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吕鹏、何万斌、李翼、仇兴东、高皓、齐向东、赵兹左起:吕鹏、何万斌、李翼、仇兴东、高皓、齐向东、赵兹

  2017年9月9日,由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继创者联盟主办的“2017中国继创者论坛”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在本次论坛上,来自全国政协、中央统战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全国工商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参事室、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领导、专家、学者和优秀企业家代表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继创者代表齐聚一堂,就民营经济发展、民营企业转型升级、企业传承和继创者健康成长等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秘书长赵兹、中国社会科学院私营企业主群体研究中心秘书长吕鹏、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360企业安全集团董事长齐向东等国内民营企业传承的权威专家和优秀企业家就“继创者健康成长”为主题进行了对话交流。

  以下为对话实录:

  吕鹏(主持人):非常高兴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和大家就“继创者”这一话题进行交流。我们今天能聚集在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继创者”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概念,它不仅反映中国民营经济的现实,而且蕴含我们与年轻一代企业家成长的期望。

  我记得林泽炎博士当时提出这个概念的时候是2016年4月,我和他在武汉做一个关于年轻一代企业家的调研,接触了很多年轻一代企业家。我们当时对于年轻企业家的想法还是一个二分法,你要么就是创一代,要么就是富二代,这个富是富裕的富。后来我们接触到更多的年轻企业家,有人说我不是“富二代”,我是“负二代”,负责任的“负”,但这个“负”也不好听,这是负能量的负。

  总结的时候,林泽炎博士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就是“继创者”。这个概念非常好,它衔接了创一代和创二代两者之间的关键,既有继承,也有创业创新。接下来我写了一篇文章在报纸上抛砖引玉,我在澎湃新闻发表了一篇题为“继创者改变中国经济”的文章,继创者不仅改变中国经济,而且改变中国社会。文章发表之后引起非常大的反响,“继创者”成为一个社会现象,我想背后非常大的原因就是我们现在的民营企业家和年轻一代的成长其实不仅是个体问题,而是一个社会现象。我另外写了一篇文章,年轻一代企业家成长要有六道坎,第一是同上一代人之间的矛盾。第二是父代和子代之间的矛盾。第三是家族企业、家族管理和职业管理层的矛盾。第四是核心家族与其它家族比如说联姻家族之间的矛盾。第五是家族和非家族之间的矛盾。第六是家族本身和整个社会经济环境的矛盾。我刚才说的这六道坎,其实每道坎都有应对的方法,每一位嘉宾都有自己的想法,今天我们一共有六位嘉宾在这,大家每人都谈谈自己对“继创者”的想法。现场嘉宾有问题可以随手举手提问。我们从赵老师开始。

  赵兹: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我相信今天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名字来的,为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就是“继创者”。对“继创者”我有一点理解。我想从三个层次简单说一句。第一,我觉得对“继创者”三个字来讲,它比较深刻的阐释了民营企业传承的时候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现象所应该强调的传承和创业的内涵。也就是要不仅继承物质的财富,也要继承精神的财富,这是对“继创者”三个字本身内容的理解。第二,我觉得是对民营企业自身。民营企业自身应该抓住“继创者”三个字,把创业跟继承作为二次社会责任的创新看待。第三,我理解是对社会,因为对社会来讲通过“继创者”三个字,让全社会用积极的和建设性的视角来审视继创者所在民营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和特点。所以我觉得“继创者”从三个字本身和对继创者家族企业自身以及对社会的影响都具有非常丰富的内涵。

  齐向东:大家好,我谈几个观点,今天看到这么大一个论坛,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国的民营经济发展遇到了这个坎。

  我说第一个观点就是继创者我们得跟美国学。因为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到现在也就三十年,第一代创业刚走到点上。我们是第一次面临继创者的问题,美国现代企业制度已经发展100多年历史,他们已经有好几代继创者的经验。所以怎么去解决继创者的问题,我们应该向美国人学。哪怕就向香港效仿,我们也能得到很多的收益,香港经济的腾飞是在六七十年代,也比我们早三十年。香港很多企业家成功的解决第二代继创的问题,这是第一个观点。

  我说第二个观点,不管是继创者本身还是父辈企业家,你在考虑继创者机制的时候要考虑继创者的失败率,这是战略问题。我们说的从宏观数据来看,成功率能达到20%已经非常了不起。你选择你把你的视野转给继创者的时候,比如你的儿子,你的女儿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人也好。是有80%的概率是失败的,所以你在过渡继创者机制的时候,要考虑,即便是失败了,我这个企业也不会倒掉、垮掉,不能像赌博一样搞继创者的机制。

