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增加市场透明度且保证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竞争优势,我国于2015年8月11日在国内资本市场风险释放后进行了汇改。2015年,美元指数上涨9.34%,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上涨6.12%,从美元指数与人民币中间价的对比可以看出,若非8.11汇改,2015年的人民币中间价涨幅更小,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更高。

  金融分析师王金彬表示,推出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变量主要是想打破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单边化。这一制度的初衷在于随着国际外汇市场的大幅波动,人民币双向波动的预期就会越强烈。在双向波动预期下,对赌人民币单边走势的动力会下降,从而有助于促使结售汇市场中长期逐渐趋于平衡。

  这种定价机制也存在一定弊端,即当美元波动与境内结售汇格局出现同向共振时,人民币对美元巨幅波动的风险将大为提高。王金彬指出,当资本外流加剧时,境内结售汇市场产生逆差,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上升,这会导致美元兑人民币收盘价持续高企,从而对央行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施加拉升作用,这时如果正好处在美元升值的上升通道中,由于对非美货币保持稳定的原则,参考一篮子货币规则导致的非美国际货币的贬值也会带动人民币贬值。

  2016年,在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改革实施后,人民币兑美元非对称贬值,但不能简单地用2016年的情形来推断2017年的人民币贬值情况。王金彬表示,其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上述定价机制在我国资本外流压力且美元指数加速上升两个条件共振下,可以造成人民币的非对称性贬值。但如果未来某个阶段美元指数加速下跌叠加资本流入增加,则由该定价机制可能引起人民币的加速升值。

  二是2017年美元可能经历前高后低的区间走势。观察美元指数,经历了2014年9月至2015年3月半年的加速上升之后(从84上升至100),美元指数进入了持续近两年的区间震荡阶段,目前在美国通胀预期影响下,又进入加速上行阶段,从技术上分析,美元指数的高点上限在115附近,因此,一旦通过半年左右的趋势性上行之后,美元又会进入寻找中枢的区间震荡阶段。在区间震荡中,美元指数的下行也会为人民币双向波动带来机会。

  三是日元贬值快触及安倍宽松政策的贬值高点,即125日元/美元。日元今年上半年在日本央行量化宽松低于市场预期的背景下,承受了巨大的升值压力,美元兑日元最低至98附近,目前美元兑日元已贬值至117附近。王金彬分析道,虽然市场目前对2017年日本进一步量化宽松有预期,但进一步财政扩张政策受到政治约束,具有较大不确定性。预计2017年后半年,美元指数走弱阶段,日元升值压力又会显现,如果人民币即期汇率上升幅度较大,则夜间美元指数的走弱,日元的走强将会强化人民币升值幅度。

  四是虽然政治事件持续发酵扰动欧元令欧元承压,但预计在明年上半年欧元向下寻底之后于下半年走出反弹走势,这也是参考一篮子定价机制下对人民币升值有利的环境假设之一。

  最后,王金彬表示,从参考一篮子货币的中间价定价机制角度出发,在2017年上半年,央行对人民币贬值预期或更加主动出手保证在美元加速上升时期,使人民币贬值预期处于可控范围内,避免过度超调,且我国的实际有效汇率已经处于美联储退出宽松时期的位置,汇率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也回复到2013年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