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叶福欢的代表作品《中国龙。中国梦》

  戴有山

  玉石经加工雕琢成为精美的工艺品,称为玉雕。玉雕是中国最古老的雕刻品种之一,工艺师在制作过程中,根据不同玉料的天然颜色和自然形状,经过精心设计、反复琢磨,才能把玉石雕制成精美的工艺品。玉雕的品种很多,主要有人物、器具、鸟兽、花卉等大件作品,也有别针、戒指、印章、饰物等小件作品。玉雕是中国独有的技艺,具有悠久的发展历史和鲜明的时代特征,不同的朝代,玉雕有着不同的造型与特色。中国的玉雕作品在世界上享有很高的声誉。2008年玉雕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传统文化属性明显的玉雕行业,如何在其传统特质上增添时代基因,其手工行业特征如何向现代产业转化,成为当代玉雕大师共同需要解决的一个课题。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叶福欢是中国首批“大国非遗工匠”,他在继承和发扬民族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大胆创新,融入新的美学元素和时代特色,探索出一条当代玉雕的产业化之路。

  为国而玉雕

  如今的叶福欢功成名就,他现担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理事长、中国艺术工作管理委员会理事、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等众多职务,他连续6次荣获中国文博会金奖和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曾受广州市亚组委诚挚邀请担任2010年第16届广州亚运会翡翠玉雕总设计师,受全国花鸟作品展组委会担任第九届全国花鸟作品展组委会副主任。

  这一切成绩的取得,得益于对他对艺术的坚守。叶福欢的父亲是原四野东江纵队叶树生同志,父亲从小就教育他要坚守“老实做人、诚实做事”的人生态度。这种人生态度不仅影响着他的人生,并把他引向了艺术的至高点,终使他成为首批“大国非遗工匠”。叶福欢自幼酷爱绘画、书法和雕塑,师从中国雕塑终身成就奖泰斗潘鹤、微雕大师杨大可、刘文西、陈金章、林墉、杨其鹏、吴景辉和赵清礼等名师,积极学习借鉴吸收并创新名师们在雕塑、微雕、绘画和书法等领域的技艺。当他第一次结缘 “玉石之王”翡翠的时候就表现出一种特殊的情感,翡翠的千变万化就让他迷恋到无可自拔的地步。叶福欢把翡翠与自己的生命融为一体,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所有的作品都充满着一种情怀,一种对国家、对民族、对人类的大爱,他要求自己要洁身如玉,金相玉质,并把对玉雕的这种情感内化于心,外化开形,在生活中他像玉一样,视诚信为生命。他常常告诫自己的身边的人和学生“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的鲜花。”在叶福欢眼里,一个没有诚信的人是不配去碰玉的,更不能从事玉雕这个伟大的职业。为国家雕是他艺术的起点,也是他艺术的坚守方向,他的所有作品都赋予深深的爱国情怀,书写着民族的骄傲。

  特别是《中华龙-中国梦》是叶福欢先生新时期最重要的代表作。《中华龙-中国梦》采用珍贵的翡翠材质,以“九龙戏珠”象征九州归一,表达了全国各族人民海外同胞团结一心、共同奋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愿望。工艺上采用玉雕和木雕的多种工艺技法。雕琢概括简洁、细致精到。把作为主体形象的九条龙安置在黑檀木雕的正中,通过色彩明度的对比烘托出翡翠本身材质的玲珑剔透,二者相互映衬,别具一格。该作品从制作工艺到思想内涵都体现了传统工艺与创新精神的结合,是一件优秀的具有时代特征的工艺美术作品。2017年11月17日,叶福欢把自己精心创作的翡翠玉雕作品《中华龙-中国梦》捐赠中国国家博物馆。

  抓住时下热点创作

  叶福欢像一位自家兄长,言语中充满谦卑。他讲起玉雕时滔滔不绝,除此之外,基本没有更多的话,与人交流时甚至还带一点拘谨。

  在走上玉雕之路前,叶福欢也辗转做过几个行业。毕业后从事油画方面的工作,油画的临摹与创作培养了他对造型艺术的热爱,小有成就后,叶福欢又转到红木雕刻,并对减法雕刻以及因材施艺的手法产生了浓厚兴趣,可惜木头质地较软,不能雕得精细,十来天就能完成一件作品的叶福欢并不快乐:自己做出来的只是没有生命力的商品,而不是艺术品。

  当发现玉石的硬度能够将雕刻的单位缩小到毫米以下时,想要不断超越自己的叶福欢便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翡翠。相比白玉,翡翠色彩的千变万化更是让他迷恋。入了玉雕这一行当之后,叶福欢的不安分基因开始不断发酵。他向生活要灵感,将传统玉雕注入现代元素,“不能永远走老路,要迎合市场,更要与时俱进,这不是一句空话。”叶福欢说,玉器雕琢主要包括选料、剥皮、设计、粗雕、细雕、修整和抛光等工序。每一道工序都要严格认真对待,绝来不得半点马虎。他入行以来,每一件作品都是心血之作,所以从他手里出来的玉雕从没有废品和半废品,都是艺术佳作。如今的叶福欢功成名就,这得益于对他对艺术的坚守。

  在中国经济呈现快速发展趋势和居民消费结构不断调整的背景下,叶福欢敢于抓住时下热点,创作《云山福翠》、《云山叠翠》、《西来初地》和《黄岩岛上凭龙游》等作品,抒发中华民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愿景。2016年5月,叶福欢所创作的《西来初地》以国礼之名赠予时任印度总统的慕克吉,以示中印两国深厚情谊。

