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抗战史上,国民党将领秦德纯的名字应当被人们记住。秦德纯是山东沂水人,早年入济南陆军小学,后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北京陆军大学,受过系统的军事教育 。历任团长、旅长、师长、集团军副总参谋长、国防部次长、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北平市长,还当过山东省政府主席兼青岛市市长。他于“七七事变”前夕,忍辱负重,与日本人周旋,身处历史的漩涡最中心。

  临危不乱,勇救小伙伴

  秦德纯,字绍文,生于1893年,山东沂水县后埠东村人。鲁青抗战史研究专家张成先生说 ,1962年11月,秦德纯在70岁(此处为虚岁,下文所提及年龄均为虚岁)寿辰时,曾出版有一本《海澨谈往》,回忆了自己的一生。

  秦德纯祖上世代耕读。他的祖父秦仙桥在清朝咸丰年间曾组织乡团 ,抵抗捻军,城郊村庄因此而获得保全。变乱平息之后,沂水知县要以军功的名义保举秦仙桥。秦仙桥再三推辞不掉,便提出增加县里的秀才名额。于是,经过批准,沂水县的秀才名额从16人增加到18人。第二年举行院试,秦德纯的父亲秦鉴堂正好考了第十七名,得中秀才。秦德纯说:“上天这种安排,仿佛有意酬报我的祖父。全县乡绅亦认为理所应当,都向我祖父庆贺。”

  秦德纯的父亲共兄弟三人,二伯父光绪五年中举人,曾在山西省任知县,民国成立后返回沂水养老。他父亲中秀才之后,三次参加乡试都未能中举。清末废科举之后,开办学堂,他父亲被推举为沂水县劝学所所长,一干就是很多年。当时沂水县的读书人,很多出自其门下。

  可见,秦德纯也算出身于书香门第。父母生育四人,秦德纯年龄最小,上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秦德纯出生时,父母均已40岁。小时候,他很听话,性格温顺,父母自然也很喜欢他。秦德纯的开蒙老师是沂水县的田兰生先生,后来秦德纯主持北平市政府时,将其聘为顾问。那年夏秋之交,山洪暴发。放学后,秦德纯看到水势稍退,就跟着七八个小伙伴一起,下河游泳。突然,一个浪头打来,他支撑不住,被大水卷走。一直漂到三里之外的牛岭埠,才被亲戚捞起来。倘若再漂三四里,河水汇入沂水主干道,那肯定没救了。当时,秦德纯才8岁,这一幕直到年老后想起来,还让他心有余悸。

  不过,秦德纯从小时候就表现出遇事镇静,临危不乱的素质。秦德纯有个小伙伴名叫秦之杰,比他大一岁,但论辈分是他的侄子 。秦之杰弄来一支火枪,打鸟玩。有一天,他买了一包火药,悄悄带到秦德纯家的书房里,倒出一点来,用香火点了,让他帮着看药性好不好。药性很好,秦德纯说:“要小心 ,免得发生危险。”秦之杰一边答应,一边把香火弄灭,跟火药一起放到自己口袋里。当时,在书房里还有好几个比秦德纯大几岁的孩子 ,因为老师不在,就都在一起玩。秦德纯和秦之杰在门口闲聊,忽然秦之杰的大褂和头发都着起火来——可能是香火没完全灭,引燃了火药,别的小伙伴都吓跑了。秦之杰也吓坏了,怕烧着房子 ,让秦德纯别告诉他父亲,说完倒地不起。秦德纯赶紧帮秦之杰脱下马褂,把身上和头发上的火扑灭。浓烟引来了附近的大人,用门板把秦之杰抬走送医。

  这一次,村里的人都夸秦德纯沉着冷静。秦之杰所受的伤的确不轻,养了七八个月才恢复。

  学霸,一生只挨一次打

  张成先生说 ,用今天的眼光看,秦德纯从小就是个“学霸”。在他所著的《秦德纯回忆录》中称,在求学过程中,他只挨了老师一次打,那还是他九岁那年读《孟子》的时候,被打了三板。

  1908年,秦德纯和秦之杰带着沂水知县的公文,前去济南投考陆军小学。为什么要读军校呢?秦德纯回忆称,小时候母亲读书给他听,读到《桃花扇》中武昌萧条落败一幕,感叹:“国家到此地步,雄镇尚且如此,他营可想而知,怎么不亡国呢!”秦德纯写道:“我听了母亲这几句话,默默地想了许久,无形之中,启发了我从军的意念。”

  那次,沂水县共6人去考济南陆军小学,但录取的仅秦德纯一人。陆军小学在济南南关附近,其教育目标在于培养陆军低级干部,上课三个月后考试,秦德纯名列第一。此后,他在考试中多次名列榜首。1909年,陆军小学发生过一起踩踏事件,秦德纯被踩伤,幸亏不重。

