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元一国学研究中心和宝安城市学院联合举办的“凤凰国学堂”第三场讲座日前在深圳宝安区开讲,著名学者冯达文为大家带来了以“中国复兴与汉唐文化”为主题的精彩演讲。

  以下为演讲内容:

  “我们知道中国是世界的文明古国之一,但是在众多的文明古国中能够真正不断地复兴的民族其实不多,为什么中国会始终能够保持统一,始终不会发生分裂?”演讲开始,冯达文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并提出自己的看法。

  “中国始终保持统一不分裂的主要原因,和我们的文化传统有关”

  冯达文认为,用经济原因来说明这个问题并不充分。因为中国古代社会是农业国家,农业国家讲究自给自足,更容易导致分裂而不是统一。而从历史上来看,凡是用军事力量和高压政治来统一一个地域的那些国家,灭亡得更快。那么,中国始终保持统一不分裂的主要原因,冯达文认为和我们的文化传统有关。

  冯达文说,同异域文明相比较,中国的祖先缔造了一种在理性和信仰之间可以保持平衡与张力的一种文化传统。“所谓理性就是照顾到现实的关系,从现实出发来思考问题和处理问题。所谓信仰就是回到现实当中,其实也不是要迁就现实,而是把现实当中最好的东西提升起来,发扬起来,能让社会社群之间获得巩固,让国家获得繁荣发展。”冯达文讲道。

  冯达文进一步解释说,“理性和信仰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理性是经过、是由信仰作为底蕴的,所谓理性不会过分的走向功利计算,而信仰是经过理性的洗礼的,所以信仰不会过分的盲目跟张狂。这就是理性和信仰之间保持平衡跟张力的一个状况。”

  我们中国古代孔子和孟子建立的最初的思想体系,就是在理性和信仰之间保持平衡和张力的体系。它有时候会向理性方面发展,有时候向信仰方面发展,但是无论向哪一个方向发展,它始终保持着平衡与统一,没有破裂,而我们今天讲的汉唐文化精神,就是儒学向信仰方面发展的一个体系或者说是一种精神文化。

  “汉唐文化的一个特点就是要把孔子和孟子从我们的心性延伸出来的价值信念放在天地宇宙的大框架里面,加以开展,加以铺垫”

  关于汉唐的文化精神,过去有很多误解。尤其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学者们把汉唐的文化精神贬得很低,这几年研究汉唐文化的根本精神又成为学界研究的热点和重点。冯达文认为,“汉唐文化的一个特点就是要把孔子和孟子从我们的心性延伸出来的价值信念放在天地宇宙的大框架里面,加以开展,加以铺垫。如果我们把孔子和孟子建立的体系称谓心性论入学或者情性论入学,那么汉唐的宇宙论,汉唐的儒学便可以称为宇宙论儒学。”

  冯达文说,中国儒学讲天地宇宙塑造我们,是要我们承担责任,包括维护人类族群的发展,守护自然正常的变迁。我们的价值也恰恰就是在使得族群获得正常发展,使得大自然获得正常变迁中实现的。在儒学这里,自我和世界、有限和无限是一体的。许多宗教强调要把自我去掉,才能获得神的救赎,回到神的身旁,自我和神是割裂的。在纯粹知识的建构中,也要把“我”拿走,知识才具有所谓的客观性。可是中国人的观念不是这样的,中国人认为自我和世界、有限和无限是连成一体的。一个人尽“我”的有限努力让族群、让世界获得更好的发展,“我”的价值就会和世界发展的长河融汇在一起,从而获得永恒。可见,儒家引进宇宙论来支撑与证明其价值信念也是极具正当性的,我们应该为它辩护并诚心予以持守。

  什么叫宇宙论呢?“宇宙论就是从天地的来源和变迁,来说明我们生活、我们交往的正当性的一种理论。”冯达文说。我们中国人对天地宇宙万物的分类是按照四时、五行、阴阳来分类,非常独特。中国人是按照天地宇宙变迁的时间和空间的节律来分类。

  “大自然把我们培养成了最有聪明才智,最能干的一族,它是要我们承担责任,而不是让我们争权夺利;是要好好的守护社群、守护国家,当然也包括守护自然”

  关于汉唐宇宙论,冯达文认为我们可以三个方面去正面认识:一个就是从认知方式来看,西方人是讲分析的,而中国人是采取类归的方法来说明问题。我们从自然变迁节律来理解生命体,来做类的归纳,这样一个认知科学对我们未来社会的发展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可以说从认知方面为宇宙论提供一个正面的说明。

  第二个我们可以给汉唐宇宙论做出正面的评价,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生态问题,其实就是回归守护自然的一个最好的做法。

  第三个方面,就是汉唐宇宙论支撑了我们的价值追求。中国人讲究仁义道德,这种价值观,不仅是我们内心的问题,也是天地宇宙的问题。天地宇宙的变迁是非常讲诚信的,所以我们人也应该以诚作为我们的道德。

  特别是我们对我们的社群,包括我们的国家,我们面对的大自然界,都要有敬畏和感恩之心。

  冯达文最后讲道,西方人文强调,天赋人权,其实按照我们中国汉唐的思想,应该强调的是天赋责任。“大自然把我们培养成了最有聪明才智,最能干的一族,它是要我们承担责任,而不是让我们争权夺利;是要好好的守护社群、守护国家,当然也包括守护自然,这样我们才能完成天地宇宙赋给我们的生命意义。这就是汉唐宇宙论提供给我们的一个精神价值,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从中吸取到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