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底,茅台市值冲破6000亿元大关,资本市场一骑绝尘。四川向来以生产白酒闻名,而面对贵州茅台,四川酒业也要感叹:“金花银花不如茅台一家”。其实,四川的酱酒资源和品牌也非常出色。

  7月15日,郎酒在其生产基地四川古蔺二郎镇举行“青花郎新战略发布会”。全国近100家媒体,专家学者300余人云集二郎镇,参观郎酒生产、储存基地,看到郎酒的产业规模,尤其是天宝峰全球最大露天陶坛酒库及天宝洞壮观的酒坛,大家说的最多的两个词是“震撼”、“神奇”。

  茅台、青花郎这两大酱香型白酒都产在赤水河畔,著名财经评论家水皮先生用“同河PK”一词形容青花郎对标茅台现象。专家们认为,青花郎作为酱香型白酒的新贵,其质量、规模等不输茅台,只是品牌上尚存差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喊出“实施新战略,开启郎酒黄金新十年”的豪迈口号,人们由此看到郎酒的战略布局,以及“升舱晋级”的雄心壮志。

  贵在产地

  赤水河是一条神奇的河。因“四渡赤水”的红色基因而闻名天下。赤水河又是一条“美酒河”,它孕育了中国两大酱香型白酒,茅台和青花郎。“赤水明珠”、“赤水河姊妹花”、“赤水河项链上的两颗宝石”——人们常这样赞誉茅台和青花郎。

  四川省古蔺县二郎镇位于东经106度,北纬28度,川南黔北,云贵高原与四川盆地接壤之处,中国工农红军二渡和四渡赤水的地方,这里正是青花郎母体郎酒厂所在地。二郎镇与茅台镇相距不过50公里,其地质、水文、气候条件相似,就连日照时间、年降雨量、无霜期等也基本相同。正是赤水河谷这种冬暖夏热,少风少雨的特殊气候环境,为酿酒所需微生物的栖息与繁殖,提供了绝佳环境。专家认为,中国最好的酱酒只能在赤水河谷300—500米海拔范围内生产出来。无论茅台或青花郎,都是不可移植、不可复制的。

  秘在工艺

  作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青花郎是郎酒集团的战略产品,是郎酒矩阵里的“头狼”。青花郎脱胎于郎酒,占尽酱香郎酒的神韵。

  青花郎用料考究。酿酒用水取自赤水河河心。糯高粱、小麦均采自川南本地,是上佳的酿酒原料。青花郎的酿造经过“端午制曲,重阳投粮,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生产周期一年,基酒贮存至少五年”的全过程,历经30道工艺,165个环节始能出厂。

  青花郎生产工艺中最具特色的是贮存,郎酒现有12万吨酱酒老酒,足以满足酱酒贮存年限周转之需。青花郎酒体老熟、风格形成的过程,恰似闭关修炼、圆满得道的一次神秘之旅,可以概括为“生在赤水河,长在天宝峰;养在陶坛库,藏在天宝洞”,而其中“洞藏”工艺更是增加了青花郎酱香的神奇指数。

  从生产到出厂,青花郎要经历先大罐、后陶坛、再进天宝洞的历练,其中大罐退火去辛、陶坛生香陈化、天宝洞炉火纯青。就像一个勤奋用功、追求真理的学生,硕士、博士、博士后一路读下去,谁又能阻挡青花郎追求自身完美的步伐呢?

  青花郎贮存工艺的独特性还在于“瓶贮”,即装瓶后贮存至少半年再推向市场。青花郎瓶身材质为陶瓷,酒体和瓶身之间有一个“磨合”过程。研究表明,用陶瓷瓶装酱酒是标配,不卖生酒本来就是郎酒的厂训之一。现在市场上很多消费者狂热地喜欢青花郎老酒,在饮酒中也常常强调酒的年份,甚至要看酒瓶上的出厂日期,这正是因为酱酒一年一个味,越陈越香。

  从青花郎的工艺,我们看到了民族品牌在追求卓越品质时的精雕细刻,看到了真正的工匠精神。青花郎不愧为顺天应时、匠心独运之作。

  名在当代

  青花郎作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其地位可溯源到茅台叫“回沙茅台”、郎酒叫“回沙郎酒”的时代。当年,周恩来总理很青睐茅台和郎酒,这一是缘于红军长征经过赤水河畔时当地酱香型白酒给他留下的印象,二是抗战时他在重庆常用茅台与郎酒宴请宾客。

