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福苑小区位于市南区福州北路1号,在近十年的物业工作中,小区物业费收取率一直是100%全额收取,居民满意度也高达98%。物业服务好,居民满意度高不稀奇,稀奇的是竟有业主嫌物业费过低,主动要求物业涨价。在14年的时间里,小区物业曾先后4次涨价,总共涨了6毛钱,但即便如此,小区物业费仍低于周边同等规制小区。

  物业人员向记者展示物业向业委会提交的征询函  物业人员向记者展示物业向业委会提交的征询函

  小区物业费远低于周边小区

  天福苑小区总建筑面积逾9万多平方米,共有10栋楼,住户493户。其中商业网点37户,物业服务人员39位。小区居民宋同胜告诉记者,每当他的朋友来家里做客,都会对小区物业赞不绝口。“物业收费这么低,但不管是小区绿化、保洁还是其他服务,物业真的让我们居民很满意,在这里住着非常舒适。”记者了解到,小区物业目前的收费标准是高层1.2元/平/月,多层为1元/平/月,网点为1.9元/平/月。而在周边同等规格的封闭式小区内,物业收费标准多已超过2元/平/月。市南区物业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市南区封闭小区物业费绝大多数在2元/平/月左右,有的高端小区甚至是9元/平/月,像天福苑小区这种收费标准,确实低。他还表示,小区入户实名调查显示,居民对物业的满意度高达98%,居民物业缴费率10年来也一直是100%全缴,这在物业行业来说较为罕见。

  居民与物业从对峙到对话

  吴冰是天福苑小区业主委员会主任,他告诉记者,居民与物业之间的关系并非一直这么融洽。在2004年新房入住一年后,业委会甚至在全国开了先河,公开选聘物业公司。“小区物业——青岛市商业网点物业有限公司其实是房地产开发商自己的配套物业,一年的服务约满后,物业公司当时提出以1.2元/平/月的价格续约,这价格在当时是很高的。”为了维护权益,一些居民希望“炒掉”商业网点物业。“我们一开始对物业是很不客气的!”吴冰笑称,他从业委会创建伊始就被选为委员,为了和物业“斗智斗勇”,他自学法律,对物业有关条款都摸得“门儿清”。

  在9家投标企业中,网点物业最后以高票当选。“一是在一年的服务当中网点物业表现不错;二是他们的收费标准降到了几毛钱,并赠送一年半的物业服务;三是我们觉得选开发商自己的物业公司,以后在房子出现问题时可以比较顺畅地沟通。”

  吴冰说,他们现在很庆幸当时选对了物业公司。“举个小例子,去年一天晚上11点多,我乘坐电梯回家时,电梯突然故障停止运行了。我按了紧急呼叫,控制中心的服务人员一方面立马派保安赶到电梯外,安抚我的情绪,一方面给电梯公司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维修。结果,我不到半个小时便获救了。”吴冰说。

  宋同胜和吴冰还告诉记者,2008年天福苑小区质保期满后,应业主要求,业委会还“厚着脸皮”同网点物业协商,希望开放商能继续为小区部分陈旧设施进行改造。在物业的努力下,开发商同物业共同出资,为小区改造IC卡刷卡门、增设高层电梯内摄像系统、更换儿童游乐设施、修正小区路面等。“天福苑小区是网点集团第一个开放项目,我们物业公司也希望将这里打造成一个标杆小区,所以业主提出这些要求,集团也破格同意了。”网点物业总经理李玮告诉记者。

  居民主动提出涨物业费

  记者实地探访天福苑小区,发现小区环境优美,干净整洁  记者实地探访天福苑小区,发现小区环境优美,干净整洁

  在明显低于市场收费标准的情况下,为何天福苑小区物业能够达到如此高的居民满意度?物业方同业主方都认为,透明、规范的机制最为重要。

  李玮介绍,为了能给业主提供“价廉物美”的服务,小区内保安、保洁等工作人员皆聘用退休、退养人员,工资水平为最低社平工资;且由于房地产开发集团同意为小区提供后期维护,为业主和物业省了大笔物业维修支出;此外,除了居民缴纳的物业费,物业公司还在物业用房出租、场地出租、电梯广告、家庭维修等方面有部分创收。

  吴冰介绍,业委会要求创收的10%为物业公司提成,其余90%通过设立公共账户资金,用于小区公共环境维护。物业公司帮业主管理公共账户资金,每动用一次维修资金,需经过业委会全体委员同意,并每半年向全体业主公示账户的入账和出账。

  由于业主对物业服务满意,又鉴于周边小区物业的价格水平,也有居民向业委会和物业公司反映,认为他们可以提高物业费,以便为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2016年7月我们上调了2毛钱物业费,这次物业费上涨就是业主主动提出来的。”吴冰介绍,听到物业费要上涨,肯定会有居民不同意。此时,小区业委会十余年延续下来的入户实名调查便发挥作用,“根据法律条规,只要业主过半、面积过半投票同意,物业就可以上调物业费。”经过这一程序,曾经不同意上调物业费的居民也会选择少数服从多数。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王萌 通讯员 王庆臣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