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邯郸市滨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项目公司),实际只有不到5亿元债务,却查封了六十多亿元的资产的事件发生,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对于民营企业产权保护的思考,尤其同为民营企业的群体,更对此热议关注和深度思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邯郸市滨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项目公司财产被超标查封。该民营企业实际只有不到5亿元债务,却查封了六十多亿元的资产。这种过度的查封,直接导致企业运转陷入困境,濒临瘫痪。波及面影响之大,导致该公司八个地产项目13万平方米的五星级酒店及40万平方米的总部基地等项目几乎全面停工。与此同时,17个汽车4s店,1个10万平方米的汽车一条龙行政服务及会展中心的运营和招商受到重大影响,这一系列项目的停转,也影响了与项目相关的工作人员、百姓的正常工作生活。

  邯郸滨河公司及全部项目公司,却因此被查封了的所有经营账户18个,土地32宗,大型商铺和住宅房产1541套、车辆3辆。邯郸滨河公司核算后确认,以上总价值高达60.7亿元。在河北司法厅监制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司法鉴定许可证号:130004194),针对现代(邯郸)国际汽贸城及东部商住项目,共计150余万平方米的建筑,及相关征地建设费用和土地价款等,进行审核。

  鉴定意见表明,现代(邯郸)国际汽贸城主建筑及附属设施,建设费以及土地市场价值为2516913613.19元。仅现代(邯郸)国际汽贸城一项资产已经超过25亿元。这25亿元占据60亿元被查封额度的41.67%。也就是说,被鉴定部分的资产价值已经超过民企被过度查封的数倍,而这只是这次被查资产的不到一半。无论是邯郸滨河公司认为的只欠债3亿多元,还是5亿元,甚至与13亿元相比,这样的查封规模也大大超出了标的额,这也引发了媒体的关注。

  在2016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切实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工作实施意见》(实施意见)。针对社会对产权关注的问题,提出了加强产权保护的十大司法政策。

  实施意见明确,对于改革开放以来做出的涉及重大财产处理的产权纠纷以及民营企业和投资人违法犯罪的生效裁判,当事人、案外人提出申诉的,人民法院要及时审查、认真甄别,确有错误的,坚决依法纠正。而在本次事件中,由于受到超标的查封,邯郸滨河公司总投资上百亿的大型项目群造成严重损失。

  党中央和国务院刚刚发布的产权保护新政最高法,一再重申慎用查封措施。实施意见强调,要正确把握四大基本工作原则,通过对产权错案冤案的甄别和纠正,强化审判监督司法救济、倒逼防错和统一法律适用功能;落实司法责任制,加强源头预防;要严格甄别纠正工作程序,依法保障申诉人的诉讼权利;畅通申诉渠道,做好诉讼服务;充分尊重、依法保障当事人的申请权、申诉权、知情权、陈述权、辩护辩论权和处分权;要审慎把握甄别纠正司法政策。显然,在本次事件中,邯郸滨河公司并没有收到公平公正合理的对待。邯郸滨河公司总投资上百亿的大型项目群造成严重损失。并涉及多个公司的800多名员工,300多个施工队伍,6000多农民工,1800多家商户,1万多户业主,总计2万多家庭近10万人,这也埋下了发生群体性事件的重大隐患。60亿元惊天巨额资产,在两天时间内“神速”被查封。这的确与产权保护新政最高法一再重申慎用查封措施相背离。总计2万多家庭近10万人,众多百姓的生计因此受到影响,这也是导致该地区百姓热议的原因。

  据记者了解,邯郸滨河公司的5亿多元的债务构成原因,是在难以通过正常渠道获得资金的情况下,不得以向民间放贷人朱永刚高息借款。2015年8月,双方通过协议确认邯郸滨河公司欠款本息共13.2元,邯郸滨河公司以优质期房且大幅下浮房价,折抵本息8.03亿元,剩余5.16亿元在两年内分期偿还。以上是5亿多债务的由来。此后的土地抵押还款工作之后,实际欠款已经降至3亿多。

  协议签署后邯郸滨河公司即将价值8.03亿元的房产清单和图纸全部移交,并陆续向朱永刚办理房产手续,截至记者发稿,在房管局完成备案或网签手续的房产金额为4.35亿元。

  待办理的为3.68亿元。现金还款方面,邯郸滨河公司以自身土地作抵押合作贷款的方式,实际还款7000万元。综上,实际债务以不到5亿元。此外,邯郸滨河公司还给周永刚提供贷款担保约1亿元,若依此计算,邯郸滨河公司为该公司只欠朱永刚3亿多元。

  在这起民营房地产企业的债务事件中,民企的产权、资产受到了不公正的查封。国家司法高层如此重视产权保护,有很强的针对性。近年来,少数地方对民营经济“先养后杀”,侵犯民企包括产权在内的各种合法权益;有的在整治社会治安的过程中,扩大打击面,未把握好罪与非罪界限,直接侵犯民企产权;还有些地方司法受到长官意志干扰,或成为特殊利益者的工具,产生了一些明显的冤假错案,这些都可以概括为不良执法行为。

  最高法的《意见》,包括提出要纠正改革开放以来重大产权纠纷中的错误裁判,实质是要是拨乱反正,提高执法水平,恢复司法公正,如果将其理解为法外开恩,那就错得太远了。从全社会角度看,是在“三项司法原则”之下以合法程序纠正错案,还当事人一个公正,还是不明不白地搞个什么大赦“原罪”,谁更能彰显法治精神,谁更能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也是不言自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