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查隐患

走进这个全年货物吞吐量达到4.5亿吨的港口,全长3420米的集装箱码头岸线让所有人都惆怅个体的渺小。巨型集装箱船、装卸桥、原油、铁矿石、烈日、负重、精准、冰窖,这些词语组合起来,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群体:他们体验着冰火两重天的极端环境,铮铮铁骨奏响码头工人之歌。

清点货物

对港口理货员来说,不仅要计数,还要核对货物的标志,检查货物的残损,指导和监督货的装舱积载,绘货物积载图,还要办理货物交接签证手续,填理货单证。

休息喝口水

这是个分秒不敢放松的活儿。一个数目的查错,就可能会是几百万的损失。年轻的小伙儿,一天天在烈日下汗如雨下。

锱铢必较

没有舒服的办公室,没有清闲的茶水,太阳下擦把汗,石头上一趴,所有的数据都得精准无误。

团队合作

货物的装卸,没有白天黑夜,没有雨雪冰雹,一站十几个小时更是常事。

团队合作

巨型起重机的辅助,需要工人之间更加默契的配合。不同的手势,就是不同的指令。

每天攀登

80米的桥吊,维护人员时常要通过楼梯上下。高空作业的危险系数,并不是走在路上的大家所能感受。

行走在铁梯上

站在距离太阳最近的高处,十几米长的集装箱像一个个火柴盒。

目不转睛

门机师傅们基本颈椎都不好。常年低着头,眼睛紧张寻找集装箱上四个卡点。门机里面晃动剧烈,一般人进去5分钟以后就会头晕。

穿着棉衣驾叉车

除去烈日高温的极端环境,港口码头的冷库也是工人们的驻地。

穿着棉衣驾叉车

为保证海鲜不发黄不变质,冷库里常年温度都在零下26℃左右。时值盛夏,但工人们进冷库时必须全副武装,棉衣棉裤棉靴,以防手脚冻伤。

冷库作业

进冷库后,相机的快门根本无法按下。5分钟后拍摄的相机被冻得自动关机。 而全副武装的工人师傅们需要至少工作5—7个小时。

骄阳下列队行走

这是一群铮铮铁骨的汉子,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吃饭时都是站好整齐的队列。

抑尘作业

每天必需的抑尘作业。作为世界上最干净的矿石码头,冲天的水柱就是每天新的希望。