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大一,正在热烈追求一个在北京上大学的女孩。连续四个星期的周末,我都是陪那个女孩在北京度过,时间全都浪费在姑娘的身上和路上。对了,说一下,哥那时候玩的是时下最时髦的网恋。

  其实那个女孩对于我呢,一开始拒绝的;当然,最后也是拒绝的。毕竟人家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怎么可能跟我这样一个普通大学的土包子网恋。

  那时候,QQ还叫OICQ,网恋还是新生事物,我相信很多那个年代的土鳖也都跟我一样,拜读过一部叫《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网络文学巨著,憧憬着在网络的另一端遇到一个心目中的“轻舞飞扬”,事实上我也运气相当不错,至少不像我的很多室友,谈了半年未曾谋面的网恋,网络那端居然是也是带把的。

  我跟我的轻舞飞扬“邂逅”在本校开水房旁边。加引号的原因是这次邂逅是我人为制造的。刚才已经说了,为了避免网络的彼端是男人或狗,聪慧如我,早就从精通网络的哥们那里偷师了一招:可以精确查到同一局域网PC用户的QQ号码——这一高大上的技能就是传说中的网络邻居。言传身教之后,我自然也就心领神会地放此大招在网吧泡妞:只要瞅上哪个在同一网吧上网的妹子,就可以直接加她好友,然后撩过一段时间之后,再假装“好巧哦,你也在这个学校上学,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屡试不爽,成功勾搭到过几个妹子。

  所谓网络恢恢,疏而有漏。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我最新看上的妹子居然只是到我们学校来玩的!那所北京高校的名字说出来就会让人敬佩的心情油然而生。于是这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自然也就升格成了异地恋,除了给咱们国家的电信事业贡献了无数电话卡之外,同时也为咱们国家的铁路事业发展贡献了一份薄力。要说曾经的我也是够特么痴情一种子,一周居然能跑两趟北京,有时候太晚就不回宿舍,父母或奶奶打电话到宿舍来的时候(那年代手机还没普及),就委托室友编个瞎话,一般都是“去自习室通宵了”之类,成为室友口中,父母心中有口皆碑的学习楷模。偶尔白天在宿舍睡大觉,也会接到长辈们的电话,一般都是聆听教诲,有问必答,倒也恭恭敬敬,未露马脚。

  四个星期之后我的《北京爱情故事》因女主拒绝“续约”而宣告彻底失败了。周末的光景一下变得无所事事起来。细一想来,我好像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了。奶奶从小就疼我,百无聊赖之中,索性回家去看看奶奶吧。

  当我拎着一大网兜换洗的脏衣服走进家门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奶奶的右小臂上,居然打着石膏缠着绷带。我赶忙带着关切而又责备的声音质问起奶奶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您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呢?奶奶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声:“唉,不小心骑车摔了一跤,我这个地方以前就摔过一次,习惯性骨折。摔了有一个月了,不跟你说是不想你跟着担心,别影响你学习。”

  那一刻,并没有一位血亲指责我,我却感到了深深的自责:狗血的爱情遍地都有,可贵的亲情摔折了手。我可以全情投入地浪费一个月的光阴在网恋这种无聊的小事上,却不愿在电话中浪费哪怕一分钟时间过问一次长辈的身体状况。

  每当回想起这件往事的时候,我都对奶奶怀着深深的愧疚。直到后来我才渐渐明白:老一辈子人是最不愿意让小辈们担心他们的身体状况的。每当电话那端传来“身体挺好的”,其实你并不知道他们也许承受了怎样的痛苦。长辈们的身体状况永远是一个对你三缄其口的“秘密”。而这些秘密,只待有心的小辈自己去发现。又到一年回家时,当我想起奶奶骨折过两次的小臂;父亲不便的腿脚,母亲时常的腰酸背痛,想起他们一直以来起早贪黑地辛勤劳作供我读书,我觉得我亏欠他们很多。

  事实上,无论我们随便为长辈们做点什么,他们都会感到特别满足。有一款可以真正增加骨密度的维生素叫做固升K2的,就可以有效改善中老年人因骨质疏松带来的半夜抽筋、腰酸背痛、弯腰驼背、走路乏力等症状,骨密度上去了,老人们的骨头就不会再是十室九空,自然也就不容易意外骨折。

  春节将至,无论这一年你有多么繁忙,在这个团圆的节日里,好好陪陪父母吧!由固升发起的“固升陪你,放声爱”春节关爱温情活动现已开始,赶快放声说出你对父母最真挚的祝福!扫一扫下图二维码,行动起来吧!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