  第三个观点,中国有两句俗话,实际上是互相矛盾。一句话是“老子英雄儿好汉”,第二句话“富不过三代”。如果老子英雄儿好汉,这个家业能不断的延续下去,事实不是这样。看这两句话场景不一样,他说老的英雄是指老子当年创业英雄,儿好汉是老子创业达到顶峰的时候,家里很有钱,很有势力的时候,儿子出去后面一帮人围着,他也是好汉。实际上作为一个继创者,你要延续你父辈产业的时候,你面对的市场环境和当年你老爹的时候是不一样的。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是在特殊环境下发展起来的。在80年代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百分之百的国有经济。30年之后,我们的经济成份80%变成民营经济,国有剩20%。这个过程当中,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是国家经济的蛋糕是重新切分这30年。作为继创者上任之后,你已经没有那种重新分蛋糕的机会了。所以最近我们在民营经济的各种座谈会上都听到说国有经济已经争力,大的蛋糕格局已经确定,我们国有经济或者我们央企势力越来越大,这是我们民营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在市面上拿不到这么廉价的蛋糕和黄金。这时候作为一个继创者,他去创业实际是硬碰硬的。

  第四个观点,一个企业要想发展,凝聚力是第一位的。一个企业是一个常青藤企业,创业第一天开始干的事儿和最终一百年之后可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企业的业务方向可能随时在,但是企业作为一个凝聚力的核心主体一定要继续存在。你作为一个继创者你具备不具备这样的凝聚力,我们说有这样的凝聚力,你这样的企业才能够有下一步的兴旺发达。

  第五个观点,我觉得第一代企业家完成使命之后,把你的事业延续给继创者还是延续给其他的架构,这是多种架构。像美国很多企业他们第一代创业者退出之后这个企业就变成真正的公众企业。但是这个企业已经牢牢打上家族的印迹,家族后代在公众企业发展过程当中不断的得到荣耀,他也得到物质一些利益。这些机制都是可以考虑,不是意料到我一定找自己的孩子接班,最后导致我们愿望是有,但是达不到目的。

  吕鹏:感谢齐总家族传承机制的观点。高皓博士来自清华大学,是专门研究家族传承机制的。请高博士来谈一谈。

  高皓:非常高兴今天能来到我们的继创者论坛,我是从2007年开始研究家族企业,从2016年开始,咱们提出“继创者”新的概念我觉得非常好。我想谈到继创者一个非常重要的内涵我们继什么?创什么?我们研究很多全球家族企业成功和失败的案例,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提出的一个家族传承的六大资本模型。我们表面上看家族传承是有形,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传承。更重要更难是看不到摸不到人力资本、家族资本、社会资本的传承。

  产业资本主要指家族企业,刚才陈参事讲的非常好,坚持公司制。因为我们现在企业的制度“公司”本身就是一个舶来品。我们去看这些百年企业,他们真正能够不断发展传承创新,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它能够不断把握全球产业脉动,与时俱进。我们看德国首富宝马集团的匡特家族。匡特家族原来是做纺织机械。宝马BMW原来是澳大利亚机械制造厂,这是匡特家族他们收购的一个企业。即使是宝马集团它最早也不是做汽车,它是做直升机的。这个企业在百年发展过程当中,它的主营业务不断的发生变化。我们就看过去30年的时间里发生什么样的重大变化?我们看标准普尔500这些上市公司从100年前的平均寿命80岁到2015年降到15岁。真正能够承载我们家族企业本身,就在面临非常大的问题和挑战,怎么能够不断的扬弃和发展,这是摆在每一个家族企业面前的非常重要的问题。

  第二个我们把它叫做金融资本,是我们经营企业当中获得分红,我们公司上市做到减持,甚至我们出售家族企业之后获得的这些资本,怎么样能够不断的再找到新的投资,新的财富管理的出入。

  我们看到四种无形的资本,第一是人力资本,这是蕴含在每一个家族成员身上,他的能力、意志、品格,所有的素质的总和。我们曾经带着很多中国企业家到海外真正拜访这些百年企业,咱们企业家总结都是一针见血,怎么做好企业传承?周教授讲了孩子要多,这本身就是人力资本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看全球男装第一品牌杰尼亚是创始人的第十个儿子做出来的。如果没有当时生前九个儿子,可能今天就没有杰尼亚这个企业了,我们怎么样能够更好的培养我们家族下一代,这是我们每个家族和企业都要考虑的问题。

