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失延城》是风雨斋先生第一部长篇作品,该书历经八年写就,共八十一章,四十余万字,由中国文化出版网鼎力策划,经中国文联出版社严格审核,现已于2017年11月正式出版(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7)第241567号)。

  该书以回忆2007年事件为主线,通过塑造陈娣、纱巾女、苗兰、陈三起、李婷、郝大宽等人物,对主人公的情感迷失以及个人命运等问题进行了极具个性的探索。

  《梦失延城》一书与其说是在讲述一段纷乱的辛酸往事,不如说是在描写一段复杂的心理历程;与其说是在讲述一段可悲的爱之风云,不如说是在进行一场残酷的自我反省……

  该书在语言风格方面,既以调侃稀释沉重,更将思辨贯穿始终:这里不但有着对命运的思考、对存在的认知,更有着对生命意义的妄自揣测,以及对人类情感的擅自解析……

  ——你既可以带着酒意来走进这个故事,因为这里面的若干文字都浸透了酒的气息;你也可以捧着清茶来翻阅这个故事,因为这里面的无数段落都可能是一份心灵独语……

  虽然这是一个平凡的故事,但未必不能打动某些心灵。

  虽然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却有着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该书的传播策划中国文化出版网是由北京烜晟博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一家集书稿撰写、编辑审稿、代理出版、排版设计、印刷装订于一体的专业化实体图书出版机构。本站拥有一流的专业图书出版策划编辑团队,与北京多家国家级出版社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与全国各地方知名出版社联姻结成深度合作关系。逐渐形成了以北京、天津为中心,覆盖全国20多个省市区的图书代理出版网络。公司下设策划部、编辑部、图文设计部、宣传推介部,拥有一支从选题策划、图书编辑、装帧设计到宣传推介的专业团队,对图书编辑出版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所出图书多次获国内外大奖并被国内外大型图书馆收藏,目前已成为具有较高社会影响力和良好口碑的知名文化传播机构和国内优秀图书出版网络平台。

  故事梗概

  神经兮兮的女友陈娣曾在2007年元旦神秘兮兮地给我算过一卦,当时她不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断定我在2007年里注定活得非比寻常,甚至她还不无忧心忡忡地提醒我必须处处小心行事,但我对她那故作高深的预言以及杞人忧天的建议只是一笑了之。

  当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陈三起于2007年1月突然现身并极力怂恿我去写一部长篇时,我虽然感到自己的世界开始有些不同,但我并未意识到自己的“非比寻常”已经从此拉开序幕;当安静不久的隔壁又搬进了一个职业特殊的女房客、当用来交差的小说又增加了一段扯淡无比的新爱情,我虽然发现自己的世界开始宁静不再,但我并不知道——我的2007年早已陷入四面楚歌……

  一切都是为了验证陈娣的预言——就在2007年,我不但经受了某种无处可逃的惊心动魄,见证了流浪狗阿黄的命运多舛,我更在不尽的情感尴尬之后,瞬间失去了那即将到来的爱情……

  ——或许,这个世界并无命运之枷锁,所有悲剧只因错误之抉择。

  作者简介

  徐景新,男,笔名风雨斋先生,1970年生于内蒙,现定居北京。早年写过十余万字诗歌与散文,并无太多可圈可点;也曾自编过《风雨斋文集》,仅为不惑之年小结。岁月静好,渐知天命。每日地铁公交,风雨无阻;闲时饮酒击键,乐在其中。

  部分书摘:

  我把满满一杯冰冷的啤酒一口倒进了喉咙。

  在今天之前,我曾经以为如此之久的时间,足以能将记忆冲刷得凋零殆尽,甚至也应该包括她的名字,因为时间不仅仅是一把让人沧桑的屠刀,更是一场漫长到足以腐蚀任何记忆的酸雨。

  但在此刻,我终于知道,人总是低估或者忽视记忆的自我还原能力。

  记忆从来不死,默默常驻内存。

  ——选自第一章 雪  夜

  尽管我对你感到了几分亲切,但我还是觉得这种亲切不会持续太久。

  萍水相逢,皆为短暂之遇;人海交错,无非一面之缘。

  的确,在这个空荡荡的馆子里,你喝你的,我喝我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静噪两不相干,一如在这个孤独的世界中,人与人灵魂之间那最真实的距离。

  ——选自第二章 故  事

  我其实既不相信命运,也不信梦,但就在2007年最后的支离破碎出现那一刻,我不得不对命运和梦产生一种敬畏,因为就在那一刻,我不仅仿佛听见了命运之神所发出的得意笑声,更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奇诡之梦,正和命运一同胁肩谄笑。

  其实,就在2007年元旦期间,神经兮兮的女友陈娣曾经神秘兮兮地给我算过一卦。当时算完卦后,她不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断定我在2007年里注定活得非比寻常,甚至她还不无忧心忡忡地提醒我必须处处小心行事,但不管她如何反复强调,我对她那故作高深的预言以及杞人忧天的建议都是一笑了之。

  ——选自第三章 命  运

  事实证明,我的2007 年所有的扯淡故事,陈三起都是始作俑者,尽管他看似无辜,甚至最后还充满悲情,但毕竟是他为我的 2007 年拉开了最扯淡的序幕。

  ——选自第四章 陈三起

  既然生命里的扯淡大都是一系列偶然事件造成的结果,如果能避免偶然事件,是否便可以远离扯淡的一生?

  我曾经若干次沉浸在这个问题中不能自拔——如果 2007 年年初我永远不接听陈三起的电话,或者即便接听了陈三起的电话,但我死活不去参加那个酒局;或者即便我参加了酒局,但我坚持不让他闯进我的猪窝并发现我的落魄;或者即便他发现了我的落魄,但我依然拒收电脑、座椅、画框儿以及那个沉甸甸的纸袋儿;或者即便我收下了电脑、座椅、画框儿以及那个沉甸甸的纸袋儿,但我还是拒绝扩写那篇扯淡的小说……或者即便我成功交上了一篇小说,但我却拒绝在小说中杜撰一段儿爱情;或者即便我必须去杜撰一段儿爱情,但我只要不是去杜撰那段儿天下最扯淡的爱情—我是否就不会让自己的 2007 彻底支离破碎?

  ——选自第五章 见  面

  本网站所有商业信息仅供参考,不做交易和服务的根据,如有问题请联络xlqdy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