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良知拯救毛孩

彭宏陵作畫中彭宏陵作畫中

  艺术是人类共通的语言。震撼心灵的杰出作品,能拯救万千生灵,推动人类文明史。香港慈善活动家彭宏陵(玄陵)一幅反映韩国食狗肉习俗的油画《盘中餐》,激起了英国逾10万国民同情和发起网上联署,英国政府於是响应民意与韩国政府提出交涉。

  韩国动物保护组织预备在2018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期间,高举彭宏陵画作举行禁食狗肉大游行。一场要求停止屠宰‘毛孩子’丶禁食人类忠实朋友的运动,在韩国酝酿星火燎原。

  彭宏陵於‘9.26世界爱犬节’举办‘狗易乐’主题画展,展出包括《盘中餐》在内共31幅以‘毛孩子’为主角的巨幅油画,画面总面积达120平方米,已申请健力士世界纪录。

  是次画展是‘9.26世界爱犬节’的主题活动,旨在表彰杰出的‘毛孩子’守护者们,以及推广禁食狗肉的文明理念。50多名两岸三地和海外动物保护组织代表参加了活动,而成功推动台湾‘立法’禁食狗肉的台湾‘立法委员’王育敏,获邀任主礼嘉宾。

岂能吞吃自己「毛孩」岂能吞吃自己‘毛孩’

  在国际引起爱犬人士强烈反响的《盘中餐》,画的是一个保持憨厚可爱小狗形状的肉排,被放置在一个白色餐盘上,旁边放著闪亮的刀叉,与餐盘上印著象徵友谊丶仁爱的奥运标志,形成强烈对比。

  彭宏陵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把主人当成父母,对主人永远不离不弃,人类怎能忍心宰杀丶吞吃自己的“毛孩子”?一个地方是否存在吃狗肉的残忍习俗,是当地文明程度的最直接标志。作为十个“毛孩子”的“父亲”,我要用毕生财力和精力,推动全球禁食狗肉运动。我要用我的画作,向全世界传递珍惜“毛孩子”丶禁食狗肉的信息。’

  彭宏陵4年前才开始学习油画,被导师誉为‘天纵之才’。受惠於沉迷摄影数十年,彭宏陵对光暗丶透视丶空间丶结构等要素的掌握别具特色,色彩运用大胆而鲜明,尽显出强烈个人风格。

「画笔更能反映纯净灵魂」‘画笔更能反映纯净灵魂’

  而各式各样的‘毛孩子’,便是彭宏陵画作的永恒主题。画中‘毛孩子’们直达心灵的纯净眼神,各具神韵的形态跃然纸上。由於‘狗狗油画’造诣独到,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亦特聘彭宏陵为客座教授。

  彭宏陵学画的契机,源於拯救狗狗的强烈使命感。他说:‘用画笔,能更真实丶更直接反映“毛孩子”们纯净的灵魂,对人类毫无保留的依恋和忠诚,以及被人类同伴囚禁丶虐待丶屠杀时的失望和无奈。’

  他透露,将举行‘毛孩子’亚洲巡回画展,‘用我的画笔,让所有热爱动物的人士,和我一齐感受“毛孩子”们和人类之间的纯真感情,让人们看到“毛孩子”比人类纯净几十倍的灵魂。希望所有食狗肉的人,从此放下原始时代残留下来的残忍屠刀。’

  巨画更抒情别具震撼力

  彭宏陵是成功的企业家丶投资家和慈善活动家,也是世界爱犬联盟(WDA)创始人。商场上的成就,令他可以凭著个人财力,推动他的全球禁食狗肉运动,也令他的画作摆脱商业因素,可以随心所欲表达他的感受:‘我的画,不出售,也不送人;除了我满意的作品,稍有欠缺的画作,我都会全部销毁。’

  由於其个性使然,彭宏陵的画作面积巨大,画风淋漓尽致,由1.2平方米至11平方米不等。他说:‘我喜欢宏大画面,够大,才能抒发我的情感,才能显示出一股震撼力。’

  横眉描丑陋温情绘忠友

  彭宏陵说:‘人有好人坏人,狗狗只有好狗,没有坏狗!’这次画展最令人震撼的,无疑是强烈呼吁韩国在举办冬季奥运会前,停止食狗肉恶俗的两幅画──《盘中餐》和《无声的呼唤》。

待宰目光无奈委屈待宰目光无奈委屈

  《无声的呼唤》是2.4米乘2.9米的巨画,画面是一条待宰‘毛孩子’的双眼大特写,满含无奈的目光直视人类灵魂。动物保护组织将於韩国冬奥大游行时高举这两幅画作,宣示‘毛孩子’们的无尽委屈和无声抗议。

  ‘狗易乐’主题画展分为两大系列,一类是《盘中餐》和《无声的呼唤》这类对食狗肉恶俗的强烈抗议,另一类则反映他与‘毛孩子’们之间的浓郁情感和快乐时光。

碑上哀嚎狗尸如山碑上哀嚎狗尸如山

  2.45米乘3米的《漫天叫价》,画的是他在玉林狗肉节亲眼目睹的残忍情景,一群狗贩子用装活套的木棍高举一只被套著脖子丶徒劳挣扎的‘毛孩子’,向救狗组织的人漫天要价,声言‘不付“赎金”就当场摔死!’狗贩们的冷漠笑容,令人不寒而栗。而1.2米乘0.88米的《玉林亡魂》,画的是一只狗僵尸在无字墓碑上哀嚎,墓碑下‘毛孩子’们的尸骨堆积如山。

  十‘孩’打牌换牌作弊

  至於‘毛孩子’感情系列中,2.5米乘2米的《岂不快哉》颇引人注目,画中彭宏陵手持一个白色长毛‘小毛孩’喜不自胜,‘小毛孩’的小尾巴兴奋地甩个不停。彭宏陵指出,‘这是在意大利,我抱一个被当地动保组织拯救的小狗,摄影师将我们那一刻的快乐抓拍下来,我感觉气氛很好,就画成了油画。’

  而彭宏陵最喜欢的,当然是他收养在家里的十个‘毛孩子’:‘我有十个“毛孩子”,有猎犬丶秋田犬丶狼犬等各个品种,和它们一起,是我每天最快乐的时候。’

  2.06米乘2.6米的《欢聚一堂》里,他的十只‘毛孩子’围著桌子打牌,有的拿著牌‘满脸无奈’,有的暗自偷笑丶有的胸有成竹,还有两只用‘脚趾’夹牌在桌下偷换作弊。

  他说:‘“毛孩子”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都十分有智慧,和人类十分相像。它们一起玩时,就像人类“打牌”一样,会各出奇谋,乐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