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卸任重庆市长,这个主导独树一帜的金融监管思路者,十多年来,让重庆金融业

  从萎靡不振、不良高企濒临崩盘,到成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前沿。三年前,互联网金融潮如

  火如荼之时,重庆对其严防死守,现又敞开怀抱,让网络小贷、互联网消费金融等机构落地

  重庆。

  关于金融本质。他曾说过三句话:

  一是为有钱人理财,为缺钱人融资;

  二是信用、信用、信用,杠杆、杠杆、杠杆,风险、风险、风险,实际上就三个词“信用”、“杠杆”、“风险”;

  三是金融不是单纯的卡拉OK、自拉自唱的行业,它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如果不为实体经济服务,就没有灵魂,就是毫无意义的泡沫。

  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还在于抓住远尾客户。客观地说,传统金融在服务平民方面存在相

  当的不足,这有它合理的一面。根据建设银行私人财富报告,2012年占中国总户数仅0.4%

  高净值家庭(可投资资产大于600万人民币)所持有的资产,占到了居民总资产的45%。显然,将服务聚焦于这些高净值人群,会给金融机构带来最好的回报。但随着金融服务的提供成本因为互联网而降低,那些低净值平民事实上也成为了可被深挖的客户。

  类似的,之前难以享受金融服务的小微企业也可以变成金融机构的增长点。这些远尾客

  户虽然单个资金量有限,但数量庞大。谁能够利用互联网抓住这些金融服务的远尾客户,谁

  就能够在互联网金融发展中更快扩大规模,在争夺金融中心的竞争中抢占先机。

  当互联网技术将客户对象推至需求曲线的“远尾”后,针对远尾客户特性而出现的商业

  模式。其核心内涵就是平民为王、用户体验至上。

  银行和大互联网公司在目前的互联网金融发展中占据有利位置。银行的长处在于有从事

  包括资金池业务在内的各项金融服务的经验,但它欠缺对互联网思维的把握,以及利用互联

  网来争取远尾客户的意识和能力。而互联网公司则正好相反,缺乏可以合法做资金池业务的

  银行牌照,以及对金融运行规律的理解。如果有机构能够很好的结合这两点,就很可能成为

  互联网金融的赢家。这应该就是资本市场对部分银行“触网”报以热烈掌声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