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和国画,首先是一种文化,是我们这个名族不同于其他民族的一种重要标志。这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文字和国画更是一种凝聚力。因为每一个汉字和图形都积淀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睿智与精髓,更凝聚着一种民族精神,写汉字,画国画就是让我们了解体验民族文化,体验民族的思想和情感以及民族的精神。

古工笔画《簪花仕女图》古工笔画《簪花仕女图》

  书画,更是国粹,书画形成至今,见证了中国人文历史的变迁,那些过往的伟大书画家比如王羲之、褚遂良、颜真卿、陈继儒、唐寅、八大山人等都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无论是他们那种勤奋好学的精神,还是他们做人的准则,都是我们榜样,他们对于学习者的品德、毅力有很强的感染力。于是那些众多的书画家们也就在这样的文化熏陶中逐渐的有了自己对人生、对世界、对宇宙、人和自然的思考。有了自己的一种独特的人生体味。
  工笔画,虽然只是国画中的一种表现形式,但以它独有的形式仍然在国画界占有重要地位。工笔画亦称“细笔画”。属中国画技法类别的一种,与“写意画”对称。工笔画属于工整细致一类画法,如宋代的院体画,明代仇英的人物画等。工笔画要求“有巧密而精细者”(北宋韩拙《山水纯全集》),水墨、浅绛、青绿、金碧、界画等艺术形式均可表现工笔画。

  提到这里,现当代画坛中郝彩凤老师的工笔画算是一股新风。工笔画大师郝彩凤,在其二十余年的艺术生涯中从最基础的学习到勤奋刻苦的钻研,她于中国工笔画的传承和研究在中国绘画艺术领域里无疑是贡献巨大而又值得庆颂的。老师从艺二十余年,一直致力于中国传统工笔画的钻研和传承发扬。然而,由于传统工笔画的用笔和技法极其考究并且极难操作。又加之其在近年来融合了很多西方人物画的画法技巧,所以在一般人看来,工笔画似乎和西方人物画的素面极其相似。其实不然,中国传统工笔画历史悠久,工笔画使用“尽其精微”的手段,通过“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获取神态与形体的完美统一。在工笔画中,不论是人物画,还是花鸟画,都力求于形似,“形”在工笔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与水墨写意画不同,工笔画更多地关注“细节”,注重写实。明末以后,随着西洋绘画技法传入中国,中西绘画开始相互借鉴,从而使工笔画的创作在造型更加准确的同时,保持了线条的自然流动和内容的诗情画意。

  在工笔画的创作过程中,郝彩凤老师以她女性独有的细腻去观察去体味。她曾说每一幅画的创作都是一次新的尝试和经历,就像是在旅行一样,一段旅程下来,不仅见识到了更多的风景和精彩,对她的人生也是一种新的历练和考验。

郝彩凤工笔画作品郝彩凤工笔画作品

  工笔的细腻,规整和写实都是每一次和自己的对话。欣赏她的每一幅画就像是在和作者亲自交流一样。所以,从事工笔画创作带给她的不仅仅只是一种创作上的完成感,更多的似乎是她自己对艺术世界的一种探索和追求,也就在这样的追求和探索中一次又一次的改变自己的涵养,提升自己的修为,升华自己的人生境界。

郝彩凤老师工笔画作品郝彩凤老师工笔画作品

  当然,每一位艺术家在对艺术的追求上都是永无止境的,郝彩凤老师亦是如此。尽管她的工笔画已经在业界得到了极大地肯定和认同,然而在对艺术境界的追求道路上是永无止尽。在工笔画上集大成之后郝彩凤老师又转工小写意方向。

  对郝彩凤来说,她的工笔画圆柔静雅,几无瑕疵,举世公认。然而,没有缺憾的艺术,就像一个迷宫没有出路。无可挑剔是技艺的体现,也可能成为自封的牢笼。

  她的工笔带有安闲、缓慢的自信,她的写意画却是另一副样子。如果前者工整、细密、优雅,常在意料之中;后者则迅速、生动,出乎意料之外。写意人物却是用墨占了上风,淡墨与浓墨,破墨与积墨,泼墨与宿墨诸法并用,浓淡相照而境界叠出,墨分五彩而富于变化,线条也渐趋锋锐遒丽,具有清新秀美之感。

郝彩凤老师小写意作品郝彩凤老师小写意作品

  水墨写意及至中国特有的文人画,将艺术与人生等同。工笔画是一种近乎纯粹的技艺,只要是技艺,便可习得,便有界限。而写意画更关乎个人的才学、经历、境界、胸襟,吾生也有涯而知亦无涯,所以水墨无所谓完满,也无所谓界限。它是一种不断上升、不断延拓的运动,随着生命的壮大而壮大,随着岁月的衰减而衰减。郝彩凤老师在小写的创作当中也正是领悟到了这里面的核心和精粹。所以她的小写意作品不仅仅只是一种简单的绘画表现形式,似乎更多的是一种对生活、生命、人生和自然的思考,对更高境界的一种追问和融合。她能将绘画与自身的生活很好的融汇成一种最自然最和谐的状态。故而其创作出来的作品必将不同凡响。

  至于郝彩凤,她的工笔画已经达到了如此的高度,以至于成为画家自己的“舒适地带”,只要待在这个地带,她就可以左右逢源、充满自信、永不出错。但郝彩凤更愿意画、画的更多的却是写意画,因为它未臻完美,而它的不足,它展示的疑惑、思考和方向,预示着前进和胜利的可能。

郝彩凤老师小写意作品郝彩凤老师小写意作品

  郝彩凤老师在多年的国画创作当中,其无论是在创作小写意还是工笔画作品,都是在不断地追求和创新,不仅仅只是一种形式的表现而已,其更多的是在不断地融合贯通用自身的经历和感触去创作,再用作品的至真至美的境界来渲染自己,影响自己,升华自己。她若安全地留在原地,并不有损艺术家的声望,勇猛进取,虽颇具风险,更能突显求索者的高贵。她要解脱于表象世界,必须颠覆和战胜既有习惯和思维定式。对郝彩凤来讲,也许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也许需要革命和裂变。无论如何,我们感谢她为中国工笔画、小写意乃至中国国画艺术上,添上的浓墨重彩一笔!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