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动车保有量急速增长的今天,全国各大城市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堵。根据今年1月初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显示,同比去年,全国45个主要城市中,有82%的城市拥堵加重,而青岛却是这其中的一股清流,在“交通延迟指数”排名中,排在第19位,足足比2015年下降了10个位次。在“主要城市拥堵缓解”榜单中,青岛的交通拥堵缓解更是排在了第二位。这几年,岛城是如何做到交通运行速度不降反升的呢?

  2月8号晚高峰,值班民警通过智能交通平台巡检时看到,银川西路动漫产业园附近的车速突然下降,通过高清摄像头,民警发现,原来是一辆机动车打着双闪停在了路中间。

  从去年5月下旬开始,交警将市区分为56个警区,500多名民警佩戴GPS定位,通过与智能交通平台配合,出现事故后指挥中心将直接跟相关民警联系,出警速度由原来近半小时缩短至10分钟。

  说起岛城的智能交通平台,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词儿了。从2013年10月正式使用,如今,交警部门能准确掌握市区150余条道路交通流量、流向情况。对交通拥堵路段的疏导,也从过去的“摸着石头过河”变成了心中有“数”。还是拿银川西路动漫产业园路口来说,过去,这里是岛城的堵点之一,通过智能交通平台的调控,这个路口如今光信号优化配时方案就有十余套。

  通过溢出控制、核心区域控制、平行管控等相关智能手段,市区整体路网平均速度提高约10%。

  据了解,岛城智能交通二期工程,将从2017年开始建设,预计2019年完成,届时岛城所有主、次干道都将覆盖智能交通,道路通行效率将进一步提高。

  据统计,2016年,市区路网高峰平均车速为23.6公里/小时,较2014年提高了近三成。撇开数据不谈,作为一名司机,相信很多人跟我有类似的感受,就是最近几年开车出门,路况好了,可以选择的道路也多了。

  在大多数市民的印象里,环弯路和四流路是岛城西北部城区最主要的两条南北向大动脉。而随着安顺路改造工程的逐步推进,一条宽41.5米,双向八车道,两侧绿化带标准段宽9.25米的南北新动脉已初具规模。

  安顺路是李沧西部贯穿南北的重要主干道,2015年,金水路至沔阳路段1.3公里已建成通车。道路自南向北贯穿铁路青岛北站站前区域、板桥新城、烟墩山片区等多个组团,承担着胶州湾东岸环湾路与重庆路之间的交通集散和快速路交通分流功能。

  据了解,目前我市共有像安顺路这样的在建贯通道路4条。过去3年,完成了新疆路高架快速路、福州路、株洲路、深圳路等13条主干道打通工程,贯通17处微循环道路,累计整修宁夏路、山东路、南京路等道路332条,保障了城区道路的良好运行。

  此外,通过实施路口渠化、港湾车站改造、掉头口增设、压缩中央分隔带增加左转车道等方式,提升道路节点通行能力,累计完成山东路等道路节点改造40处。

  大家都知道,咱们青岛有着“北宿南工”的特点。《2016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也显示,青岛是全国高峰出行里程占比最高的城市,高峰出行里程占全天出行的22.8%。每天早晚潮汐性的南北迁移,给城市交通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在这种格局下,轨道交通的存在,无疑让市民的出行更便利。

  上午八点,记者在地铁3号线五四广场站看到,每一节由青岛北站开往青岛站的车厢都满满当当。车门刚一打开,巨大的客流涌向站台,整个出站口人山人海,堪比春运。这样的场面,每隔五分多钟就会出现。

  市民李先生家住李沧区万年泉路附近,过去开车上班的他,自从地铁3号线全线开通以后,放下了私家车。

  2016年12月18日地铁3号线全线开通试运营后,首月客运总量440万人次,日均客运量14.2万人次,与全线开通前相比,日均客运量提高了六倍。其中,青岛站、五四广场站、李村站、青岛北站是全线22个车站里客流量排名的前四位。

  地铁3号线全线开通使沿线道路走廊交通流量减少约2%-5%,其中南京路、重庆路、黑龙江路等南北向贯通道路流量减少约5%。市区早高峰交通指数下降1.9%,晚高峰交通指数下降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