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下午四点半,47岁的校车驾驶员夏长旭驾车偏离常规路线,缓缓靠边停车,稳稳地踩下刹车熄火后,趴在方向盘上呕吐起来。校车上的跟车老师上前查看,发现夏长旭已处于昏迷状态……3月9号下午六点,夏长旭从城阳区人民医院转到青大附院;3月13日上午7时12分,医院宣布夏长旭死亡,妻子王妮签署了器官捐献协议,夏长旭的肝脏和眼角膜移植在3个人身上,帮助他们重获新生。

夏长旭的器官捐献将帮助三人重获新生夏长旭的器官捐献将帮助三人重获新生

  昏迷前最后一刻靠边停车,20多名孩子安然无恙

  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给妻子孩子留下一句话,作为城阳区惜福镇一学校的校车驾驶员,夏长旭完成了生命中最后一天的工作。14日上午,还没有从丧夫之痛中走出的王妮回忆起丈夫工作中的最后一刻:“那是3月8号下午四点半左右,他开着校车拉着学生往家走,可能突然感觉不舒服,就赶紧靠边停车,把孩子和老师放下后就开始呕吐,跟车老师打电话后被送到城阳区人民医院,等我赶到医院的时,他已经深度昏迷,医生说是突发脑溢血。”

王妮陷入哀思王妮陷入哀思

  自从1999年结婚后,19年的相处让王妮非常了解自己的丈夫:“他是工作踏实,又很会关心人,所以我想,让车上的20多个孩子安全无恙是他最后的心愿,他也做到了。”

  “我想看看受助者,感受丈夫的存在”

  从2015年开始,亲人的相继患病让夏长旭和王妮的小家庭如同在风浪颠簸中的小船,勉力支撑。“2015年我妹妹患癌症走了,2016年、2017年我父亲母亲相继患病走了,多名亲人患病后家里很困难,到现在连个冰箱也没有。”无奈中,王妮想做点小买卖贴补家用,没想到,连本带利又赔了不少。尽管生活中波折不断,但在王妮看来,丈夫仍充满乐观。“他总说等有一天过上了好日子,带着你和孩子一起旅游,给你买好东西。”

  丈夫走了,往常三口人在一起稍显拥挤的廉租房里,如今只有王妮一人。“孩子上高三,今年要参加高考。孩子说,妈,我得去上学,爸爸让我考大学,他就去上学了。”

  抚摸着结婚照上丈夫的身影,王妮说:“我家里有过病人所以我很清楚,救一个人也就是挽救一个家庭。我想他捐献的器官如果能救助别人,也是功德无量。如果受助者健康活了下来,我想见见他们,这样还能感觉到丈夫的存在。”

  14日,记者从青大附院器官移植中心获悉,夏长旭的肝移植受者是一位50余岁的男性,患有肝癌,手术顺利,目前正在ICU康复过程中;此外,两位眼角膜移植受者也重见光明。

  得知丈夫捐献的肝脏和眼角膜让3人获益,王妮双手紧握,不断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赵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