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篇“如何度过20岁开头的穷苦日子”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大家在朋友圈里转发,是因为远去的记忆又如潮水般袭来,“那碗泡面的味道我还记得”、“坐公交车连个钢镚都搜不出的窘迫我还记得”。文中有朋友分享道,上学时是最穷的:她说想假装考研考不过,给父母减轻负担;他说没钱的日子都贡献给了图书馆;他们说挨过实习的穷,期待着毕业就会有钱了,这些鲜活的羞于启齿的小情绪真真切切地啃噬着我们年轻的高傲的自尊心,谁又说青春一定是鲜衣怒马、海阔天空,只因为囊中羞涩,很多人的青春蒙上一层灰霾,他们渴望着什么时候可以像成年人一样有份正式工资,想学摄影想学吉他,看喜欢歌手的演出,听歌买衣服好耳机,考一个更好的研究生,只依靠自己不依赖父母。

  “现在要是十多岁那该多好”一位临近毕业、正在实习的大三学生对任我花工作人员说,他说自己1500的房租还没有着落,而这个月的工资又没发,工作压力大,生活压力也大,这段日子真难熬。最穷的时候不是大一大二,因为那时候还可以有父母的生活费,也不是工作一年两年,那时候没结婚没家庭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最穷的时候正是大三大四,找工作的机会成本大,找到了实习工资低,房租交通生活费在一二线城市是一笔不小开支,此时却又急着想向父母证明自己已长大成人,坚决不向伸手父母要钱。

  “说真的贵公司之前在我很困难的时候帮了我挺感谢的,后来了解到公司在上海,因此萌生了给你们投简历的想法”。近日,一位任我花的用户将自己前端工程师的简历投递给了任我花招聘部,只因为这半年来多次享受任我花低息、快速、小额的分期信用借款,心存感激遂萌生加入创业队伍的想法,该用户按时还款,信用良好,用他自己的话说,每次申请都是“秒批”。用户和平台是互相成就,任我花背后还有许许多多这些可爱用户的支持。

  任我花主打年轻人的信用钱包,只做正能量年轻人分期,目标是让有信用的年轻人真正享受普惠金融所带来的便捷服务。自2016年4月上线以来,任我花以靠谱安全、低息快速的良好体验获得大学生的口碑。任我花用黑科技的方式来防止学生信息被利用,上当受骗;用大数据分析的方式来避免学生过度负债,引导学生合理消费;用合理利率清洗校园周边存在的高利贷,让学生真正体会信用即消费的好处;用任务的方式通过引入商家给学生创造收入来源,让学生有赚有借形成良性循环。

  近期媒体调查发现,随着监管加强,校园网贷风险正在逐步解除,发展回归正常。重庆市政协委员李耀1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思考,他发现校园贷能帮助大学生创业、助学,在培养良好的消费意识、理财意识方面,也有积极意义。

  南方都市报民调中心近日对广州市内17所高校855名学生进行随机街头拦截调查后发现,受访者使用校园借贷产品的用途主要是应对及改善大学生活以及提升自我。其中,购买数码产品、服饰、美妆产品等,占53.27%;基本生活支出、娱乐支出(如旅游、打游戏、聚会等)以及基本学业支出,比例分别为36.01%、23.81%、13.39%。此外,还有受访者使用校园借贷产品进行投资理财、校园创业、考证培训等。调查中,有广东财经大学的受访者表示,身边有一些大三、大四的同学用借贷产品创业,多是在校内或校外开一些小吃店或饮品店,其中有人借了十万元,最后连本带利赚了五六万元。

  大学生是一群充满创造力的人群,他们的合理信贷需求不应该被抹杀,当成年人享受房贷、分期付款消费的时候,学生群体同样有理由享受考证考研分期、创业分期、毕业准备分期等等,也许年轻时的几千块倾囊相助,便改变了一个穷学生的人生。任我花坚持合理透明利率、合法合规催收,做年轻人梦想的奠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