  第二个无形资本是家族资本,是不同成员之间关系。我们看到有凝聚力、积极向上的团结的家族,也有一盘散沙,彼此争斗的家族。正确的家族资本会增加家族财富,负向的家族资本会摧毁家族企业。比如我们看香港的某个大家族,他们企业经营非常好,他们产品也做的非常好,可是因为第二代的三位兄弟他们彼此之间的争斗,不但让家族痛苦的五家上市公司市值从2000亿跌到1200亿,也给这个家族声誉和经营管理带来沉重的打击。怎么样通过家族宪法和家族基金委员会,包括我们家族理念的树立促进我们家族和谐和团结,这也是非常重要。

  第三个无形资本叫做社会资本,这个主要是家族的声誉,家族的人际网络。家族怎么成为受人尊敬,受人爱戴的家族。这也有反例,比如台湾非常知名的家族康师傅,他们商业上非常成功,但是没有很好的处理跟消费者、跟供应商、跟银行、跟公众、跟媒体、跟政府之间的关系,他们不得不从台湾灰溜溜的逃跑。因为黑心油事件,出了三次重大的社会危机,实际上最终反过来影响到企业的经营发展。

  最后一个当然也是最难的叫做智慧资本。智慧资本犹太人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智慧胜过一切财富。你有智慧,你没有财富,你没有企业可以变得有财富、有企业。可是如果你没有智慧,哪怕第一代他创下的企业帝国一夕期间也会倾覆。我曾经带领团队调研爱马仕家族,也是我本人非常赞赏和喜欢的家族,已经传承到第六代、第七代了。第五代的老爷子当时握着我的手说这样一句话,说爱马仕不是我同父母手里继承来,而是我从子女手中借来。这有什么区别?父母手里继承来,这企业是我的,做的好做的不好也可以,是我的,为所欲为,哪怕破产都没关系。但是从子女手中借来,你要把你的企业还给你的下一代。你把你的企业交给下一代手里,要把比上一代企业做的更好。这样简单一句话,但是这个家族的激情、梦想、责任、智慧就是这样代代相传。

  我们看一个家族企业的传承第一代在一生当中只能经历一次。第二代和第二代以后经历两次,一次是承,一次是传。我们今天提出的继创者的概念是非常好的,我们怎么样能够让我们把家族企业,把家族精神能够代代相传,我想我们今天到来很多一代、二代,我们特别期待大家能成为中国继创者的模范和楷模,谢谢大家。

  吕鹏:高皓博士主要讲的是家族的硬资产、软资产的传承,到二代,对一代来说最关键是怎么赚钱,到了二代才增加新的任务就是怎么花钱,钱花好了你才能挣更多的钱。社会企业家族投资都风起云涌,跟整个代际传承和经济转型社会需求有关系。我们听听企业家怎么说?我们下面欢迎山东辛化集团董事长仇兴东。

  仇兴东:谢谢大家,很荣幸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坐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的经历很普通,大学毕业以后就回到公司,在车间,在销售,财务这些部门都干过,一直到现在。当时也就是这几年的感受才最真的,前几年基本上也都是在工作中度过,没有想太多。近几年才有了一些理念上冲突包括在企业的战略上。近两年越来越感受到上一代人的不容易和包括浓浓的爱,我现在越来越感受到。因为我的第二个孩子也出生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才真正感受到当时说的一些话,很难表达清楚。这些话当时不理解,只能到后来慢慢去体会的时候才发现是那么的有道理。

  因为我父亲当时家里很穷,我父亲兄弟四个,他是老大,我爷爷那一代是普通的农民,非常的穷。我在想当时可能是我父亲担当的一种精神,在家里排行老大,要替父亲分担责任,可能是这么一个精神让他走出那一代人不一样的道路。再加上我还有兄弟俩,我是老大,支撑我父亲很多走下去可能就是一种父子情,这个在他心里占很大的力量。到我们这一代很多时候应该是有父子情的成份在里面,更多还要体现兄弟情。我觉得在家里面我是排行老大,家和万事兴,很多时候只有把家里面的事情做好,企业的事情才能顺利。我给我的孩子起名就叫仇家和,也有这个寓意。父亲当时为了改变自己家里的命运走出了一条路,我现在就是自己家里相对来说是宽裕一些。但是在我们公司工作很多一些家庭,我在想要一起把自己的家庭建设起来,大家共同走向富裕,这是我的心声,谢谢。

