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第12个国际社工日,是全市3000名持证社工的节日。

  昨日(19日),在青岛国际会展中心的广场上,以“牢记社工心 建功新时代”为主题的宣传活动启动,近20家社会工作机构逾300人参与。不同领域的社工聚集在一起庆祝他们的节日,并围绕居家养老、儿童教育、新市民子女培养等为市民提供服务。

△图为向全国社会工作领军人才、和谐使者徐进授旗。△图为向全国社会工作领军人才、和谐使者徐进授旗。

  社工不是志愿者

  社工是什么?

  昨日,记者在崂山丽达广场随机采访了12位市民,超过一半的市民认为社工就是义务为大家服务的志愿者。

  学界对社工的定义是社会工作,指的是非营利的、服务于他人和社会的专业化、职业化活动。“社工是受薪人员,有工资收入。而我们日常说的志愿者,是义工,他们是无任何报酬的爱心参与者。”青岛鑫淼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张守鑫告诉记者,社工需要有从业资格,在社工工作者资格考试中成绩合格。

  “鑫淼属于青岛起步比较早的社工机构,目前有72名专职持证社工,根据项目内容分布在全市不同社区从事社会工作。”张守鑫说,机构主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结合社区的不同需求,定制不同服务内容。

  3月15日下午,记者参与了该机构在市北区辽宁路街道办事处举办的“关爱残障——会声会影活动”。在该项目中,两名“90后”社工刘玉雪、李萍长期为贮水山社区的残障人士提供服务。

  “陈阿姨,您画画的时候用力轻一点儿,纸都被您戳破了。”

  “小楠真棒,今天画的小鸭子特别逼真。”

  ……

  一下午的时间,她们跟在场的每个人都异常熟络,像朋友、像家人。两位社工告诉记者,她们尽量保证每天都跟这些人见面,加强沟通,久而久之也就熟悉了。

  “小楠有听力障碍,很腼腆,不爱同人交流。社区的社工结合小楠的特点,先登门拜访,让小楠减少陌生感,后来开始带她到贮水山儿童公园跑步、放风筝,再后来带她来参加小型活动。”小楠的爸爸告诉记者,从惧怕跟人交流到能开心参与活动,他和社工一共花费了近半年时间。

  “像小楠这种情况,如果她不接受你,不管有什么职业助人方法也不管用。刚开始接触她的时候,就陪她做她喜欢的事,如果她偶尔跟我讲话,我们会盯着她的眼睛,释放最大的耐心。”刘玉雪说。

△图为青岛你我创益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展示向市民展示社区家庭环保项目。△图为青岛你我创益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展示向市民展示社区家庭环保项目。

  社工的本职是专业助人

  资料显示,社工的工作是职业性的,有专业的工作方法,注重实践,注重同服务对象的合作。青岛科技大学社会工作系主任徐从德跟记者交流时,对这个观点也反复提及:“社工的本职就是专业助人。”

  在市南区台西老年公寓,社工王越的“专业助人”工作是配合公寓的管理层、陪护员做好老年人的看护工作。“我们的工作不是单纯地陪老人聊天,而是要创造各种方法让老人参与到日常活动中。例如我们会挖掘有文艺、书法等不同才能的老人,让他们当老师,教其他老人的同时也让他们获得自我认可。”王越告诉记者,他们还会在老人的生日等特殊纪念日,召集全公寓的老年人举办庆祝活动,让大家增进感情。

  “公寓里的老人年龄大了,难免糊涂。也遇到过脾气火爆的老人,见谁骂谁,可以连着骂我们十几天。我们也不计较,每次还是乐呵呵的,就像没心没肺一样,平时会主动去他房间给他送生活用品,有庆祝活动的时候,会多关注他、照顾他。时间久了,这样的老人反而跟社工特别亲,经常拉着我们说悄悄话,还会关心我们的个人问题。”王越说这话的时候,满脸自豪。

  青岛市12349公共服务中心社工部部长彭勃就是台西老年公寓“乐活夕阳”社工项目的负责人。她告诉记者,目前我市的社工主要服务在养老和教育两大领域。“青岛的社工行业大概在2010年起步,与南方一些城市相比,发展速度很快,但也面临一些问题。比如在上海等地发展很好的医务社工工作,可以很好地加强医患沟通,缓解看病难等问题,而青岛还需加强。”

△ 部分社工现场开展测血压服务。△ 部分社工现场开展测血压服务。

  这些问题,亟须破题

  随着社会发展,社工在日常活动中发挥的作用愈发巨大。据市民政局的统计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底,青岛市城乡社区、相关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等共开发设置了1100个社会工作专业岗位,比2016年增长128个。但社会对社工的认可度低、社工流动量大、工资收入低等问题还需关注。

  徐从德告诉记者,青岛科技大学从2008年开始设置社会工作专业,近10年的时间,“这种不认同虽然有所缓解,但依然存在”。

  “2008年时,整个社工系计划招生30个人,主动报考该专业的学生少之又少,近25个人是被调剂来的。这些学生毕业后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能从事社工领域的工作。而近几年主动报考的学生大概占到了一半,毕业后80%的毕业生会将社工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

  据徐从德介绍,刚入职的学生,基本工资大概在4000元左右。“收入不高是这个行业的普遍问题,即便是在广州、深圳等发达城市,社工的收入也就是万元左右,这就导致了行业流动性大的问题。”

  这样的问题,在张守鑫的团队里就发生了。据他介绍,每年都会有社工因为考上公务员、事业单位离开机构。“高频率的人员流动,的确会让社工机构吃不消。”他向记者透露,培养一名优秀社工的周期大概是两年,培养成本在7万元左右。

  “这个工作像伺候人的,我肯定不舍得让孩子毕业后从事这个行业。”在昨日的活动现场,一位市民告诉记者,他的孩子就是调剂后的社会工作专业本科生,目前在天津理工大学就读。他给孩子设定的规划是,大四毕业后,尽量通过研究生教育改换行业。

  针对这些问题,徐从德建议,通过加大教育、资金、人才投入,发展各具特色的社会工作教育、研究与服务领域。在人才使用方面,通过户籍、住房、待遇等优惠政策,留住人才,不断提升我市社会工作专业化与职业化发展的层次和水平。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刘 萍/文 杨志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