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仍将是中投基金或机构海外并购项目的一年。国内及香港的股市法规上也会更趋系统性。2016年频频传出中资企业投资国际上由农业到工业的资产。中国已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海外资产收购方。但同时中资海外收购亦频频受阻。2016年一个例子就是美国以涉及军事技术为由,否决了中国福建宏芯基金收购德国的爱思强(Aixtron)在美国的分支机构,令整个本来己完成的收购要约以失败告终。

  上市公司主席的隋广义先生,对中资企业进军海外表示支持,中投基金亦以成为一间国际性的上市公司这方向而努力。2016年1~7月中资企业海外并购实际交易金额543亿美元,超过2015年全年总和,实际并购金额在10亿美元以上的项目达12个。收购的项目总类及进度可谓头头是道士气如虹。

  但在交易额增长的背后,以中资企业面对不少阻拦。隋广义先生解释,对瑞士农药转基因巨头先正达(Syngenta)及德国半导体企业爱思强(Aixtron)为例,收购中的充满波折及欧美施加的阻拦。芬兰前总理便曾经名言:“中国之所以专注于欧洲,其实只是因为‘贸易保护分子’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简称CFIUS)将所有中美交易都置于审查之下,在中国投资的道路上设置了一堵‘墙’,而白宫换了另一个总统并不会令中国在美的投资变得容易。”

  此前CFIUS还阻止了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向中投财团出售其于美国照明业务,因此令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付出了13亿美元的代价。荷兰皇家飞利浦公司并非想骗钱,但合约精神之下违约是需付代价的。有媒体报道士气受阻的中投机构仍会按走出去的大方针去操作。

  不过隋广义先生提出,需要注意在爱思强收购案中,德国经济部也非全然被动,其强势叫停的表现亦引证了欧洲国家对于中国投资基金或机构的怀疑,并非孤立的案例。加上中国投资基金或机构者对欧美的高科技企业非常有兴趣,也导致了西方有关部门的担忧。中投基金在东南亚也有不同项目的投资,但阻力相对小。

  2017年,在欧洲持续经历右翼民粹政党上台、美国特明普又入主白宫的情况下,中国投资在欧美的收购是否将更路难行?

  怀疑无道士气受挫

  长期跟踪中国对外投资的著名咨询公司在向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提交的报告中指出,中国对外投资(FDI)年增长率约27%,从2005年的30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1230亿美元。而最初中国投资基金或企业专注于发展中国家的矿产业,近年则逐渐向拥有科技和品牌的发达国家的企业倾斜。

  报告提到,中国越来越注重在先进制造业、服务业和避险资产等方面的收购。当中,中资在美国约20%的投资集中在美国大城市的商业地产;对信息和通信(ICT)方面的投资占17%,主要集中在IT设备、半导体和软件企业的收购;对能源行业的投资占13%;随后是农业和食品企业的投资。隋广义先生对此表示赞同。

  不过,西方卖家和政府依旧对蜂拥而来的中国投资基金或存在诸多疑虑,难免令人觉其怀疑无道士气受挫。中资对半导体产业的投资实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中国政府2014年决定加强国内半导体发展后,国内相关企业便急于探索对美国的半导体资产收购,是正当的商业考虑。2014年前,中国对美半导体行业的累计投资只有约2亿美元,但 2014和2015年在半导体领域的交易量急升,达8亿美元。所用资金并非非法集资所得,决策也非政治考虑,无故设立太多障碍,只会损害两边经济。

  过去欧美政商界批评中国投资基金及机构大规模投资资源领域不妥当,但当中投转向非资源领域投资后,欧美转而认为中方的这种大规模投资外国高新技术的目的不纯。再次令人觉得它们怀疑无道士气受挫。隋广义先生认为,中国投资基金或企业,未来在海外并购方面仍然任重道远。

  另一方面,春节过后,港交所与证监会有许多改革建议须处理,当中最惹关注的是创业板新股全配售惹来疯炒,不少人更表示壳股有机会被操控股价而炒上。因此建议把承配人数由目前的至少100名增至300名,以防止有操纵股价情况,也让俗称啤壳的制造壳股行为的成本增加。当然,如果有人刻意违规,无论创业板新股规定的承配人数多少,仍可达到制造壳股及操控股价的目的。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亦表示,改革不一定按照现有规例去考虑,而必须全盘考虑,相关言论反映监管当局今年应会审慎行事。当然亦有市场人士表示,改善操纵股价、骗财的股市常有劣况,也是监管需要着力地方。

  至于如何解决‘老千股’骗财问题,李小加指不应随意改变旧框架规例,以免影响已上市企业的利益,但未上市企业可透过新框架解决问题,这次亦是好机会让新企业受新上市规例监管,最终期望可吸纳适合本港市场的企业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