  吕鹏:请齐总再分享几句。

  齐向东:我不是继创者,我原来在创业,我觉得还是回到我刚才说的,一个企业的成功我认为最核心的问题还是这个企业有没有凝聚力,他对这个企业成功的信念。这个信念包括责任、使命,愿景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们上一代人创业,其实都是靠这些趋势。因为刚才听了几个人讲,都说我父亲原来家里很穷,为了改变,为了承担,就走出去了。出去之后,他就肯定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因为我们从农村的老家,从苦日子里走出去的人是数以亿计,不是几千万、几百万,是几亿农民从自己的土地上走出去。但是最后成功的,我们撑死可能也就几十万人。作为一个继创者,你怎么样培养自己这种责任和使命感?把这种东西能够深化到你的信念。今年七一我带着我们创业团队四十个合伙人去了井冈山开了三天会,搞了三天民主生活会。共产党从五十多人建党,在那么残酷环境下最后能够取得全国胜利,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他有坚定信念,信念强到什么程度?很多烈士遗言我们都能看到,真是前仆后继。我觉得这是一个事业取得成功的关键。现在我们很多继创者不是从苦水里泡来,而是甜水里样大,他所看到东西都是具备一定资源和能力的平台上,他说一句话今天产量就增加了。这都是顺,没有遇到要死的生死抉择的时候,我们在创业路上一定会碰到这些。对一个企业家我们说九死一生,你这个继创者把企业接过来,不是你能不能当这个总经理,当了五年十年出不出事,而是未来你这个企业发展路上一定会遇到生死的坎。生死的坎里面你的团队能不能永远跟你在一起把坎扛过去。

  吕鹏:讲到三代传承,赵老师是我们家族企业委员会的秘书长,您简单回应一下关于三代传承你的看法。

  赵兹:我始终认为名字很重要,“继创者”重要是什么地方呢?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名字太重要了,为什么重要?名字第一要听起来别人入耳,好听,第二要有好的内涵。刚才说到大家讲的继创者,我想再提一个名字,家族企业,家族企业是继创者的港湾,很多继创者都是家族企业的成员。现在全世界大概家族企业站所有企业三分之二以上,上市公司三分之一以上都是家族企业。他们对全球的就业和GDP贡献都非常之大。中国的家族企业占整个民营企业90%以上都是家族企业。所以家族企业的好坏事关重要,现在一提到说家族企业是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新课题,是一个新的事物,新的东西,其实此言差矣。家族企业在中国在世界都是最老最早的一种商业形态。早到什么程度?比如说公元前一世纪司马迁史记讲过两个家族企业的故事,一个是现在重庆有一个八清寡妇,还有大家很明白、了解的弃官从商的范蠡。八清知道,八清寡妇当时利用家族企业的资产支持秦始皇修万里长城。范蠡除了自己本身有名之外,还有他的老婆是当时中国第一大美人,是西施。范蠡在家族经营方面有很多流传的故事为人津津乐道,家族企业不管世界、全球还是在中国都非常有悠久历史。有时候我们开会讨论,为什么家族企业能够这样历久不衰,起码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家族企业产权明晰,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这就是我的。第二点家族企业要传承,所以家族企业不做短期的打算,他有长远的眼光。像均瑶讲的要做百年老店。第三点家族企业的特点是什么?一代一代的人注意,尤其是好的家族企业,都非常珍惜羽毛。我记得丰田老板的孙子讲过一句话,他说我作为丰田创业的创业者孙子,我们家每个产品,每辆车上面都是我们家的姓氏。我比任何人都爱惜,珍惜我们车的质量。这句话很有代表性。家族企业由于具备这些特点,所以家族企业在全世界来讲,历久迎新。不是所有人都认同,比如说我们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我们是2010年成立在北京,当时有个企业家发言,他站起来说我首先声明自己不是家族企业,你到它的企业了解就是地地道道的家族企业,为什么?因为和中国家族企业、私营企业相联系的名字都也什么?有小业主,有个体户,夫妻店。在我们整个市场兴起架构语境里面,摆脱不了一些被贬低的色彩。我们家族企业委员会做了一件事就是为家族企业正名,我们在2011年我们发布了中国第一本中国家族企业发展报告。2013年我们发布了中国第一本中国家族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我们在2015年发布了中国家族企业传承报告。我们计划在今年11月在北京发布第四份报告,中国家族企业年轻一代状况报告。高皓博士、吕鹏博士都是我们非常有力的支持者。我们到时候欢迎大家参加我们会议,我们跟大家一起共同把继创者的事业,推动下去,发扬光大。

  吕鹏:赵秘书长说的名正言顺的问题,不光为家族企业正名,我们继创者这个名字也是为大家说的富二代正名。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就到此结束,最后做一个总结,大家在继创者名字下大家欢聚一堂,目的是为了让民营经济,为了让中国经济得到更好的发展。我希望全国的继创者在我们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继创者联盟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共同成长,共同进步,谢谢大家!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