  同时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叶福欢秉持“中国玉雕•国际演绎”的理念坚持走出去,在世界上设有孔子学院儒家文化的国家传播中华玉雕文化,宣扬倡导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爱好和平理念和低调、不张扬的人生哲学。

  凭借着多年在玉雕行业的浸淫,叶福欢深谙翡翠的属性和各种雕刻工艺的特性,知道不同的璞玉原石应该运用哪种题材和雕刻工艺。综观叶福欢的作品,既有现代审美意趣,又不乏东方古典韵味,大胆地将生活灵感运用在翡翠玉雕中,坚持与时俱进,融入现代元素。

  探寻中国玉雕新价值

  叶福欢深刻认识到,在大数据时代,传统文化要跟随时代而进步,去适应时代的发展,这是一个信息时代、资讯时代,更是个性化的时代。中国玉雕的转型首先要从转变观念开始,迫切需要从传统的认识理念和方式中解放出来,用全新的思维与手段,进行全新的探索。时代需要的是具有当代价值观念、审美意识、艺术表现和个性语言的玉雕,同时需要玉雕产业模式的创新,以此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接受和享受玉雕艺术和文化。

  传统玉雕在这个多元化发展时代,注重艺术创新,拼创意、拼文化,关键是突出中国文化的力量、时代创意的高度,也就是突出“人”的核心价值,并确立当代玉雕新的审美导向。叶福欢将生活灵感运用在翡翠玉雕中,即便是关公,叶福欢也能别出心裁,琢成胸宽体胖、不带大刀带笑颜的《和谐关公》,他的《和谐关公》雕像荣获2010年上海世博会特别金奖。

  在叶福欢的眼里,玉石是“天公之美”,质地的差别是其自身的基因,而雕者则是“人工之美”,只有天地造化和精美工艺进行完美的融合,才能真正产生高品质的美玉作品。他认为,当代玉雕与传统玉雕相比,可以说是“民玉”,也就是公众的玉雕。不再只是古代帝王、贵族赏玩之物,而是走下神坛,成为公众提高生活品质的艺术品种。所以,挖掘有价值且价格不高的玉石,用于满足各层面的收藏需求,形成多玉种、多渠道、多样化的经营格局。

image

  叶福欢的作品福寿延绵

  大胆创新助力玉雕行业发展

  叶福欢认为,要重视玉雕业,就要顺应时代需求,倡导变革,大力创新。在传承传统玉雕艺术的基础上,叶福欢主张创造性转化。除继承传统工艺,古为今用,更要学习西方先进的工艺,中外结合。

  叶福欢的玉雕主要在南派广东、福建传统技艺的基础上,挖掘并综合了徽系微雕宗师杨大可、杨其鹏二位师父的手法,雕刻至发丝细的微雕技艺,综合百家所长,探究摸索出南北合一、大众认可的独特流派。

  叶福欢始终认为,精湛的技术永远是玉雕业的生存之本。各种具有艺术挖掘价值的玉石材质不断出现,玉雕技术需要不断更新,针对越来越丰富的表现载体的不同,根据其特质,采用不同工具、以不同技法,表现出载体与艺术的最佳结合。其中包括新型工具的使用、材料的研发、应用等技术领域的创新,以适应市场的多样性需求。

  在叶福欢看来,玉雕产业形态的创新是真正具有建设性、革命性的创新。由于藏家、商家、投资者的大量进入,导致玉雕市场形成深层次的变革。这一变革带来的显现效应是中国的玉雕行业必须快速提升产业化程度,以适应经济全球化大环境。与此同时,国际大市场趋势瓦解了玉雕的传统规则,但与新时期经济环境相适应的市场新规则并未建立。这个时期极大的市场空间,吸引着更多的资本进入。这些变化从总体上推动了整个行业的产业化进程,只有适应和跟随这一时代大趋势,主动求变,引导需求,才能在新的环境下寻求生存和发展。

  叶福欢不仅是一位艺术家,更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创业家。由于受到经济形势不景气影响,国内部分玉器企业开始裁员、停货,或者按兵不动、静观经济形势变化。面对市场的起伏,叶福欢鼓励同行们不怕困难,迎难而上,他表示,这是一个关键时刻,能坚强度过一切都会好起来。

  叶福欢认为,守业时期正是玉雕艺术的春天,在这种环境下,才有时间和精力去构想玉雕艺术的未来,只有玉雕艺术升级了,设计出更精美的作品,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守业,未来的拓展之路才能走得更远、更宽。叶福欢做好了坚持两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心理准备,他看好玉雕市场。

  叶福欢的艺术成就是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把工艺美术与基础美术造型进行完美结合,他毫无保留地将技术技艺传授给广东乃至全国的玉雕同行,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玉雕人才。1992年叶福欢在广东省佛山市平洲区创建叶福欢玉雕艺术馆,先后培养了600多名专业玉雕学员,2003年被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平洲玉器商会同时授予青少年玉雕培训基地。

  目前,叶福欢正规划在河北廊坊永清县建设恒美花海产业园区,园区将设有叶福欢玉雕艺术博物馆及玉雕艺术学院,正式投入运营以后,每年将培养5000名以上的学生,解决当地近万人就业。

  作者简介:著名编剧、文化学者,文化部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专家,管理学博士。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