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越来越多的雕塑艺术家受诱于综合媒介而不断“出走”装置领域的时候,密博回归并执着于传统雕塑表现。硕士毕业于央美雕塑系的密博,主创方向虽集中在雕塑,但长期深厚的艺术教养让他也同时涉及书画等传统领域。而这种“跨学科”的经历,让他在当代西方文明形态的理想模式一再经历祛魅的情况下,一直依循“东方式”的修炼与内观方式,而这无疑为其在对古典历史文化资源的梳理和考察,以及“现代经典”的体认和奠定上,提供了极大的助力。

《断尾求生》不锈钢38x20x72cm 2015《断尾求生》不锈钢38x20x72cm 2015
《轮回》不锈钢 25x20x51cm 2015《轮回》不锈钢 25x20x51cm 2015

  出色的技巧、个人辨识色的反复使用,最大程度地提炼了密博的独特性,同时结合深邃的洞见和感悟之力,将源自西方现代材料的科技感与东方的意象哲思进行了杂糅,让人难忘。从《轮回》、《结》、《断尾求生》、《靶心》、《戕人自戕》等,近两年创作的这一批作品中,或可解读出艺术家创作的思考倾向——破坏与成全,断尾与求生,枪和靶子等的对比中,艺术家以“冷兵器”的形制凸显了其侵略性,同时还借助物质形式的设计,来赋予一种有待揭穿的幻想,冲突似乎一触即发,却又总是可望而不可即。作品有意构成了一种不确定的主题性意义的徘徊,其背后所体现的哲思性极为强烈,颇有“幽默现实”的味道。

《结》不锈钢 39x24x52cm 2015《结》不锈钢 39x24x52cm 2015
《靶心》不锈钢 38x28x38cm 2015《靶心》不锈钢 38x28x38cm 2015

  在精神的凸显性上,密博偏向于把两种极端对立的元素并置,以此构建在悖论中的自圆其说,使得观者在“物像”面前达到一种突发性的丧失或惊醒。而这种已经开启的话语方式,无疑可以在哲学层面与现实语境里进一步展开。同时这种悖论性的修辞手法,使得作品中潜藏了讽刺的意图,并通过隐喻来营造作品的微妙效果和精神力量,观念化的表达方式与社会学批判被衔接在一起,显示了一种举重若轻的能力。

《戕人自戕》不锈钢 63x21x44cm 2015《戕人自戕》不锈钢 63x21x44cm 2015
《戕人自戕》不锈钢 63x21x44cm 2015《戕人自戕》不锈钢 63x21x44cm 2015

  物质状态的可转换性,成为了密博精神追问的形式载体,不过作为新一代艺术提问者,即使在针对社会话题展开,也不仅限制于中国的现行体制和意识形态,而是扩展到了福柯所揭示的“无所不在”的权力关系与网络之中。在密博触及的维度中,艺术似乎回归到了本原性的“善”之范畴当中,从当代问题出发,进行批判性重建。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