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头,我想先讲一个故事。

  十八大掀起反腐倡廉风暴之后,司法部原副部长卢恩光应声落马,可离奇的是,这位卢副部却是一位“五假”官员,除了性别之外,什么履历、名字、学历、入党材料、家庭情况统统都是伪造的,二十年间,卢恩光从一个卖假化肥的小老板一跃成为副部级的高官。

  在那个特殊年代,通过一些不正规的渠道混进官场队伍最后弄个乡镇干部干干这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要像卢恩光这种官至副部的“五假”干部,还真是要有点水平和特殊的政治资源。

  其实进入官场后一直在县乡打转转的卢恩光,事业真正的发迹点起步点是北上去了一家报社一跃成为了“处级社长”,随后便开始了仕途上的平步青云。

  按照不少主流媒体的说法是卢恩光为这家报社拉了几百万的“赞助”。

  一

  言归正传,我最近看了这家报社刊登的一篇稿子,名为《港漂两年后回A排队,青岛银行拨备率逼近监管红线》,其行文立论有三,即将登陆A股市场的青岛银行存在不良率上升的问题;苦等两年才从H股变成了A+H股;内部风控有问题,被银监局罚了30万。

  正巧今天闲来无事,咱们来一一分析一下这篇文章。

  首先是青岛银行的不良率问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4年到2016年,3个会计年度内青岛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14%、1.19%和1.36%,这个数字看似不低,每年也都处于上升的趋势,似乎关于“青岛银行不良率高”的结论很有理由。

  不过我这里也查到了一些数据。根据中国银监会统计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6年,我国商业银行不良率三年来分别为1.25%、1.94%和1.74%,另外在所有的A股上市银行中,不良率分别为1.16%、1.51%和1.6%。

  这其中可以看出两点问题,第一,从2014年开始,由于国内经济转型进入深水期,商业银行的平均不良率一直处于上升状态,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甚至是难题,而这种系统性问题所影响的并不是青岛银行一家。第二,与商业银行整体不良率和上市银行不良率相比,这几年来青岛银行的不良率不论是数值还是增幅都要低于平均值,应该说这是一家风控比较不错的银行。

  既然青岛银行三年来不良率都低于已上市银行的不良率平均数值,那原文作者的意思是青岛银行不该上市,还是已上市银行因为不良率高而应该退市?

  另外,我这里还有一组数据。2016年全国106家城市商业银行的不良率从高到低排名中,青岛银行排名73位,杭州银行等一些已上市银行的排名都要青岛银行之前,5家国有银行和除了浙商银行之外的11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不良率也都要高于青岛银行。这说明经过多年的努力,在董事长郭少泉的带领下,青岛银行的风控水平已经达到并且超过了国内一线城市商业银行,在风控方面已经完全达到了登录A股市场的要求。

  闲话不说,再来看第二个观点:苦等两年才从H股变成了A+H股。看到这个论点,我其实有点搞不明白,原作者你到底是来黑青岛银行的还是来替青岛银行做广告,鼓动机构投资者抢筹的?

  目前在我国现有的26家A股上市银行中,只有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和民生、光大、招商、中信四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总共九家银行实现了A+H双轨运行,其中并没有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的身影。按照原作者的说法,青岛银行回归A股市场可能性很大,且回归“近在眼前”,那么无疑青岛银行不仅将是山东省首批登录A股资本市场的地方法人银行,更有望成为全国各地地方法人金融机构中第一个实现A+H的银行,那你说说,这么牛掰的青岛银行,登录A股后能不能促进山东金融业在快车道的发展道路上越跑越快、一飞冲天?囊括了这么多第一的青岛银行投资价值大不大?在郭少泉的带领下,青岛银行这八年是不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最后一个论点:青岛银行被银监局罚了30万。自去年金融监管上升到了“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的高度后,金融监管部门对行业内几乎所有银行里一些不规范的经营行为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处罚,不少银行甚至接到了单次数亿元的罚单。青岛银行由于之前的业务不规范被处于30万元的罚款,这足以给他们一个训诫,也总比一些银行在上市后发现大问题的好。

  谢家宝树,偶有黄叶;青骢俊骑,小疵难免。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找到了青岛银行被罚款的铁证来,能看出原作者绝对是一个拥有新闻理想的专业财经记者。只不过,我翻看贵报2017年6月的一期电子版时,发现了有一个某城商行的整版广告,细心的我又查了查,这家银行不仅不良资产规模几倍于青岛银行,而且去年一年在全国各地被罚了数百万元,最悲惨的是,这家银行在本地的几名分支行高管还因为现场检查出问题而被吊销高管资格。

  你说说,这种不合规、不讲究的银行,你作为这么有理想的财经记者,能看得下去吗?

