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台上的30名孩子一曲唱罢,台下的老师和家长代表无不动容,纷纷举起手机、相机记录下珍贵的瞬间。

  这些孩子组成了一个特殊的“留守儿童”群体。他们中有的生长在城市,还曾在重点学校就读;有的来自边远乡村,父母则背井离乡。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很多人眼里的“问题少年”。青春期的他们或孤僻、偏执,或厌学、懒散,从而被家长送进全封闭学校,在新的环境下学习、生活,重新融入集体、融入家庭。

  在位于西安市的一所民办教育机构里,这些朝夕相处了半年多的小伙伴今年大都不能回家过年,因为他们心中都有期许,才会牺牲本应放寒假过春节的时光。他们有的为了重新和小伙伴打成一片,有的为了解开与父母的心结。

  “出去打工才知道学习的快乐。”今年15岁的曹闻天(化名)瘦瘦小小,说起话来却底气十足。来自陕西安康市的他从初一开始累积厌学情绪,直到初三开学当天“爆发”。“我带着几百块零花钱去了河南,给人搬运货物。父母把我接回西安送进学校。春节他们继续外出打工了。”

  这家教育机构的创始人王阳虎,已经记不清自己办学12年来有多少个春节是同学生一起度过的了,“总之年三十在家的没有几次”。以往春节不回家的孩子比较少,他们用围炉聚餐的方式过节,但今年全班30人中有28人留校,或是因为父母远在外地,或是与家人的矛盾还未化解。

  “索性我们办一场春节文艺晚会,一是调剂孩子平时紧张的学习氛围,二是让大家知道更重要的是让他们自己知道,他们并不是‘问题少年’,只是遇到了‘成长的烦恼’。”王阳虎说。

  孩子们各展才艺,在老师指导下,仅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排练了10多个节目。24日傍晚(腊月廿七),这台特殊的春节晚会在一间教室拉开帷幕。没有华丽的舞台,没有绚丽的灯光,孩子们借着简陋的道具,用稚嫩但却充满真诚的表演,打动了台下的老师和十几位家长代表。

  “我想把这首歌送给妈妈。”唱完《感恩的心》走下舞台,15岁的魏宏伟(化名)心情还有些激动。“我想告诉妈妈,我在这里学会了吹葫芦丝,偏科的英语也在赶上,希望您不要太着急。”他说。

  孩子们自编自演的小品《可爱的爸爸妈妈》,把与家人曾经的冲突场面在舞台上演绎:他们有的因厌学叛逆和父母怒面相对,有的因分隔两地缺少交流陷入冷战。“借由这个节目,我既想让孩子们把那些不愉快经历造成的郁闷发泄出来,也想让家长们知道,他们的教育方式有偏颇之处。”王阳虎说。

  “人们习惯用‘问题视角’审视孩子,但还应该用‘优秀视角’去发现、挖掘孩子的才华。”陕西省社会学会会长江波谈到,青少年的成长是一个社会系统,社区、家庭、学校乃至媒体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对于特殊的群体,社会力量为正规教育注入个性化的元素,能够帮助孩子实现全方位成长。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