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会好奇,身处繁华街市办公大楼的太吉之源,为何会选择参加这一次敦煌行?

  《背包十年》中有一句话,“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要么旅行,要么看书”。

  身处城市,被喧嚣腐蚀的太久,固定的生活方式心早已麻木,这一次的敦煌行,正是一场唤醒自我、感悟生命的的享受。

此次敦煌行走的正是唐玄奘当年西天取经的道路。此次敦煌行走的正是唐玄奘当年西天取经的道路。

  我们全程徒步,3天72小时88+公里,穿越过戈壁、沙丘、峡谷、芦苇荡,脚步越来越沉,心却越来越强。

都说接近生命的地方就是残酷的地方,没错,徒步在敦煌戈壁,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是一种煎熬。都说接近生命的地方就是残酷的地方,没错,徒步在敦煌戈壁,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是一种煎熬。

  风沙的袭击,阻碍着前行的脚步,渺渺无边的尽头,又在焦灼着人心。

  这不是一场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是一个团队探索未知的旅程,我们有多少人一起带着勇气走进沙漠,就有多少人一起高声欢呼走出沙漠。

  锦繡麒麟传媒董事长杨锦麟先生,也参与了此次穿越之旅,他65岁的高龄,在沙漠中仍然坚持一步一步前行,他的毅力让很多更年轻的朋友钦佩,也带动高高老师不停前行。

  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世健联创始人魏跃,在穿越之行中及时调整战术,每次遇到困难时,不断鼓励大家,重燃起大家一颗颗向前的心。

  本次穿越之行的组织者、主办方老才,精心策划和组织了整场旅程,让过程变得有组织性、目的性,也深刻反映出穿越之行的意义。

  旅途中少不了陕西康复医院院长军军无微不至的关怀,少不了苟骅总所在“南友圈”团队的无私奉献和默默支持,还有乐观开朗的周姐为团队的前行增添的风采。

  有队友在穿越之行后这样描述我们的“三体军团”:

  郭郭给大家第一晚上的泡脚开启了互助互爱的先河,还有郭郭的准备充分和持久战术值得称赞;双双的活泼好动让团队充满活力和希望,乐于助人的精神让团队充满温暖;高高的勇往直前让团队充满动力,宁死不托后腿的革命集体主义精神激励团队战无不胜;军军的军师能力让团队稳坐第一和万无一失,军军的军医能力和服务技术给团队有力的健康保障;跃跃就幸福了,因为有您们,这次如果评选最幸福的队长,非跃跃莫属!

  你看,在沙漠的黄昏下,倒映出的是我们一个个个性鲜明而倔强团结的灵魂。

一场敦煌行,在集体的坚持下,才能抵达终点。一场敦煌行,在集体的坚持下,才能抵达终点。

  风云残卷而来,我们相互搀扶;筋疲力尽之时,我们一起调整;身处危难之境,我们彼此照料;最后,胜利抵达之时,我们也一起欢呼。

  太吉之源创始人高高老师分享此次沙漠之行说,自己的双脚曾肿胀到不能走路,但是肉体上的疼痛没有让他停下来,他心中所念的是大家的期望,是一个团队的使命,他为使命而生,为责任而来。

  在徒步行程中,团队的合作很重要。只要团队里有一个人落后,那么这个团队积极性就会降低很多,团队合作的性质就是互相鼓励,万不能因有人赶超而气馁,也不能因有人落后而得意,一个团队的前行就是大家一起的前行。

  坚持下来就是胜利,当走到终点的那一刻,那种喜悦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替代的。

  是的,一个团队在一起触发的潜能,无穷而铿锵,团队协作达到的效果,无限而辉煌。

  这正是高高老师在此次敦煌行中感悟到的。

  正如太吉之源这个团队,我们不是分散的个体,我们聚在一起,就是一个集体。

  虽然我们还在起步的路上,前方的路遥远而渺茫。

  但是,我们都有一颗探索未知的心,路上,我们协作同行,接近光亮,走向成功。

  我们在前行的过程中或许会有脚步不一的时候,但是,我们会越来越默契,一起向前,向着未来和远方。

  ——去与不去,沙漠都在那里,不卑不亢;见与不见,胡杨都在屹立,不浮不躁;不去总有因,因在心;去总有果,果在行。

  太吉之源的征途一定充满挑战、历尽挫折,但是我们仍然会果断前行,不犹豫、不退缩。

  “但求上医处处有,遍洒爱意满神州”,回望穿越之行走过的路,风已抚平沙海的每一道印痕,沙子重新凝聚、整合、磨砺,又恢复成浩瀚无垠的沙漠。

  在太吉之源,我们的心也是一样。人心齐聚,太吉之源必会以旋风般的姿态舞蹈起来,在健康中国的版图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此次敦煌行,我们完成了规划的终点,但是太吉之源,仍然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