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来自马来西亚的“爱琴海”轮运载着9万吨原油靠泊黄岛油港码头。 段江波 摄图为来自马来西亚的“爱琴海”轮运载着9万吨原油靠泊黄岛油港码头。 段江波 摄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讯 记者从青岛海关和山东检验检疫部门获悉,2016年山东口岸进口原油约1.2亿吨,同比增加57%,进口量和增幅均创历史新高;平均价格为每吨1986元,下跌17.6%,创2004年以来新低。其中,青岛口岸进口原油5605万吨,占全省近一半,占全国进口总量的近七分之一,创历史最高水平,成为我国最大的原油进口口岸。

  海关数据显示,2016年,山东口岸原油月度进口量高位运行,2月、3月、4月连续刷新历史纪录,随后波动回调,11月、12月再次攀升,连创历史新高。其中,12月进口1228万吨,同比增加32.6%,环比增加10.2%。价格方面,山东口岸原油月度进口均价3月份降至2004年1月份以来最低水平,随后进入上升通道,12月份为每吨2348元,同比上涨19.2%,环比上涨2.5%,达到2015年9月以来的最高值。

  从贸易方式看,一般贸易方式进口占比近八成,各贸易方式进口量均大幅增加。据统计,2016年,山东口岸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原油9092万吨,增加54.6%;以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方式进口1819万吨,增加71.6%;以加工贸易方式进口692.4万吨,增加54.1%。

  从进口来源地看,山东口岸进口原油来源地愈发分散。据统计,安哥拉、俄罗斯、委内瑞拉、巴西和阿曼为山东口岸主要的进口来源地。而青岛口岸进口原油则主要来自安哥拉、俄罗斯、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等全球31个国家和地区,前14位国家和地区进口量占总进口量的九成。

  分析认为,进口原油使用权和非国营原油进口资质的放开,是推动原油进口量创历史新高的主要动因。山东是我国地方炼企最为集中的省份。来自山东炼化协会的数据显示,山东省炼化企业共有66家,其中央企17家,本省地炼49家,地炼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国炼化的七成以上。“从2015年起,我国进口原油使用权和非国营原油进口资质逐渐放开,以山东地炼为代表的民营企业全面进军原油进口领域,山东口岸原油进口主体结构发生显著变化,山东炼化格局发生剧变。”一位业内人士说。

  数据印证了这位人士的说法。2016年,民营企业原油进口量占山东口岸原油进口总量的38.4%,比2015年提高26.2个百分点。其中,山东11家获得原油非国营进口资质的地炼企业自山东口岸进口原油3200万吨,比上年同期增加2664万吨,对山东口岸原油进口增量贡献度达63.2%。其中,仅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一家就进口原油达682.6万吨,一跃成为比肩国有大型企业的主力原油进口企业。

  同时,战略储备扩充需求也对原油进口起到了拉动作用。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至2016年年初,我国已建成舟山、镇海、大连、黄岛、独山子、兰州、天津及黄岛国家石油储备洞库等8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利用上述储备库及部分社会企业库容,储备原油3197万吨。从储备库分布可以看出,山东在国家战略原油储备中占据重要地位,国家加速储备对山东口岸原油进口起到明显提振作用。

  此外,国际市场供过于求致油价探底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原油进口。受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和美国页岩油成本不断降低的影响,国际市场原油供大于求,主要产油国出于财政因素没有就限产达成一致,2015年下半年开始,国际油价一路走低,至2016年2月份,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期货下跌至每桶26.22美元,创下此前13年以来低点。此后国际油价快速回升至每桶50美元以上,从2016年6月中旬至年末大部分时间在每桶40美元至50美元之间波动。但从总体看,2016年国际油价的总体水平仍然明显低于2015年的水平,使得山东口岸原油进口累计均价出现下跌,进口量快速增长。(记者 沈俊霖 通讯员 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