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及刚过不久的国庆黄金周,在岛城一家银行工作的陈鑫最大感受不是人头攒动的旅游热,而是无所不在的无现金支付热,同时这更加剧了她作为银行从业者的危机感与谋求转型的急迫感。

  国庆假期前几天,陈鑫主要在家陪老人、逛逛街,几天下来,钱包里原有的1000元现金一分钱都没动,因为无论买菜、逛街,在饭店吃饭,她全都是扫一扫,支付宝或微信付款,甚至早晨起来到周围早点摊上买三元钱油条、一元钱豆浆时,老板也会拿出一张印有二维码的A4纸,问她支付宝还是微信。后几天,陈鑫和朋友一起坐高铁去上海与南京游玩,车票、酒店、景点门票都是网上预定、网上支付,其他的消费活动一律微信或支付宝,8天假期结束,陈鑫钱包里仍是原来的1000元现金。

  有十多年银行从业经历的陈鑫对无现金支付热潮的悄然而至可谓痛并快乐着,在她看来,这是银行业受互联网金融冲击的又一个缩影,无现金支付增多让银行简单的存、取款之类现金业务量不断减少,从而减轻网点的柜面压力,降低人力成本;但另一方面,银行也必须不断创新与谋变,提升综合服务能力,否则就会“人前冷落鞍马稀”,“互联网的出现,让传统银行的许多服务内容和交易方式发生了转变,如果跟不上节奏,只能被淘汰。”陈鑫说。

  20.97亿元背后的“无现金生活”

  仿佛在一夜之间,我们的生活被一部手机、无数的APP、各种场合张贴的二维码改变了。无论你支持、使用或是怀疑、拒绝,不可否认的是,无现金支付就这样理所当然地成为消费的“标配”,不带钱包,只拿一部手机出门成为越来越多青岛市民的常态。

  来自人民银行青岛市中心支行的一组数据从侧面证明了无现金支付在岛城的风起云涌。上半年,人民银行青岛市中心支行发行基金(未进入流通领域的人民币)为221.85亿元,回笼160.07亿元,这也意味着上半年青岛实现净投放人民币现金61.78亿元,同比减少达20.97亿元。

  “人民币现金投放减少,包含各种因素,与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增多,移动支付便捷带来的现金需求量减少肯定有一定关系。”相关人士表示。

  这几年来,随着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形式的兴起,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据统计,在2016年,全国已有357个城市入驻第三方移动支付城市服务平台;包括政务、医疗、交通、生活缴费等在内的9个类别共计380项服务,为超过1.5亿用户提供简单便捷的服务体验。2016年中国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到38万亿人民币。无现金支付已成为一种常态,以燎原之势渗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今年7月,青岛农商银行与蚂蚁金服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青岛农商银行成为蚂蚁金服 “智慧城市”项目的首个银行合作伙伴,专程来青参加仪式的蚂蚁金服集团银行机构服务部总经理黄丹枫表示,越来越多的青岛市民成为支付宝用户,青岛市城市服务用户数在山东省内排名第一。

  无现金支付带来的方便、快捷、没有假币之忧等诸多优点不言而喻,尤其对商户而言,更降低了资金成本,二维码支付不需要手机以外的设备,只要打印一张纸,而且提现手续费也较低。相关调查显示,无现金支付手段正在让商业更智能,提升经营效率10%以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尝到了无现金支付的“甜头”后,在浮山后一家小区经营小超市的袁静,更热衷于让顾客使用支付宝或微信支付。“我们超市现在有一半的营业收入都是走的支付宝和微信,刚开始都是青年人用,现在中老年人买袋奶、买包盐也都学着用微信支付;对我们商户来说,微信支付宝收来的个人账户中的钱,在进货时就能用掉,也不用花手续费来提现,一举两得。”袁静说。

  “无现金”让银行“受冷落”

  从人们习惯于多年的现金支付到上世纪90年代兴起的刷卡消费,再到今天的移动支付、无现金支付,支付变得越来越便捷、智能。而透过支付这个万花筒,能够清晰地看到人们消费行为、生活方式的改变,对银行业而言,这种改变所带来的影响深刻而持久。

  上世纪九十年代,现金支付为主,由此也使得存取款成为银行柜台主要业务之一,客户无论取现金、还是从一家银行向另外一家银行转账,都要到银行柜台办理,而由于现金业务繁忙,银行网点经常人满为患,几分钟的业务往往要等候半个甚至一个小时,在岛城甚至出现过客户因排队时间过长而打市长公开电话投诉的事例,减少客户等候时间一度成为衡量银行服务的重要标准之一。

