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病是一种急性侵袭性病毒性脑炎,通过暴露于含病毒的唾液或其他物质而感染,疾病可以从动物传播给动物,或者从动物传播给人类。

  考虑到狂犬病是最古老的传染病之一,下面的简单介绍不能全面地反映狂犬病积累4千年的丰富历史,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阅读1996年出版的《拉比与狂犬病:纵观狂犬病历史画报》一书,已获得对这一主题生动而全面的介绍。

  狂犬病可能发现于公元前2300年以前,因为《汉谟拉比法典》中已经对该疾病进行了描述。从埃及、波斯、巴勒斯坦、印度和中国获得的古代文献似乎也有对这种疾病的描述。第一份确切的狂犬病资料源于希腊文献。公元1世纪,罗马学者可能是第一个对该疾病及其易感物种的范围进行确切描述的人,15世纪,意大利学者提出了不可治愈伤口的原则,即疾病通常被认为是致命的。19世纪早期,狂犬病明显的症状和几乎100%的死亡率引起了第一批现代微生物学家的好奇心。

  19世纪末,巴斯德研发了有效的免疫程序。1885年7月6日巴斯德尝试治疗人类患者Joseph Meister,并获得成功,Meister于60小时之前被一只狂犬咬伤了14处,巴斯德使用从狂犬病家兔获得的脊髓悬液对Meister进行皮下注射免疫,免疫注射前狂犬病家兔脊髓悬液已经在氢氧化钾溶液中保存了15天。此后,巴斯德又使用毒力渐次增强的脊髓悬液对Meister连续进行了12次接种,即在10天时间内共接种13处。这个男孩不仅抵抗了最初来源的狂犬病病毒,还避免了被最后几剂疫苗中的大剂量高毒力病毒株感染。巴斯德的治疗方法引起了医学界同行的巨大兴趣,虽然有些争论,但还是很快被接受。然而批评也随之而来。偶然的免疫失败使人们产生了对疫苗安全性的疑问,尤其是有毒力的物质也在疫苗接种程序的后期被接种到患者体内。而且,当时没有对照研究能够证实该方法的有效性。随后,巴西的福塔雷萨发生了一起悲惨的意外,数名儿童在免疫接种后死亡,这引悲剧说明如果固定毒株没有经过正确处理,也可能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