆的磷矿博物馆等等。山谷里的一切,在冬日暖阳的辉映下,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动静相得益彰,着实让人叹为观止,这不就是在孙开林书记带领下开辟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容貌吗?如果,没有被告知,很难想象,眼前这些沉浸在新时代气息里的事物,仅仅是一个“村子”使然。

  2016年12月28日,晨曦微露,伴着山谷中袅袅升起的炊烟,中国知名艺术家周小舟携团队一行落地中国尧治河。这一天注定是让人终身难忘的一天,在以尧治河村书记孙开林为代表的恳切致辞中,两份红色文创开发建设项目协议书正式签署,这预示着,中国最富饶的乡村——中国·尧治河将率先开启以文化旅游创新模式领跑社会主义新农村旅游产业发展,借助科技的力量,搭乘文化旅游快车,助推旅游从第一极向第三极新的跨越。此举也意味着,新型文化旅游发展需求已“飞入寻常百姓家”,尧治河幸在其列。

中国·尧治河与周小舟团队文创开发建设项目签约仪式中国·尧治河与周小舟团队文创开发建设项目签约仪式

  谈及孙开林本人,这位中国尧治河村的书记,到处是关于他的光辉事迹和几十年来如一日,为尧治河谋发展呕心沥血的种种艰难历程,以及尧治河今日取得的令外界瞩目的辉煌成就,可以说,一万个见过孙开林的人,就有一万种对他不同的评价。而我眼中的孙开林,柔和谦卑,有智有谋,敢于承担,勇于探索和尝试新的事物,他是立体的,是鲜活的。他是尧治河这个“理想国”的不朽的丰碑,但这个美丽国度却属于尧治河村的每一个村民,荣耀也归于每一个参与尧治河建设的人。他,只是一个劳动楷模,一个开拓者,一个时代先锋。他严以律己,时刻以“要苦先苦干部 要死先死党员”的狠话,严格要求团队“不忘初心 继续前行”,与其说是他缔造了今天的尧治河,不如说是尧治河成就了他的今天,他就是当今的阿基米德,只是他以自己的智慧为支点,撬起了整个尧治河美好的今天。

  思路决定出路。在看到外界文化旅游崛起的同时,孙开林书记一改传统的思维模式,摈弃僵化的意识,为尧治河村寻求有力的发展模式和创新的思路而奔走相告。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结识了周小舟导演,两人交谈中周小舟提到:“近年来,文化旅游概念被市场炒的如火朝天,而时下如何破解传统旅游向新型旅游发展的突围,成了整个旅游产业发展最棘手的问题,于我而言,打造常态化的文化旅游产品首先应因地制宜,而非盲目的复制别人的东西。只有将本土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等进行深度挖掘和提炼,适当应用科技的手段,以艺术的形式全盘托出,这样的文旅产品才是有灵魂的,才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听完周小舟这番话后,孙书记为之一振,心想,这不正是尧治河一直寻觅的良师吗?便决心邀请周小舟团队赴尧治河进行实地考察。

  经过几番缜密的考察后,周小舟团队就尧治河的现状提出了强有力的升级改造计划,并声称要在悬崖陡壁上打造中国尧治河特有的“悬崖上的人民公社”,此举并未让孙书记感到吃惊,倒反而让他更加坚信,周小舟团队足以肩负起尧治河的文化旅游产业升级改造这一艰巨的任务。从此,尧治河村的人们都知道了,有个艺术家叫周小舟,他为尧治河村的文旅发展建设而来。周小舟万万没想到,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竟会为一个“村书记”的睿智而折服,竟会为尧治河这样一个“村子”而倾倒。

中国·尧治河与周小舟团队文创开发建设项目签约仪式中国·尧治河与周小舟团队文创开发建设项目签约仪式

  身为一名知名艺术家,周小舟导演在艺术的道路上历经坎坷,但始终无法磨灭他对艺术炽热的追求,那份纯粹驱使他身经百战,越拙越勇,无数由他担纲执导的国际国内大型主题音乐会蜚声海内外。然而,他最终择一座山村而栖,他不是养老,或为了逃避被雾霾笼罩下的大都市的灯红酒绿,攘攘熙熙,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他的艺术胚胎最适合在中国尧治河这样的大自然的净土中孕育生长,并信誓旦旦要做这里最耀眼的“农民”,为尧治河的文化旅游产业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也许,他找这个地方已经找了好久。也许,他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而孙开林,这个尧治河村堪比列支登士敦国王的书记,彻底感动了周小舟,在他抹不去的那片童真的乡土记忆里,在回归艺术本真的情怀里,他做着一个常人无法开化的梦,时间将会是最好的见证者。

周小舟导演与他挚爱的大提琴剪影周小舟导演与他挚爱的大提琴剪影

  如果你也驱车沿着蜿蜒的山路前行,或者三五个驴友一不小心迷路,惟愿你能遇上尧治河,也希望你能迷失在尧治河,你肯定会庆幸自己是如此的幸运,因为那里隐匿着一座世外桃源,一座山林中最美的乡村部落,一座令人向往的理想国。它,等待着你的到来,也等待着被你发现,它的美不仅仅体现在错落有致的山中别墅群,精致的花园学校楼宇,极富地域特色的民俗博物馆,以及令人肃穆的磷矿博物馆等等,它像极了一杯陈酿,只有到过的人才能品出它的醇香。要不,为何有些人来了,就再也不愿意离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