  2002年中国银联成立,负责建设和运营全国统一的银行卡跨行信息交换网络等,银行卡POS机支付的适用范围迅速扩展,大大减少了人们日常交易中的现金使用,“一卡在手走遍天下”成为时尚支付方式之一,发放各种各样的银行卡成为银行重要业务之一,大中小银行不惜花费人力财力“跑马圈地”。

  2004年,岛城市民刷卡消费约40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额的约8%。此后十多年间,从全国到青岛,银行卡支付逐渐为越来越多人所接受,银行卡刷卡消费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增长。2016年全年,青岛通过银联通道刷卡消费达到1.76亿笔,刷卡消费金额达5337.22亿元,如果以青岛800万市民计算,2016年,市民平均每人刷卡约22笔,平均每人刷卡消费金额约66715元。

  如果说银行卡作为新兴的支付方式之一为银行带来的是业务模式的扩展,那么以余额宝、网络银行、无现金支付等为载体的互联网金融则从存款、贷款和支付等方面对传统银行业形成全方位挑战与冲击。

  移动支付、支付的“无现金”化,让银行卡以及相关的银行业务遭遇冷落。中国银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超过84%的银行转账不是在银行网点进行的,而2013年大约为63%。除了转账,目前许多银行的信贷业务也摆脱了柜台的束缚,各种网络信用贷款,整个流程都可以通过手机操作。

  央行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全国银行电子支付总金额为545.58万亿元,同比减少25.37万亿元,而同期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非银支付大幅增加35%,2017年第二季度完成支付约31.5万亿元。

  “无现金”加速银行业谋变

  团岛农贸市场是岛城人气较旺的市场之一,自2016年11月起,青岛农商银行与市场管理方合作,在商户中推广可以对接微信和支付宝渠道的新型移动支付平台,力求将其打造成为岛城无现金支付的“样板”市场,客户在向商户付款时只需用微信或支付宝扫描青岛农商银行二维码识别牌,输入付款金额和支付密码即可轻松完成付款,商户会收到实时的微信交易推送,极大的简化了支付过程。截至10月13日,市场中开办此类扫码业务的商户已达到226户,发生交易31000多笔,总交易额达230余万元。

  “青岛农商银行2016年11月研发出这种新型移动支付平台,是山东省内第一家开通此业务的农商行,除服务本行客户外,还可与银行进行合作,合作银行仅需提供微信公众号,便可接入我行扫码支付平台,该产品现已经完成了对枣庄农商银行等23家法人行的业务输出,截至2017年9月18日,合作银行共入驻约3万户商户,累计交易额达到3亿余元。” 青岛农商银行相关人士介绍。

  岛城另一家法人银行青岛银行这两年一直在“新金融理念”的引领下,全面实施科技创新战略,投入巨资布局互联网,力图通过技术与业务、平台与产品、产品与服务的紧密结合,搭建一个健康、高效、基于互联网的金融服务平台。截至目前,包括电子银行、手机银行、企业网银等在内的电子渠道账务业务已占到全部业务的93%。

  随着各项服务业务的线上化和虚拟化,当今很多原本由银行柜台提供的金融相关服务,都已可以通过手机APP和网络浏览器自助完成,由此也带动了银行网点的转型。对岛城银行业而言,大而全、位于繁华地带、人口稠密不再是布局网点的唯一标准,“下沉”到社区、县域成为一种趋势。来自青岛银监局的数据显示,仅今年以来,岛城银行机构就新设社区支行8家;截至目前,青岛27家银行机构设立274家县域支行,16家银行机构设立163家社区支行。

  “社区银行、县域支行的优势之一就是改变了坐等客户上门的传统思维,银行直接到最基层与客户面对面,可以迅速提高银行的认知度、美度誉和依赖度。同时这更有利于推动银行业特别是中小银行机构转型发展,改变“垒大户”经营理念,更多地去关注小微企业、‘三农’等金融服务薄弱区域,改善业务结构。”青岛银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表示,银行3.0时代已经来临,银行业要利用金融科技,依托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创新服务方式和流程,整合传统服务资源,联动线上线下优势,提升整个银行业资源配置效率,以更先进、更灵活、更高效地响应客户需求和社会需求。

  无现金支付热潮带来的银行业变局目前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随着互联网金融各种新技术、新理念、新思维的不断推陈出新,更多的美好在不远的将来还会一一呈现!(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傅军)

  责任编辑:孙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