  1911年阴历三月十五,秦德纯受报纸言论的影响,和同学共15人悄悄溜到操场,彼此把辫子剪了。第二天一早,队长发现了,便报告当时任监督的王者化。王者化不敢做主,又上报山东巡抚孙宝琦。孙宝琦劈头就问:“这15个学生是不是革命党?”王者化说:“这些学生平时很守规矩,成绩很优良,不像革命党。”接着他又说了一些好话,孙宝琦对此事并未追究。学校对他们的处罚是禁足四个星期,还让他们每人做了一条假辫子 ,装在了军帽上,掩人耳目。这年夏天,秦德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济南陆军小学毕业。

  而后,秦德纯又只身到北京,考入北京第一陆军中学。陆军中学专门接收各地陆军小学的毕业生,位于清河镇,距离清华大学约有一站路。开学两个月后,武昌起义爆发,革命大火熊熊燃起。北京第一陆军中学停办,学生纷纷参加革命队伍,成为军队干部。秦德纯从北京回到济南,不久后因母亲病重,返回沂水。母亲去世后,秦德纯奉命回北京复学。当时,学校中的伙食很差,课业又重,1000多个学生中体弱病死的竟有数十人。他后来在回忆录中称“确是校方对同学的一大虐政”。

  到陆军军官学校受训之前,秦德纯按照要求,在北苑陆军第10师37团第一营入伍,正式成为一名军人。陆军军官学校设在保定,秦德纯学习很用功,但空闲时也曾和同学一起去听荀慧生(四大名旦之一)唱戏。他们还写信给戏班老板,称如果不给荀慧生加钱,就砸毁戏院。

  1916年,秦德纯从陆军军官学校后,先后在济南、周村的部队中任教官等职。1919年正月,他在济南结婚,妻子孙挹清是济南黑虎泉高等小学的校长。这年夏天,北京陆军大学开始招生,秦德纯所在的部队中有上百人报考,名额却只有两个,他还是考上了。

  北京陆军大学在北京西直门里大街。秦德纯和几个同学一起住在新开胡同9号,传说那是一座“凶宅”,每隔半年就死一个人。他们一开始不信,结果很快就有人染病而死,于是赶紧搬离。后来有同学住进来,而那同学的妻子也得病身亡。秦德纯在回忆录中说:“是否凶宅不知道,但未免太巧合了。”

  在关帝庙求签逃过一劫

  “秦德纯科班出身,会带兵打仗,但他打仗的经历很多是在军阀混战时期,与多个派系的军阀都有联系。”张成先生说。

  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根据北京陆军大学规定,如果战争爆发,学生要回原来所在部队。秦德纯所在的师为皖系,师长眼看大势已去,为给国家保存力量,便向直系军阀首领吴佩孚投降。吴佩孚命令他们缴枪,秦德纯说“我有没学过缴枪”,就又回陆军大学了。毕业前,秦德纯曾受邀赴孙传芳处,却又被孙派去东北,与张作霖沟通感情。

  到沈阳后,秦德纯就住在张作霖的手下张宗昌家。张宗昌拉他打麻将,输给他3000块钱。秦德纯一直在学校上学,在部队也是小参谋,哪见过这种场面?赶紧起来推辞,张宗昌抓了一把钱给他,让他收下,后来秦德纯悄悄数了数,有500多块钱,比他带的路费都多。

  北京陆军大学毕业后,秦德纯被孙传芳调往河南,在王为蔚部任职。他与王为蔚一起,先后与冯玉祥部下军队交战,后来也独自带兵与奉系对阵。秦德纯有次向河南驻马店撤退时,路过一座关帝庙,于是就去抽了一根签。去查签条时,见上面有句诗:“知君应是万户侯,如今骑马胜骑牛。须知骑牛多障碍,还是骑马得自由。”当时,秦德纯是坐在小汽车上的,他觉得小汽车是“牛”,于是弃车骑马。结果刚刚走了200多米,部队就遭到马占山手下骑兵袭击,坐在小汽车上的副官被打死,而秦德纯因骑马而逃过一劫。就是在驻马店,秦德纯率军参加国民革命军,加入北伐行列。秦德纯在《海澨谈往》中说:“此事相隔三十余年,犹历历在目。”

  秦德纯对吴佩孚的风度印象深刻。他在回忆录中,专门辟出一节来,写吴佩孚给他讲易经,把“亢龙有悔”结合时局来讲。秦德纯后来也曾在冯玉祥麾下任职。1931年春,当时冯玉祥在中原大战中失败,已然失势。秦德纯专门到山西汾阳山中去看冯玉祥,冯玉祥含泪对他说:“从前我以为自己训练出来的部队是好的,外面来的部队是差的;跟随我时间久的是可靠的,后来的是不可靠的;可是在危机患难的时候,倒戈的却都是肱股心腹。现在老还来看我的,都是外边的朋友,真是既感且愧。”

  当时,日本人对中国正步步紧逼,这时的秦德纯还不会想到,在不久之后,自己将陷身于中日矛盾的漩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