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全国神经外科,青大附院神经外科主任丰育功声名显赫。医院亚专科脑动脉瘤外科是山东半岛著名脑血管病特色专科,丰育功兼任这个学科的主任和带头人。

  在青岛医学园地,甚至山东范围内,医学专家能够进入中国百强已实属不易,跻身全国十强专家行列,那简直是凤毛麟角。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委员、山东省神经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丰育功教授连续三年入选中国名医百强榜中脑动脉瘤组及颅咽管瘤组全国前十强,并荣登“华医纵横榜—中国最具影响力医生排行榜”榜单。

  今年最火的电视剧《琅琊榜》中有一句台词:得麒麟才子者得天下。对一所医院来说,拥有一位学科领域前十强的专家就意味着其学科在全国具有领导地位。对患者来说,当地拥有一位学科领域前十强的专家,如果你找到这个专家看病,就等于找到了国内治这个病排名前十的专家给你诊断、治疗和手术,不需要北上或南下。

青大附院神经外科全国排名19位

  青大附院神经外科全国排名19位

  丰育功个人排名进入全国前十强

  上海复旦医院管理研究所每年会对全国的医院进行综合排名,这个排名已被国内各大医院认可为最具权威的医院排名。今年公布的数据,青大附院再次进100强,名列75,青大附院神经外科遥遥领先,在全国进入前20,名列全国第19位。丰育功本人连续三年排名进入全国十强。

  很多人不解,为什么神经外科上升速度这么快?其实这不是偶然,所有偶然最终都会落实到必然。这是丰育功作为神经外科大主任,31年潜心带领团队致力于脑部疾病治疗与研究喜结的硕果,也是对所有神经外科专家厚积薄发、坚持不懈、多年默默付出的奖赏与回报。

  丰育功每年做脑动脉瘤、脑血管畸形显微手术200多例,包括眼动脉瘤、巨大动脉瘤、多发动脉瘤、后循环动脉瘤等复杂颅内动脉瘤的治疗,治疗水平居国内先进水平。目前他本人已经累计完成颅内动脉瘤的开颅夹闭手术2000余例,科室累计完成包括开颅夹闭和介入治疗颅内动脉瘤4000余例。其中他还在国际首创了包裹后夹闭技术治疗颈内动脉床突上段血泡样动脉瘤:术中采用自体硬脑膜包裹颈内动脉,以跨血管动脉瘤夹连同硬脑膜一起夹闭载瘤动脉,在夹闭动脉瘤的同时保持了颈内动脉的完整性,该技术相关论文发表于国外的Clin Neurol Neurosurg杂志上,得到国内外同行广泛认可。

  同时,脑动脉瘤外科持续开展后循环动脉瘤外科手术夹闭技术,2016年度共完成大脑后动脉动脉瘤夹闭4例,基底动脉动脉瘤夹闭1例,小脑上动脉动脉瘤夹闭1例,上述手术均属于神经外科高难度手术技术,国内仅有极少数医院及专家能够开展;开展血泡样动脉瘤这一颅内高风险、高死亡率的血管性疾病外科诊疗技术,目前已完成17例血泡样动脉瘤的手术治疗,绝大部分病人获得成功,手术难度及预后效果均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导师是中国显微神经外科第一人

  传承导师对手术精进与创新精神

  丰育功教授的博士导师是我国著名显微神经外科专家朱贤立教授。朱教授是国内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国留学生,师从当时瑞士苏黎世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Yasargil’s教授,专门学习显微神经外科技术,回国后在国内第一次将显微神经外科技术应用于神经外科手术中,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显微神经外科技术创始人。朱贤立教授的导师Yasargils教授则被誉为二十世纪神经外科两位伟人之一,评为二十世纪影响世界医学发展的全球50位医学大师之一。

  名师出高徒,言传身教,丰育功现在已成为中国神经外科脑动脉瘤专业领域非常有影响的专家, 是美国神经外科医师协会委员,成为导师为数不多引以自豪的学生之一。

  丰育功说,他之所以把脑动脉瘤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主要原因是青岛在全国沿海城市中属于发病率高的城市。在全世界范围内,日本的脑动脉瘤发病率高。他发现,在青鸟,老青岛区域像老四方、李村等发病率要高于市南区,这可能和老青岛人饮食习惯有关。发病年龄段在40至60岁之间。

