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佳

  清宫剧火热的那几年,着实让人对后宫娘娘与阿哥们的爱情事儿充满向往。我的女友S,便是沉浸在这种幻想中的人,甚至终日不能自拔了,一会儿爱上了剧中的某将军,一会儿又对某阿哥移情别恋,悠悠女人心,始终是让人捉摸不透的。

  其实不光是S,就连我自己看到后宫女人由一朵青涩莲花变成手段残忍的娘娘,都忍不住想说,美好爱情终究敌不过阴险宫斗,为自保,为上位,不惜牺牲自己身边的一切。是不是宫廷剧中的所有女人,都无法逃脱类似命运呢?

  唯独一人除外。她就是《还珠格格》里头的香妃,一个有着传奇命运的域外美人。传说香妃常在乾隆为她建造的土耳其式浴室里沐浴,这可真是一个芳香四溢的传说啊,想必令无数男神意淫过,即便是我的女友S,也一直梦想在自家的恒洁浴缸里像香妃那样沐一回浴,还说要让我扮演贴身宫女,伺候一下她这位“S娘娘”。

(90年代《还珠格格》剧照)(90年代《还珠格格》剧照)

  《还珠格格》是90年代的清宫剧,想必很多人都熟悉,其中那段关于香妃的故事,看得我们一度也向往轰轰烈烈地爱一场。但真实的乾隆与香妃,是否真就如剧中演绎的那样呢?让我们穿越历史,回到那个令人向往的、那么容易就滋生爱情的年代。

  话说乾隆,也算是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后宫妃子们个个美艳异常,但众妃的美艳始终锁不住乾隆的风流本性。当时,新疆维吾尔族的大小和卓部落,生有一位美貌的公主,天生其香,无须施以任何粉黛,也常常惹得花草侧目。

  回部有一位“香姑娘”的消息,不胫而走,自然也就传进了乾隆的耳朵里。神乎其神的传说,绘声绘色的描摹,引起了他莫大的兴趣。“香姑娘”的神奇始终萦绕在他心头。可是,回部与中原远隔千山万水,要将一位异族女子弄进宫来也非易事。况且,回部近年来与中原多有冲突,关系并不和睦。据可靠情报,回部的上层人物有再次发动叛乱的迹象,如果因为一个女子而给叛乱分子以口实,岂不让天下人耻笑?想到此,乾隆便强按下了对“香姑娘”的向往,专心于自己的朝政。

  可惜啊,树欲静而风不止。正当乾隆将精力从“香姑娘”身上转向朝政时,回部的上层人物终于按捺不住,发动了分裂中央的叛乱,叛军所到之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战火就是命令,乾隆眼见着百姓任人宰割,忍无可忍,便派将军兆惠统帅大军入疆平叛。临行时,乾隆特意为兆惠将军送行,除了指示平叛方略,还暗地里千叮咛万嘱咐,要他特别留意“香姑娘”。

(新《还珠格格》剧照)(新《还珠格格》剧照)

  叛乱头目之一名叫霍集占,是南疆伊斯兰教小和卓木。“和卓木”的意思是圣裔,也就是伊斯兰教的首领之一,他和哥哥大和卓木策动了武装叛乱。芳名远播的“香姑娘”,此时是霍集王宫中的一名得宠王妃。兆惠将军率军经过一番苦战,终于将叛军击溃,霍集占只能带着王妃“香姑娘”到处躲藏。可是,无论躲得怎样隐蔽,清军总是能找到他们。原来,是“香姑娘”的香气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就这样,名声赫赫的“香姑娘”落入了清军之手。兆惠一见,也是惊慕不已,但碍于皇上临走时的千叮咛万嘱咐,不敢造次,于是强压住自己的欲念,立即派人护送“香姑娘”进京。就这样,乾隆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

  话说香妃见乾隆,好久不语。不过后来,又忍不住抬头看了乾隆一眼,迅疾又低头不语。这无意间的秋波一转,更是勾魂摄魄啊,把本就迷糊的乾隆弄得愈加心猿意马,不由得对她心生万分怜爱,恨不能立马云雨相伴,朝夕歌舞。

  可那香妃毕竟不是凡品,虽然被迫接受了妃子封号,却死活不肯顺从乾隆召幸。为讨香妃欢心,乾隆下旨,香妃可以在宫中穿戴本民族服装,为尊重她的民俗习惯,宫内专为她配备了回族厨师,为了不让她在后宫有孤独感,乾隆特地在西宛建造了一座宝月楼,将她比作月宫仙子,人间嫦娥,供其居住。

(恒洁卫浴套间)(恒洁卫浴套间)

  乾隆知道香妃特别爱清净,每天必沐浴,于是专为她建造了一间土耳其式浴室。香妃沐浴时,室内热气腾腾,清香流动,服侍她的宫女都惊叹她的美丽,丰满又窈窕的身材,深潭似的大眼睛睫眉晕黛,亮丽夺人,俊俏的鼻子轮廊好看极了。那时隐时现的粉腮上,两个小酒窝令人未饮先醉。乌发编成的无数条细辫,垂披在光亮的肩上、身上,似瀑布飞泻……哪怕在今天看来,她也会令无数迷妹们倾心许久,更别说女友S了。

  也不知哪来的突发奇想,S真的决定要学香妃一样沐浴了,还让我贴身服侍,好让自己感受一把贵妃待遇。迫于S的央求,我只好免为其难,扮演了一把她的贴身侍女,打开她家的浴室柜,拿出涣洗用品,开始贴身伺候这位“S娘娘”。

  要说S的品味还是极高的,她家的浴室环境都是恒洁卫浴打造的,尤其是实木浴室柜,非常美观而且质地优良,防水防开裂,解决了很多爱好沐浴的“娘娘们”的困扰。伺候完“S娘娘”之后,我也立马奔赴商城,找了一款自己喜欢的恒洁实木浴室柜,以后,我只专注做自己的娘娘,只是不知那个倾心于我的阿哥,何时会到来……

  2017年8月,宁波

  作者|饶佳,女,安徽黄山人。笔名星芽。90后诗人。曾获第二届淬剑诗歌奖等多种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