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晚,作为青岛“2018,我们一起来阅读”活动的第一期特邀嘉宾,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来青,在岛城的一所小学和书城先后进行了两场以“阅读改变人生”为主题的互动交流。2018年,他的首部长篇童话《噗噜噗噜蜜》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旗下的天天出版社出版,面对鱼龙混杂的儿童文学市场,对于空前驳杂的儿童阅读内容,安武林给出了自己的标尺。

  好的儿童文学作品不只是编故事,更注重文学性

  什么才算是好的儿童文学作品?19日安武林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提问,而是先将儿童文学做了两大类划分。

安武林为岛城家长、孩子们带来一场有趣的“阅读改变人生”的讲座。王 雷 摄安武林为岛城家长、孩子们带来一场有趣的“阅读改变人生”的讲座。王 雷 摄
安武林为岛城家长、孩子们带来一场有趣的“阅读改变人生”的讲座。王 雷 摄安武林为岛城家长、孩子们带来一场有趣的“阅读改变人生”的讲座。王 雷 摄

  一种属于“契合型”创作。例如使用了儿童本位创作手法的瑞典作家林格伦的作品。她完全站在儿童的视角来写,《淘气包埃米尔》、《长袜子皮皮》,它们直接贴近孩子的生活和心灵;另一类,比如,曹文轩的作品,在审美上有一点间隔,需要大人们来引导,才能读懂读透,这属于“引导型”的创作。安武林说,现在全世界的儿童文学创作分工越来越细,但无论哪一种形式的创作,好的儿童文学的标准不变,就是童心、童趣和童情,能够引发孩子们的共鸣。

  不过,安武林又说,在他看来,儿童文学还有一个更高标准,是凌驾于童心、童趣和童情之上的,那就是文学性。“甭管你搞什么样的儿童文学,都要强调文学性的审美,儿童文学可能更注重形象化,但它理应放在一个文学的大的框架中去考量,而不应把它简单化地理解为只是编故事。”

  因此,对于孩子的阅读,安武林也秉持同样的态度:“儿童阅读不能太循规蹈矩,家长要有一种尊重和宽容,但是文学性一定是首要标准。不论是幽默的、忧郁的、唯美的,都应该达到一种境界,某种极致。”

  有两类经典不鼓励孩子读:人性的丑陋与社会的阴暗

  或许是源于那一代人局限于《创业史》、《艳阳天》、《金光大道》和《大刀记》的有限的童年阅读体验,安武林始终都是一个自由阅读的倡导者。他说,“现在的孩子选择空间很大,口袋本、畅销书、经典名著、网络文学……他们有很大的自由度,阅读内容和方式都越来越多,当然好的时代,图书也会泥沙俱下,但我还是主张,开卷有益。”

  但安武林同时也会在开卷有益的自由度中加入个人的限定语。他鼓励孩子读经典,而即便在那些文学性了得的经典当中,有两类作品却是安武林特别不鼓励孩子读的。“一种是揭露人性丑恶揭示得非常深刻的作品,因为我不愿意让孩子过早地看到人性的丑陋,在人生之初还是希望他们看到更多光明的东西。另一种是对社会阴暗面揭露得非常深刻的作品。我认为,孩子来到世界上,他们的承受能力、防御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他们需要一个慢慢成熟理解的过程才好,过早让他们接触这些,反而会起到不良的负面作用。”“在什么阶段就要读什么书。人应该按照自己自然的属性来选择阅读。”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孩子适合阅读的经典?19日安武林并不想给出明确的答案。“我对孩子们说过一句话,你从出生到死亡,如果100年时间,这100年天天让你读经典,恐怕连中国的作品你都读不完。所以天下没有什么必看的书。除了课本,什么是必看?我觉得没有。阅读关键看人的吸收能力,一本书,你能从中吸收到什么,还是取决于个体。”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李魏/文 王雷/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