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当代科学家和教育学家的研究,孩子的大脑发育、认知的科学总结,其实越早给孩子进行全脑潜能开发引导,对孩子本身的认知和身心健康发展肯定是有益无害的,因为0-6岁是孩子的大脑高速发育的关键时期,还是认知基础发展的关键暑期,同时孩子的学习方式、学习习惯、学习能力以及品格能力都是在这个时候培养起来的。故此,古人云:“3岁看大,7岁看老。”是非常有科学性的。所以幼儿时期及儿童时期,给孩子做的教育(包括全脑认知教育)这种刺激必须是正面积极的,只有正能量的刺激才能激发出更好的大脑,培养出一个真正的社会价值的人。

  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后受到日本七田真博士的影响,中国大陆很多机构开始推广右脑开发,90年代未,很多教育家和科学家认识到七田真博士的右脑开发的理论并不科学,虽然有一定成果,但不附合脑科学的真实情况。于2000年12月,在教育总香山会议上科学家们从理论到实践肯定了“全脑功能开发”的理论。与会的李岚清副总理也强调“要提全脑开发,不要再提右脑开发。此后,在21世纪中国涌现一大批全脑开发教研机构,环陆教育就是其中一支务实钻研又不断进步的全脑教育普及机构和研发机构。环陆教育前身成立于2003年9月,从学生的素质教育延伸发展到儿童的全脑教育与品格培养相结合的课程体系,旨在通过全脑教育开发儿童潜能、树立儿童品格,把孩子培养成为真正的优秀人才,为中国崛起和中华民族复兴培育更多栋梁之材。

环陆教育吴政秉教授与老师们探讨环陆教育吴政秉教授与老师们探讨

  环陆教育在全脑教育实践与研究的过程中,发现社会大众对脑科学与儿童认知能力的知识并不科学,所以不断向医学专家、教育专家及相关的历史科学资料寻真理。总结出了一套附合当代脑科学基础的儿童全脑教育、潜能开发、品格培养体系。从刚刚出生的婴儿到3岁的幼儿至16岁的中学生,建立不同年龄不同的教育目标,不同的教育方式和教学体系真正做到为中国的孩子打造中华民族的全脑教育。

  环陆教育的教师们在吴政秉教授的带领下,研究发现,人类历史上最早认识全脑教育并推行全脑教育的不是美国,也不是欧洲,而是中国。现在欧美流行的胎教其实就是全脑教育的前期,而中国古人就知道胎教的重要性,早在三千年就有相关的理论;中国有世界最早的胎教书籍《胎孕集》。中国古代有记载的第一个对孩子进行胎教及全脑教育的是周文王的母亲太任。据《史记》记载,“王季娶为妃。大任之性,端一诚庄,惟德之行。及其有娠,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能以胎教。溲于豕牢,而生文王。文王生而明圣,大任教之,以一而识百,卒为周宗。君子谓大任为能胎教。” 等姬昌出生了,太任在后宫挑选“宽裕、慈惠、温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皆居子室。他人无事不往”。子师、慈母、保母合称“三母”,其中,“子师,教以善道者;慈母,审其欲恶者;保母,安其寝处者。”由她们共同负责孩子德性的培养与日常起居的照料,太任对文王姬昌的教育完全附合我们现代的全脑教育理论。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对胎教和全脑教育的第一个记载。这说明中国先人在太任更早以前,就知道全脑教育的重要性。

  环陆教育的研究团队还认为,全脑教育就是品格培养,不同的信息输入与心智模式的形成有直接关系,所以全脑教育又是信息输入和心智模式形成的教育不仅仅是脑力开发。有历史记载第二个重视全脑教育的人应该是孟母。孟母三迁就是孩子重视环境对孩子的心理、行为及品格形成的影响,其实就是全脑教育。为了给孩子有一个真正好的教育环境,孟母选择了“三迁”。等孟子长大成人后,学成六艺,获得大儒的名望。君子以为这都是孟母逐步教化的结果。而中国古代的六艺就是附合全脑教育理论基础,“六艺是中国周朝的贵族教育体系,开始于公元前1046年的周王朝,周王官学要求学生掌握的六种基本才能:礼、乐、射、御、书、数”。

  环陆教育在研究古今中外全脑教育的基础上,研发的一套全脑教课程更具先进性和科学性,更附合当代儿童教育的需要。环陆教育是一个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教研机构,重视公益事业,发起家长共同支援西部贫困山区的孩子完成学业,还发起“盲童新光明”公益事业,把掌握的全脑潜能开发技术用在帮助盲童的生活独立上,发起全脑教育公益讲堂,普及全脑知识,帮助更多的孩子成长。我们祝愿孩子们在更好的全脑教育体系中发展的更好,我们希望环陆教育能为中国的教育增添更多的光彩,也相信环陆教育在儿童的全脑教育、潜能开发、品格培养的教学研究更上一层楼。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