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携程亲子园事件”的视频风传网络,让广大家长愤慨、痛心,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而关于亲子园的办学标准,老师的监管等问题,也备受争议。

  携程作为事件主角到底冤不冤?0-3岁婴幼儿托育机构该怎样选择?如何才能让企业办员工子女幼儿园这件事,成为真正让家长放心的福利。

  携程亲子园事件,谁是主要责任者?

  据报道,携程的亲子园于2016年2月18日正式开放,该亲子园是携程委托第三方托育机构“为了孩子学苑”共同成立的长宁区园区亲子园。

  还有媒体指出,其实携程在2016年初自己办了2个月托管,但因为没达到“行政许可”标准,被教育部门叫停,后来才委托“为了孩子学苑”这家第三方托管机构。

  携程当初办了托管班,最后又托给第三方,也是迫不得已的决定。

  当然,携程在监管方面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最应该负责的,是对孩子施暴的老师,是负责托管照料的这家托育机构,管理严重失职。只能说携程所托非人,当初若严格把关,让员工参与进来,选择经验丰富的托育机构,或许不会出现如此恶劣的事件。

  可见老师的选择,托育机构的办学实力,十分重要,毕竟带孩子是一件重要且不易的工作。

  携程为员工缓解压力,好心办了坏事?

  昨天,携程CEO孙洁发表声明称,委托第三方来管理亲子园,初衷是希望让专业的、有资质的团队来照顾好携程的孩子们。

  目前许多城市白领都是双职工,孩子在幼儿园之前这个阶段的照料,是个大问题。夫妻都要上班,无暇照顾孩子,交给老人又无法逾越“隔代教育”矛盾带来的鸿沟,像携程这样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为员工着想,办亲子园,确实是急人所需,满足很多员工的需求,这样的初心是值得肯定的。

  网友评论:“这次携程中枪有些冤,本想为自己员工解决后顾之忧,但办托儿所要行政许可,于是‘购买第三方服务。’”

  同样为0-3岁知名托育机构的上海麦忒教育,其创始人张萌雨女士,从行业从业者角度也选择“站”携程,她认为,“携程把托儿所开到公司里,是对员工的爱与认可,在携程的心里,员工是排在第一位的。与此同时充分体现了携程‘服务好每一位员工’的坚持,比简单安全的赚钱重要。”

  携程初心是好的,可以说中国这样为员工谋福利的企业,应该鼓励和支持,但不幸的是,好心办了坏事。

  携程并非首家成立企业内亲子园的企业,此前京东、沪江也都在公司内部设立幼儿园,作为员工福利解决在职青年的家庭压力。但由于企业缺乏专业的办学能力,往往委托第三方托育机构来管理,那么在选择第三方的0-3岁托育机构时,有哪些标准需要考虑呢?

  第三方托育机构,需要符合哪些标准?

  孩子的3岁以前,处于敏感期,语言和行为还处在萌芽阶段,有调皮、情绪多变的特征,相比幼儿园之后的孩子,0-3岁孩子的托管照料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老师要细心、贴心、耐心,既要有教育经验,还要有保育经验,智力发展和身体照料不可或缺。

  同样在上海,麦忒教育旗下的麦宝乐园,是该行业高端的托育机构,从他们的经验总结,0-3岁孩子的托育,需要具备以下标准:

  第一,亲子园到底应该运行什么标准?麦忒教育创始人张萌雨指出,这个标准应该是被实际运行过,且被家长认证过的,这就需要有充分的实践经验。麦忒5年来,追踪7432名孩子的成长数据,结合全国的麦宝乐园的运营经验,制定的日间照料标准,编撰而成的100万字的园区运 行标准手册,可以为行业提供参考。

  第二,任何一个托管园必须要有操作流程,课程的规范,和严格的、符合孩子成长期和敏感期的课程体系。

  第三,园区的从业者必须有严格的从业标准和培训体系以及指导体系。

  第四,基于0-3岁孩子的这种个体的差异性,必须需要有完整的评测体系,然后针对孩子不同的特征,进行个案化的干预和教育。

  第五,应该加强家长教育,良性、诚信的家校互动是必要的,孩子的教育要靠家庭和学校一起共同来完成。

  另外,还需要有效的教师日常行为监督管理体系,这个得靠系统来完成,而不是靠人为来完成,应该用系统互联网的手段和工具来完成对老师交付过程的监控、控制、要求和示范。据了解,麦忒教育旗下的03日间照料机构麦宝乐园,率先研发的麦宝通系统,实现了老师教育、备课和培训及监督的系统化管理。

  如何对老师高效、严格的管理,急需行业内经验丰富的0-3岁托育机构,和政府及企业一起来,打造令人放心的托育服务。

  麦忒教育作为0-3托育行业的一员,愿意用妈妈的爱心,结合5年来,40多位麦忒国内外教育保育专家的研究成果,与同行一道,为行业标准的制定奉献经验,为营造03孩子更安全、健康、舒适的学习生活环境而努力,不忘初心,让家长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