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年前,中国有了陶。

  4000年前,中国有了瓷。

  19年前,中国有了“中华龙”瓷器。

  陶器之所以出现,是10000年前的人类想让日子过得更好,想吃上煮熟的食品。在这之前,他们只能把食物用火烧烤,或者放在火堆里焖熟。这样做出来的食物,要么容易糊,要么外面糊、里面生。有了陶器,终于可以吃上均匀熟透的食物了。

  后来,人们有了更高的追求,工艺水平也更高,于是产生了瓷。

  今天,日渐强大的中国,想用一种平和而不动声色的方式,展现自己的历史与荣耀。于是,硅元“中华龙”国宴用瓷,展现于世人面前。

  2016年11月28日的新闻联播画面中,在中外领导人会见的重要场合,再度出现了“中华龙”的身影。摆在两位领导人及其他贵宾面前的精美瓷盖杯,正是硅元的升级版“中华龙”国宴用瓷系列产品之一。

  国宴用瓷,为什么偏偏是“中华龙”?

  不窥视历史的长河,难以寻找答案。

  一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宴席不仅仅是吃饭喝酒,更是地位和身份的展现。展示身份的,不仅包括落座的位置、方向,甚至包括使用的器皿。

  春秋时期,郑国国君郑文公派军队攻打滑国,滑国是个小国,和东周名义上的天子周襄王关系挺好,就请周襄王说情。周襄王的使者到了郑国,郑文公根本不领情,反倒把使者扣押了。

  郑文公恨恨地说起了陈年往事:

  “当年,我爹郑厉公协助你爹周惠王平叛有功,周惠王只赐给了我爹一个铜镜,却赐给了虢国国君一个酒爵,是什么道理?”

  为什么郑文公对几十年前的事情,这么耿耿于怀?一个饮酒的器皿——酒爵,就这么重要?

  因为酒爵是宴会用品,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天子赏赐酒爵给诸侯国,往往带有特别的意义。

  几千年来,大概是因为饥饿太多,中国人格外重视吃;此种重视,带来了宴席上的各种繁杂的规矩,这种“宴饮文化”也浸润到了酒宴用品上,使得宴饮用品、饮食用具带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很多时候,你用什么样的杯子喝水,已经暴露了你的身份和地位。

  二

  中国是宴饮大国,又是陶瓷之乡。

  当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便迫切需要一种东西,能够代表中国的宴饮文化、代表中国的精神气质;看到它,就想到中国。

  于是有了“中华龙”。

  龙,是中国的图腾;没有“龙”这个符号,无以表现中华。所以这套国宴用瓷,必然有龙,必然说龙,必然有龙的精、气、神。

  它的诞生,源于一次“政治任务”。

  1999年,山东硅元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接到了一项紧急任务:

  3个月内,设计出具有中国宫廷气派、雍容华贵的国宴用瓷!

  这项任务,落到了陶瓷大师陈贻谟身上。那一年,陈老已经67岁,他毫不犹豫地承担起了“中华龙”的设计重任。

  三

  宫廷气派、雍容华贵,简简单单8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什么叫气派?什么叫雍容?这几个字盘旋在任何人的脑海里,恐怕也只有一团模糊的印象,很难找到清晰的答案。紫禁城的红墙绿瓦算吗?乾清宫的豪华气派算吗?

  不把中国5000年的历史文化浓缩进去,就体现不出中国的气派和气质,就无法看到中国的雍容和华贵!

  陈贻谟绞尽脑汁,夙兴夜寐。

  他先是跑到故宫博物院,翻阅资料、查看实物,去亲身体验那种雍容和华贵;回到淄博,一头扎进自己的工作室,想了画、画了改,一天只睡几个小时,目的只有一个:

  让自己的作品,既有中华气质、中华风度,又有硅元特色、淄博风骨!

  四

  产品特质从何而来?

  来自于文化基因,来自于产品基因。

  明黄色的底色、海底蓝色的二龙戏珠和云朵……陈贻谟大师极其传神地表达了什么叫雍容华贵,什么叫中国气质。

  黄色,是最尊贵的颜色。在中国传统的五行理论中,黄色属土,包容万物。土,是大地的基色,是万物之源;黄,是中国人的肤色,龙的传人的标志色。

  传统底蕴,让“中华龙”有了自己的肤色。

  然而肤色之下,质地更为重要。

  中华龙瓷器,使用了获得国家发明奖的高石英瓷,具有优良的热稳定性和高透光度;在此基础上,工作人员进一步精选材料,优化工艺,使各项性能提升至最佳。

  由此,“中华龙”具备了中华传统基因;

  由此,“中华龙”具备了硅元科技的品质基因。

  所以,为什么中华民族招待最尊贵客人的时候,桌面上摆的是“中华龙”?因为它代表了中国悠久的瓷器文化,体现了中华雅致的餐饮文明,浓缩了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基因。

  一壶一天地,瓷中有乾坤。“中华龙”不仅仅是瓷,更是一种象征,一个符号——传统文化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