  从医路上一段难忘经历

  成就未来的光荣与梦想

  攻读博士期间,丰育功做的博士课题是脑部颅底脑血管及脑池的显微解剖。这个课题是他回到母校滨州医学院解剖实验室进行的。当时他年仅30岁,每天早晨8点把女儿送到幼儿园,然后来到医学院的解剖实验室,每天工作到深夜11点到12点。常常到了晚上6点以后,四层楼的实验室只剩下他一个有呼吸的活人,其他都是没有声息的做解剖实验用的尸体。虽然是医生,他也常常深怀恐惧。每天晚上进入实验室时,依次把实验楼的灯打亮,深夜回家时,从实验楼是倒着走,把灯按灭,他害怕看见自己的影子。这样的研究他整整坚持了一年,一共做了40具尸体,对脑部血管及脑池解剖他终于驾轻就熟、心领神会。当时在90年代国内神经外科临床医生做解剖的只有几位,他是最早的之一。这段经历令他终生难忘,而且尸体解剖手术他一直是按照实际显微手术的体位和切口来做,这样对他手术的指导意义非凡。

  后来,很多看过丰育功手术的人都会问:”你为什么手术这么快?“同样一台病例的手术,别的医生可能要花一到两小时,丰育功不到一小时就搞定了。丰育功说,他对脑部解剖太熟悉了,各种年龄段、不同性别的脑部结构包括血管和重要的神经结构术前已在脑海里一清二处,甚至闭上眼睛也了如指掌。好比出租车司机,如果对路况熟悉,就会以最近的路程、最快的速度安全抵达。这一切得益于当年丰育功难能可贵的付出。

  40岁以上查体增加脑部CTA

  爆炸样疼痛可能动脉瘤破裂

  在临床上,丰育功多数是做脑动脉瘤破裂的手术。这给医生和患者都带来了难题。患者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可以做这个手术的医生,而医生需要紧急手术,耽搁时间越长,病人风险越大。丰育功告诉记者,未破裂的脑动脉瘤手术,安全率几乎百分之百。而已经破裂的脑动脉瘤手术,现在死亡率虽已降至4%,当仍有部分病人会造成致残。而这个数字还是指像丰育功这样在国内具有相当高水平的专家手术才能达到,遇到有些复杂、位置风险高、瘤子体积大的高风险手术,很多医生难以胜任。当丰育功把一个个病人从死亡的路上抢救回来,我们会越发觉得有真才实学的医生令人肃然起敬。

  作为中国脑血管病领域的佼佼者,对具有31年的临床、教学、科研的丰育功教授来说,似乎还有更多的潜能没释放出来。他说,他经常想去社区给市民做脑血管病知识的普及。他建议40岁以上人群体检时增加一项脑部CTA,尤其像高血压、常年高度紧张、熬夜的高风险人群需筛查,发现有脑动脉瘤,根据位置提前手术远比破裂后手术安全得多。CTA是一种通过CT做的脑血管造影。

  他提醒,如果突然脖子僵硬、头部出现有生以来难以忍受的疼痛要立即就医,有可能是脑动脉瘤破裂。

  家属未至紧急抢救海大学生

  凸显医生治病救人高尚情怀

  大约10年前,国家出台一个规定,所有手术必须家属签字同意。这个规定是为规范行医流程,同时患者及家属对病情有知情权。但是医院经常会遇到突发状况。丰育功曾接诊这样一个病例:一天深夜,海洋大学一名大三学生和同学喝酒后回到宿舍突然呕吐昏迷,送到医院核磁共振检查脑血管畸形致脑出血,如果不立即手术,病人随时有死亡危险。这位学生家在泰安,家人即使连夜赶来也要到凌晨。如果等家人到了再手术,有可能面临的是孩子没了。丰育功果断先上台手术,在手术台上和学生父亲通电话,告诉他来到后补签字。

  早晨5点,丰育功走出手术室大门,家属已赶到等候,告诉家属手术很顺利,病人的父亲扑通一声跪在丰育功面前,一位50多岁的汉子泪流满面。丰育功也感动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实现了曾经当医生时立下的誓言,治病救人。这将是他一生的信仰。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张丽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