  所以啊,你还是要担起保卫地球的重任!如果某一天你决定要深挖这家银行的坏账、A不能加H和受罚的新闻,作为你的粉丝,我一定多写几篇稿子来帮帮场子。

  二

  最近深受“非正常舆论监督”之苦的,还是青岛银行的难兄难弟,青岛农商银行。

  就在某报刊发《港漂两年后回A排队,青岛银行拨备率逼近监管红线》一文后,一个财经方面的公众号刊发了一篇名为《青岛农商行为上市和虚增利润,竟溢价转让不良资产》的稿子。这篇质疑青岛农商银行上市的稿子立论也有三:不良率高;走存贷差的老路;在诉案件多。

  不着急,咱们一点点剥开来慢慢看。

  和之前对青岛银行的质疑一样,某财经方面的公众号也选择在“不良率”这个目前放之四海皆可黑的话题。根据公开数据显示,青岛农商银行自2014年至2016年3个会计年度的不良率分别为2.4%、2.38%和2.01%,前文提到过同期上市银行不良率分别为1.16%、1.51%和1.6%,由此可见,青岛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高于已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平均差值已经从124个基点下降至41个基点。

  2017年青岛农商银行的不良率已经降至1.8%左右,这一水平已经和全国商业银行不良率相差无几,并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在目前各家银行不良率都处于大幅攀升的情况下,青岛农商银行能连续降低不良率数值,实在不易。

  和青岛银行一样,青岛农商银行董事长刘仲生先生也是具有当代银行家基因的优秀管理者,最近几年来刘仲生将控不良看作是青岛农商银行稳定发展的“生命线”,竟然还有人拿着不良率高企这个事来说事,可见真是为了黑而黑,为了曝光而曝光。

  第二个论点,青岛农商银行依靠存贷差来盈利的问题。在此我不得不给原作者普及一下大学一年级的金融知识。目前我国的大多数日常性金融机构都是商业银行性质,所谓商业银行则是有别于西方投资银行的一种以日常存储为主业的银行机构,主要业务也是围绕日常居民存贷展开的,这就意味着,从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到县级农村信用社基本都是靠存贷差(利差)来存活,而目前我国银行业出现的短暂困难局面,一方面是由于强监管环境下各家银行失去了以往暴利的同业收入,并且通过对MPA的考核,管控贷款规模;另一方面则是各种非银行性金融机构的崛起,从传统银行领域分走了大量的居民存款。给你上了一课,原作者是否要付给我课时费?不用急,一会多打赏就可以了。

  银行存款少了,放的贷款也就少了,盈利也就少了;即便是你拉到了存款,那玩意在会计报表上都是负债,你贷不出去赔钱更多。

  另一方面,青岛农商银行之所以以来存贷差来盈利,也主要是由于其覆盖范围。在目前青岛市各县区内,青岛农商银行是唯一一个能够实现乡镇村全覆盖的商业银行,经营范围惠及全市几百万农村人口。

  在2月4日国务院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明确提到了未来要开拓乡村的投融资渠道,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的新局面。近年来,青岛农商银行积极推动金融创新、践行普惠金融,探索出了一套独具特色的服务“三农”金融新模式。紧紧围绕全市城乡统筹一体化发展战略,持续推进金融基础设施“村村通”工程,充分发挥营业网点覆盖面最广的优势,将金融基础服务设施布设到每一个村庄,构建起以营业网点为依托,以“小微云”支付终端为延伸,以网上银行、手机银行为渠道,以自助服务终端为衔接的1.5公里农村金融便捷服务圈,打通了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将支付结算、信贷、电商、缴费、惠农补贴领取、土地流转登记、金融信息宣传等服务送进村、送到户,让农民“足不出村”、“足不出户”便可享受到与城市居民一样的金融便利。

  第三点,关于青岛农商银行在诉案件的问题,这个我不多说,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和那些建立时间稍长一点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哪家的在诉案件都要高于青岛农商银行,青岛农商银行在青岛生根发芽了四五十年,按照比例来讲,这些在诉案件数量也并不算多。

  三

  最后想聊一个媒体话题:吃IPO。这几个字一线财经记者都明白,意为专门挑那些拟上市公司来曝光,以此要挟,给点广告费就撤稿,不给的话我也不强要,但也仍然挂在网上,明摆着就是恶心恶心你。至于说影响IPO,那还真不至于,上市进程都到了这个份上的企业,哪个没两下子真家伙?单凭你有几个粉丝的自媒体就能怼的上不了市了,那直接让你们去做发审委员不就结了?

  “吃IPO”这种行为大概形成与十年之前,是大名鼎鼎的“南方系”将其推向了顶峰,之后其主要负责人甚至因为吃相太难看而被判了几年,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媒体或者自媒体不会强要广告费的原因,前有沈大前辈的前车之鉴,真正胆大的真没几个,欺软怕硬的倒有一群。

  其实,“吃IPO”的行为是深度新闻报道的一个变种,和原有的深度新闻报道同属一棵藤蔓,只不过这几个葫芦长弯了而已。最开始“吃IPO”的那批老记者,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强的深度采访功底,不过这批人现在都转行做了公关,仅有的那几个也离开一线岗位了。

  所以现在不少小媒体都是为了黑而黑,为了曝光而曝光,又恰巧这一两年IPO环境比较宽松,每周都有六七家企业上会,不少自媒体小号就集中曝光,每周六七家,每月二三十家,总要有中招的。

  由此不禁感叹,认认真真写稿子的记者,还在过着新闻民工的生活,那些无道德可言的“吃家们”,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这可能是目前新闻界的一个悲哀。

  再说青岛银行和青岛农商银行,这两家银行在山东银行业分属各自领域的旗帜和领袖,它们联手登录资本市场,对于山东省金融业的腾飞和发展有着重要意义。所以,恶意抹黑这两家银行就无疑是抹黑山东省金融业,也是和山东省本地媒体的财经记者圈为敌。

  (来源:山东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