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出版社

  这是一部响应联合国“重述神话”计划的文学作品。以中国古典神话“白娘子”为起点和线索,以佛教中的“轮回”为叙述解构,讲述了一个关于人生、人性,关于爱情、亲情的传奇故事。作品中许多生动的情节,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诸如大漠狼烟的惊心动魄,宫廷政变的勾心斗角,凄美爱情的梦萦魂牵,轮回三世的千古奇缘,大德高僧的智慧启迪,假佛徒的无耻诡谲,孝养公婆的贤良美德,终成正果的往生佛国,以及隐士大侠的超脱人生,如何信仰佛教的如法历程和正知正见。笔者本着和谐精神的原则,对历史和宗教的尊重,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手法相结合,辛辣而尖锐地揭示了一些社会丑恶现象,启迪人们热爱生活,珍视自己的责任心,分清正邪,明辨是非,爱自己,爱他人,爱社会,追求真善美慧的积极人生价值……

  推荐

  2005年,英国著名出版人杰米·拜恩发起了“重述神话”项目,邀请世界各国著名作家进行基于神话题材的小说创作。这个项目迅速发展到世界范围,中国作家苏童、叶兆言、李锐、阿来分别创作了重述神话的作品并已出版。这是宣扬中国传统文化,使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的有力手段。长篇文学作品《说缘》也属于此类作品。作者阿慈兰若有着深厚的国学、佛学功底,在创作此类题材上,可谓手到擒来。作品以中国民间故事《白蛇传》为基石,以佛教中的“轮回”为叙述结构,以宣扬美德、抨击丑恶为创作的基本论调,讲述了一个妙不可言的传奇故事。作品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手法相结合,文字古朴。

  后记

  1

  这部书也许说来有些微妙,肇始于2004年与三两道友(我本人信仰佛教)饮茶论道时的一次灵光乍现。大家有感时下大众多受一些外行人士粗制滥造之影视,或秽淫秽盗之书刊,曲解经义,戏弄三宝之诓惑,肆意诽谤,丑化佛门圣贤,徒造无量恶业,我脑海中忽然就有了要写一部关于让许多无辜之人不再对自己不了解的人和事信口污蔑,养成一种没有研究实践就没有发言权的习惯的书,书的内容就是借重述有关法海和尚与白素贞的故事来说事明理。当时真的有些奇怪,也许是自己多年掩关阅藏体悟佛理,又从事文学创作(十年阅读大藏,十年创作《复活的世界》等,我的写作与雪漠极其相似)之缘故,脑海里一下子就非常清晰地从头至尾出现了这部书的整个思路,于是就隐居起来,在创作几部严肃文学作品的间隙一气呵成了,之后又几易其稿,觉得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基本说清楚了,于是就将此书改编的二十一集文学剧本一并在作家出版社田小爽老师的指导下得以出版,以供大家闲来消遣,哪怕稍得裨益。在此非常感谢。我希望我提倡的多一种“文化弘法”的理念得到推广和发展,更希望一些有识之士以此方式将那些扭曲教理和宗教圣贤形象的媒介东西进行“内行”的重塑。

  也就是说,希望我们在文学艺术创作中关系到宗教内容或人物时,应该真正了解其教理,尊重其信仰,不要信口胡诌胡编乱造一些对社会人心毫无益处的迷信鬼话。2014年以来我曾大量阅读过中外民间故事的书籍,其中看到我们国家的几位作家也有重述民间故事的书在流行。我对传统意义上的叙述民间故事的根本理念有重新的认识和阐释,下面我会说到。

  我曾在我早年出版的两部叫《阳光的手指》和《葵花的语言》书中说到“不信宗教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若有意亵渎它,那就很危险了。”希望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真诚的,真实的,对社会人群的和谐真实奉献的,真实的总是最对的,最好的,负责任的。我记得有一个朋友算有些名头,和我聊起他的著作,他说他写了一部书,里面佛跟玉皇大帝在天上开会探讨商量什么事情,我就说你写的不是佛,你既然要写佛教的东西,起码就要读懂人家的书,不要信口胡诌,佛教里说的佛不是那样,如果你说你写的不是佛教里的佛,那我就说你写的是你臆造的什么,但绝不是佛,不要盗用佛的名义糟蹋佛,信不信佛且不用说,只要我们写人家行里的事物,起码不要胡编乱造,要懂人家的行,不然我们就会传导给社会大众错误的知识,让人家相互误解,多生矛盾,迷信就是这么滋生的,于己于人于社会都是荒谬的做法,既然选择了用文化的方式表述或传播知识学问,就必须选择职业道德,他听了我的话,去看了一些相关的书籍,再把稿子拿给我看时,我就非常感动,因为他对他要写的东西懂行了。

  我们经常看到或遇到一些女人,将头顶和后脑连带耳朵也装在灰布帽子里,上身穿一件既肥又大的灰布褂子,斜肩背一个香袋,遇到人或去敲开人家的门,立刻掏出笔和本,化缘记名,兜售什么佛卡等物。告诉大家,这就是典型的骗子伪装,从影视剧中的所谓尼姑装束上照搬而来的蹩脚伎俩,那顶帽子就是用来掩盖头发的道具。相信好多人从网上看过两个假尼姑躲到公园一角的长凳上换下衣装,而后甩一甩长长的头发,大摇大摆地走出公园,走向市场的图片,真是叫人啼笑皆非,如果我们的文艺工作者对自己笔下的事物真了解,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这部书写给有缘人,我重申一遍,我只用合情合理的故事做承载,传达如法之理念,志不在艺术技巧,而在乎以事明理,移风易俗,重述民间故事,如此便是圆满,请多事之人,切莫吹毛求疵。

