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9日,本报报道了有市民收到两份带有“青岛大学”字样的录取通知书,记者实地暗访时双方均自称是青岛大学的学院自考 ,直接采访时又纷纷表示与青岛大学无关的情况。8月10日,记者接到了自称是青岛行远经济研修学院(以下简称行远学院)校长盖先生的电话,他向记者解释,之前记者实地采访的场所和人员均不属于行远学院,而市民政局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却告诉记者,青岛行远经济研修学院已经被撤销了。

  “校长”喊冤:你们采访了“假行远学院”

  8月10日下午,记者见到了盖先生,他向记者提供了办学许可证和身份证,在办学许可证上,盖先生为青岛行远经济研修学院的校长 ,办学类型为高等非学历教育,办学内容为自考助学等。

  盖先生表示,8月8日信报记者采访的办公场所及工作人员均与他们学校无关。“据我了解,多所大学的这种计划外的办学项目 ,都离不开这种社会招生团队的参与,他们给多个学校招生。我和他们曾经在2013年有过合作关系,曾经为我们招过学生,但是后面就没有合作了,那是唯一的一次合作。”盖先生说,他也联系了那位自称是行远学院负责招生的“王老师”,对方并不承认冒用过行远学院的身份。

  对于双方停止合作的原因,盖先生说是由于这伙社会招生人员所招的生源与行远学院的办学内容不相配。“他们送来的生源大多数都是高中毕业生,而我们主要招收的是在职人员,进行成人高考的考前辅导,不是自学考试。”

  盖先生表示,行远学院今年没有招生,更不会印制入学通知书。“以前我们的招生方式有老学员推荐新学员的方式,但现在成人高考报名必须有当地户籍,或者有半年以上的居住证,所以很多生源都去报考网络教育去了,所以我们招生也很困难。”

  盖先生称,目前行远学院主要通过合作大学的网站进行授课或者在晚间上课,联办大学是山东农业大学和山东财经大学,他们的办公场所在香港东路23号即中国海洋大学浮山校区内,记者在8月8日前往的青岛大学麦岛校区东院区睿思楼233室,不是行远学院的办学场所。“他们主要还是打着青岛大学的名义宣传,被你们采访了才假托是我们行远学院,我去了你们所说的地址,现在他们已经关门了 ,都没有人了。”盖先生说。

  市民政局 、教育局:该学校已被双撤销

  蹊跷的是,就在2017年2月22日A2版,本报报道了青岛市民政局拟对全市71家民办非企业撤销登记的处罚,其中就包含青岛行远经济研修学院。

  8月10日下午,记者首先联系到了青岛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执法监察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民政局是登记管理机关,该组织的业务管理由市教育局相关部门负责。工作人员确认,在今年5月已经撤销了青岛行远经济研修学院的登记,“首先是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多次与他们沟通,两年不年检核实后,才会移交到我们执法处撤销。”工作人员表示。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市教育局民办教育及终身教育处,工作人员张女士表示,不仅是民政局撤销了行远学院的法人单位登记,行远学院在教育局方面也是连续两年年检不合格,已经处于停办状态。“我们一直在联系该学校工作人员,但是学校的法人代表电话一直处于不通和不接的状态,我们已经公告过了。”张女士说。

  记者再次联系了行远学院的校长盖先生,盖先生称他没有接到民政局的通知,还曾经向教育局提交复检的材料,他曾经看到教育局关于行远学院年检不合格的文件,但没有看到教育局撤销办学许可的文件。

  民政局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则均表示,他们没有收到行远学院重新递交的材料。

  盖先生说:“虽然现在知道行远学院被撤销了我也很难过,但是这也不能改变我们的确被人假冒了的事实。”

  城市信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