  1956年,周恩来总理在成都金牛坝宾馆的会议上说,“四川还有个郎酒嘛,要尽快恢复生产”。于是,郎酒在次年恢复建厂。1963年,郎酒被评为四川省名酒,而据了解,当时郎酒的品质已达国家名酒的要求,只是产量太少,规模不够。直到1984年全国第四届名酒评比,郎酒荣获国家质量金质奖,终于获得“中国名酒”称号,可谓实至名归。而且,在1984年这届评酒会上,入选“中国名酒”的酱香型白酒只有茅台和郎酒。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专家组对郎酒的评语十分经典,道尽了郎酒的美妙与尊贵——“酱香浓郁,醇厚净爽,优雅细腻,回味悠长,空杯留香”。1989年第五届名酒评比,53度郎酒蝉联“中国名酒”荣誉,此外,39度郎酒亦获“中国名酒”称号。

  以2004年雅典奥运会为契机,郎酒迎来真正的大发展。当时,郎酒通过中央电视台喊出了“酱香典范红花郎”、“神采飞扬中国郎”的口号,一扫笼罩在郎酒发展之路上的阴霾。此后,郎酒的销售额从3亿元到2011年突破100亿元大关,向国家上缴税收超过100亿元。在此期间,郎酒捐助地震受灾地区、冠名央视春晚,积极的市场竞争和广泛的公关活动,让郎酒名声大震。

  应该说,郎酒拓宽了酱香型白酒的市场,通过郎酒的普及与推广活动,更多的消费者认识了酱酒。正如中国食品工业协会马勇秘书长所说,中国白酒和丝绸、陶瓷、茶叶一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名片,而青花郎是其中最靓丽的一张。

  功在健康

  “酒为百药之长”,“回沙郎酒”背标里就有“通血脉,润皮肤,化瘀,散湿”的说明。市场上常有人说,喝青花郎把某种病治好了。郎酒董事长汪俊林本是学医出身,他认为这些都是个案,是个体差异造成的,不具普遍价值。但毫无疑问,酒具有药用价值,适量饮酒有益健康。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博导庄名扬先生今年79岁了,据他介绍,他喝了一辈子酱酒,搞了一辈子酱酒研究,现在还每天喝二两青花郎,他觉得这酒口感好、恢复快,不影响第二天工作。

  很多人都认为喝酒伤肝,但庄名扬教授带领研究小组经实验发现,酱香型白酒富含的四甲基吡嗪对于肝脏损伤有明显的治疗效果。所谓的“四甲基吡嗪”,正是中国白酒健康的源头,它在制曲和堆积发酵中产生,经蒸馏带入酒中。经对体外模型和动物模型的试验证明,四甲基吡嗪具有抗氧化、增强免疫、保肝、防止干细胞纤维化(脂肪肝)等多种功能。通常情况下,当肝脏被酒精损害时,医生采用的治疗手段是使用联苯双酯,但庄教授的试验小组发现,用四甲基吡嗪替代联苯双酯,同样可以对干细胞起到治疗效果。酱香型白酒的生产中有“四高两长”的特征,即高温制曲、高温堆积、高温发酵、高温馏酒,生产周期长、基酒贮存时间长,这使得酒体蕴含的四甲基吡嗪比其它香型的白酒更加丰富,这也与庄教授的另一项试验结果相符合,爱喝酱香型白酒的人,不容易得脂肪肝。他在“赤水河论坛”上发布了这一研究成果,“酱酒喝出健康来,青花郎喝出健康来”的结论对于酱酒爱好者而言无疑是一大福音。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生活水平提高;随着人类对酱香型酒与人体健康关系认识的逐步深入,酱香型酒的好处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更多的消费者喜欢上了酱香型酒。青花郎作为中国两大酱香型白酒之一,将会更加受到消费者的热爱和追捧。     

(转载自《华西都市报》 记者 陈怡然)(转载自《华西都市报》 记者 陈怡然)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