  联合国倡议的重述民间神话的号召,已有三十多个国家的著名作家们响应,中国已有苏童的《碧奴》、李锐夫妇的《人间》、叶兆言的《后羿》和阿来的《格萨尔王》,我看过,朋友说他也读过,只是觉得重述民间故事,要对涉及宗教等领域的东西应尊重,尤其应该真了解了才去写好一些,不要任由己意胡乱臆造曲解,甚至诋毁的好。

  2

  作品中许多生动的情节,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诸如大漠狼烟的惊心动魄、宫廷政变的钩心斗角、凄美爱情的梦萦魂牵、轮回三世的千古奇缘、大德高僧的智慧启迪、假佛徒的无耻诡谲、孝养公婆的贤良美德、终成正果的往生佛国,以及隐士大侠的超脱人生,如何信仰佛教的如法历程和正知正见。我以在文学近四十多年耕耘的创作经验,和十数载潜心闭关研究佛教大藏经并切实践行的基础,对传统意义上的法海和尚和白娘子故事赋予了全新的内容和灵魂,给故事本身也进行了更加深刻而博大的挖掘和探索,有很强的时代精神和现实意义。

  笔者本着和谐精神的原则,对历史和宗教的尊重,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手法相结合,辛辣而尖锐地揭示了一些社会丑恶现象,启迪人们热爱生活,珍视自己的责任心,分清正邪,明辨是非,爱自己,爱他人,爱社会,追求真善美慧的积极人生价值……

  记得佛教里有位大师曾说过这么一句话:“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的确,佛在人间,一切高尚的完美的人格和品行,都是由人去实践和完成的,而后才成为了人们追求和仿效的典范。可惜我们许多的传统故事却人妖不分,非要一上来就来一个什么这仙那妖的,而且都法力无边,又非常善良,通过它们的善良和凄美事迹,加上它们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一番神通变化,最终得出结果,妖比人善良,高尚,有能力……而且还是畜生变化的等。为什么就不能想到,这种说法,人们听了或看了之后,大都一扭头就一笑了之了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讲的都是有关妖怪或神人的事情,非人世间法中所见,我们人只能艳羡,做不到,可望而不可即——畜生和妖怪做的事,人们却渴望而不可即!

  这部书的主线是依现实的轨迹和活生生实实在在的人事为线索,又将人们所谓的玄幻神话附加为前生后世的轮回或传说故事来写,让人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切切实实感受到,人们向往或追求的所谓仙呀菩萨呀什么的,都是通过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做人做事的点滴圆满,最终完成了道德和能力的升华和飞跃。我记得有一位伟大的作家叫伏尔泰,曾说:“世上本没有命运这个东西,一切无非就是考验或惩罚。”大概也说到了佛教里所言的有因有果、有因有缘吧,反正我是相信人做事做人要遵从一定的法则,不要错误造作,有意伤害周边的人和事,也就是说人的一切行为要知道负责任。

  这部书大气磅礴,故事跌宕起伏,尤其对以往人们把民间迷信和佛教事理混淆,或干脆胡编乱造的一些说法,或情景,均如法地加以纠正,读来耳目一新,引人深省。

  值得庆幸的是,我将白素贞和再现了历史原貌的法海形象,在我的二十一集文学剧本中更加完美地得到了刻画,我本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地认为,无论是长篇小说还是文学剧本,都是值得一看的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作品,更是值得推广的佛教文化艺术形式和成果。我说的是艺术形式,非单指艺术水准,我很清楚,我没有什么值得大家学习的水平。这部书只借此文体和故事的如法重构,将所要表达之义理呈现就好,仅是将如何落实所谓修行在生活场景中得到形象再现,不失一种“弘法”方便。用文学剧本的方式,尤其还用了很不规范的文学剧本写作方式改编这部长篇小说,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方便普通大众的阅读,从而使其从中获得我想借此传达给大众的理念和因果本末等事,仅此而已。

  怎样做一个深刻洞明因缘,真诚实践佛法,名副其实地做好一个在家修行人,抑或是出家人,对于好奇的局外人来说,那最好读一读这本书是很有些意义的,起码它给玄幻或神话小说开了个全新意义的叙述新格局,让读者对神话和现实与人三者之间如何融通,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

  今后若有机缘,我还会将其他一些相关的民间故事进行独特的诠述。

  这部书的主旨就是佛典《阿含经》里的四句偈:

  有因有缘集世间,

  有因有缘世间集。

  有因有缘灭世间,

  有因有缘世间灭。

  一切佛法之根本,一切事理因缘总不外乎此四句偈,当时也正是此四句偈给了我极大的启迪。

  故而,小说名曰“说缘”;剧本名曰“上辈子我曾是你什么人”。

  3

  现将我根据自己这部小说改编的二十一集文学剧本《上辈子我曾是你什么人》之主题歌词附录在此,还望有缘人联系我,谱写曲子。因为它亦是这部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内容。在乎的是心灵。

  附:

  上辈子我曾是你什么人

  花开了花又落

  谁能告诉我

  上辈子我曾是你什么人

  假如有前生

  我曾为你承诺过什么

  承诺过什么

  雪山有多深长江就有多长

  爱有多长因缘就有多长

  银河有几多星星轮回就有几多回

  有因有缘几多回几多回

  雁去了雁又来

  谁能告诉我

  下辈子我还会是你什么人

  假如有来生

  我该为你弥补些什么

  弥补什么

  雪山有多深长江就有多长

  爱有多长因缘就有多长

  银河有几多星星轮回就有几多回

  有因有缘几多回几多回

  注:这首歌的曲子风格要求是:委婉,清幽,邃远,探寻地(类似残奥会开幕式上盲人运动员唱的《天域》,发自心灵,融彻天域)。

  阿慈兰若

  2016年12月于太湖洞庭南山书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