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3日,元旦佳节前夕,当北方银装素裹寒风凛冽时,而在南方的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却山花浪漫,爱意浓浓。当天央视《乡约》栏目第七次来到姻缘胜地东莞观音山录制相亲节目。本次节目聚焦‘海归高知’相亲,主要为小‘梅艳芳’和3位男‘海归’搭建鹊桥。丰富多彩的节目内容,趣味横生的现场互动,引得在场观众掌声、欢笑声不断。此外,更有彪悍母女花现场抢亲,让人大开眼界。至此,东莞观音山2017年文化旅游活动,最后一场圆满收官。

  开园18年来,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下称观音山公园)始终积极践行国家生态环境政策,努力实现了绿色发展、平衡发展、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2017年更是实现了‘供需两旺’,全年入园人数预计将突破120万人次,各方面都取得了令人欣喜的进步。

全力打造“美丽中国”的生态文明样本全力打造“美丽中国”的生态文明样本

  观音山公园凭借着得天独厚的森林生态资源,实施独特的文化驱动战略,以系列文旅活动为抓手,真正把生态文化资源转化成旅游产品,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全力打造‘美丽中国’的生态文明样本:18平方公里的原始次生森林似一颗嵌入东莞工业带的生态文化明珠,被誉为‘南天圣地、百粤秘境’。一组简单的数字就足以反映出观音山公园的生态成就:18平方公里区域内的森林覆盖率达到80%以上,现有各种植物1000多种、动物300多种。

  两个发展史中的标志性事件足以说明观音山公园的行业地位:2005年经国家林业局批准成为全国首家国家级民营森林公园,2010年跻身国家4A级旅游景区行列。

  几个备受推崇的品牌活动足以彰显观音山公园的文化魅力:健康文化节、粤港万人相亲会、全国书法艺术大展、全国散文大赛、全国诗歌节、百场文艺汇演等文化旅游活动享誉旅游业界,成为‘门票经济’向‘旅游经济’过渡的引擎。

  知行合一,方能致远。观音山公园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强烈意识,完善制度建设和实践检验,在发展中将自然生态与人文活动完美结合,让游客在绿水青山中亲近自然,在人文活动中品味幸福。这里的一草一木晨钟暮鼓,郁葱勃发的生态环境,熙攘往来的各地游客,构成了一幅天蓝地绿花艳人和的大美画卷。

  有专家指出,从观音山公园的综合条件来看,其已具备了良好的文化底蕴、强大的品牌影响力、成熟的营销模式,发展势头不容小觑。作为国内首家民营国家森林公园,其发展历程经验、曲线走向以及成果成就具有标杆意义。

  观音山公园董事长黄淦波表示,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指出,要重塑广东营商环境的优势,努力打造服务效率最高、管理最规范、综合成本最低的营商环境高地。要扎实推进全面依法治省,建设法治社会。更好地发挥法治的引领和规范作用,全面提升法治政府、法治社会、法治广东建设水平。此外,广东省旅游局提出,全力推动旅游业创新发展。在此背景下,他相信观音山公园有机会搭上广东深化改革和旅游业再上新台阶的顺风车。

  儒商接盘烫手山芋变身旅游胜地

  在佛教追随者与商人的选择上,黄淦波可能更钟情于前者。对他来说,先有思想而后有事业。黄淦波说:“我信佛,很尊敬佛教的教义,我用佛家的思想修炼自己能让自己更踏踏实实地做事业,在修行中感悟佛法和人生。”事实上,黄淦波与佛结缘已长达30多年。1981年,19岁的黄淦波开始参悟佛家思想。

  1994年的广东,正是全国热火朝天抓经济的时候,在这一年,黄淦波辞去公职,投身商海。他把佛学文化运用到企业治理上去,企业规模蒸蒸日上。在力所能及地积极履行社会职责的同时,黄淦波内心深处致力弘扬佛教思想和传统文化的激情持续高涨。

  1999年,地处东莞市樟木头镇的观音山成了一个烫手山芋。此前两年,樟木头镇石新村委以自有的5.28平方公里山林为主体,自筹资金正式兴建观音山森林公园。因建设资金紧张,工程停停断断,难以为继,石新村委欲引资开发。经多方引荐,黄淦波作为经营方于1999年11月底与樟木头镇石新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联合开发合同书》,正式接盘观音山。

  黄淦波的做法令很多人费解,当时其事业如日中天。家人与同事对此都极力反对,认为放着好端端的生意不做,接盘观音山这个烫手山芋,成了“冤大头”,反对他投资这个吃力不讨好的项目。

  这种说法并非没有道理。首先,观音山体量巨大,需要数以亿计的开发资金支持;其次,由于本身具有的公益性,投资回报率极低且周期漫长。更为关键的是,在当时,民营资本进入森林公园建设在我国尚无先例,没有经验可循。

  对此,黄淦波却有自己的看法:观音山有生态美景,有良好的佛教、道教等文化传承,这些资源本身就是一种优势,应该成为东莞的一张城市名片。他有信心、有责任把它做好,乃至完美,这也算是他对社会的一种回报,但这对投资者来说需要很大的勇气。

  黄淦波一位多年的朋友后来称,他当时把一座孤立的观音山描绘成了一幅画,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导游沉醉其中。但其他人眼前呈现的还是那座山,看不到它的远景。

  黄淦波说:“当初开发观音山森林公园确实具有很大的风险与挑战,而挑战的本质是现在做未来该做的事情。至于未来的事情该不该现在做,决定它的关键是社会历史价值和市场。”实际上,这个投资更象是一场奢华的赌局,对黄淦波来说,赢,功在当今,利在千秋。输,倾家荡产,分文皆无。

  开始之时,观音山的开发似乎是在一片白纸上绘画,黄淦波和他的团队请来专家规划,陪着他们跑遍山体的每一个角落。朋友们曾和黄淦波开玩笑,“黄总这哪是在做企业,分明是在养孩子嘛。”如今,许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朋友的话,黄淦波的眼睛湿润了。“更准确地说,当时,我做的是心中的理想和佛教的信仰。”

  多年后,一座充满生机的旅游胜地顺势崛起。观音山跻身国家森林公园和国家4A级旅游风景区行列,18平方公里的原始次生森林似一颗嵌入东莞工业带的生态文化明珠,被誉为“南天圣地、百粤秘境”,时刻发挥着旅游调节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关系的功能,体现了旅游业的社会价值。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